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恬淡充实的退休生活--------------------------叶庭卫  

2012-11-23 08:36:51|  分类: 县外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至知青》编辑部:

         我是插队在青阳的上海知青,看了你们的一些博文,尤其是看了那篇帮困报道,很感动。寄上我的两篇散文,以与69年1月18日同船赴皖的兄弟姐妹们作些交流。

        顺颂编绥!

                                                                                         叶庭卫    2012.11.23


 

 退休前曾用诗歌描述过自己对人生秋季的预安排:寓居山青水绿的乡村,“养养竹园鸡,锄锄菜圃草。听听屋檐雨,改改案头稿。三两村邻过,淡淡问声好”,过一种平静恬淡的田园生活。由于老伴右膝关节变形,行动不便,愿望终究成了空想。有笔友问:“你现在天天宅在家,厌吗?”答曰:“不厌。”再问:“那你整天忙些什么?”再答:“天天绕着三桩事:照顾老伴、研究哲学、料理家务。”

退休生活最重要的内容自然是照顾重病的老伴。除了煎熬汤药、烹制病号菜外,每天必做的事是陪老伴散步,为的是阻断或减缓她腿部肌肉的持续萎缩。只要天不落雨,我们都会外出。外出时,老伴总是左挽夫,右策杖。因为她迈步需要借助音律的力量,出门前我得先将播放机挂在胸前。两人相携,缓缓前行。播放机循环播放的是《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和《星星索》。优美的音乐响起,老伴的带病关节顿时就会活络起来,一下显示出弹性,趋步商羽,起落有节。我也因极易被深情的歌声打动,往往会情不自禁地边走边打拍子,欣欣然如入无人之境。常遇路人好奇地打量我们,这半似乞丐半似癫子的两老让他们感到怪异,“嗯,什么的干活?”当然,也有行人会对我们竖起大拇指,或笑着对我们说:“幸福啊!”其实,生活的真实复杂的感受岂是简单的幸福二字所能概括的。

研究哲学社科则是退休生活另一项基本内容。退休前的十年,因工作上的需要,我从重新解剖管理的基本内容、结构及其本质联系着手,独立、系统地学习、研究了管理学的基础理论,取得了比较理想的成果。梳理这些成果,是我最近在忙碌的事。“家有弊帚,享之千金”,何况是自己扎出的笤把,翻过来复过去,怎么看都赞!比管理科学更让我着迷的是哲学,这在弱冠之年就诱得我神魂颠倒的学问一黏就黏附了我几十年。八十年代初,在自己的辩证法研究取得一点成果后,哲学、社科领域的一些有待人们继续深究的问题更吸引了我。当别人还没能看透一个对象时,你若通过不懈的艰苦努力,能清晰完整地透视它并精当优美地表述透视的结果,这滋味的美妙是难以言表的,对我说来无疑赛过品尝油炸咸带鱼和清蒸臭豆腐。在透视和表述的全过程中,游弋于奇幻玄妙的抽象世界,观察古今中外大师们的灵魂跳跃、观念冲撞和思想奔流,时时也收获自己智慧的微弱闪光,交替感受的是别样的刺激、困惑、兴奋和惊喜。

退休生活的第三项基本内容当然是做家务了。不知道这世上是不是有天生爱做家务的,我是有点怕沾边的。怕归怕,做还必须做,因为老伴身患重病,这担子只有自己挑起来。这些年来,我学会了在菜场挑拣小菜,也会了讨价还价,当然,这种讨价还价的水平很低,往往是问一声“便宜一点?”,然后就照着原价付钱。这声问只是安慰自己“我也会侃价,弗是戆徒哦”。家务中拖地板的活很烦人,一百六七十平米的厅室足可让人拖得汗流浃背。但你在机械地重复拖地动作时,若想着自己在作很酷的健美锻炼,顿时就会悟到这吱吱冒出的臭汗是锻炼收到了成效的标志,骨头也会轻起来。让我挠头的还有做菜,我做出的菜恐怕只有老伴能接受,为此,也请教了一位厨艺了得的博友。她教导我要将烹饪当作艺术创作来对待,“真正用心去做,就一定会做得很好!”是啊,做菜毕竟不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付出足够了,总能收获上乘的本领。

退休后人生就步入了秋季。这阶段自然有冷风萧瑟、草木摇落,但更有碧空澄澈,白云婀娜。秋季的人生使生命摆脱追求的异化从而让生命真正认识与把握自己成了一种可能。自觉自为的生命自应更自由、从容、清雅而淡定,“惟其无佣于人,则可以自有其身。作吾作也,息吾息也,饮吾饮而食吾食也,不亦乐乎?盖乐生于自有其身故也。(《西溪渔乐说》)”人生苦短,即使活到一百岁,也只有三十一亿五千五百六十九万个滴答,这点滴答其实俯仰间就会消逝得无影无踪,我们没有理由不珍惜每一滴答,尤其是没有理由不珍惜生命秋季的每一滴答!晋人张季鹰曾说过“人生贵得适意尔”,即便处在仁义流宕、物欲疯行的环境中,我们也始终要安宁平静地坚守自己的生活信念,用自主选择的方式和途径做好自己乐于做和必须做的事。在不伤害他人的合理利益和自身身体健康的前提下要尽可能多地增加增大自己的快乐,减少减小自己的痛苦,如果能为社会作点贡献自然更好!

照顾老伴、研究哲学、料理家务,我的退休生活就这样一天天过着,过得自由自在,过得轻松简单,过得恬淡而充实!

 

                                                老伴的酒杯手

 

 老伴爱吃香榧子,尽管知道捏压壳眼的窍门,但手剥这坚果还是要有点力气的。因患库欣病,老伴双手无力,我就自然成了兼职剥壳师。

每天晚饭后,老伴坐在她卧室的沙发里,边看电视,边向在一旁的我伸出左手。这手的四指曲拢,食指和拇指相连为圆环,中指和无名指渐次收紧,小指封底,掌心就围合出了一个口大底小的“酒杯”。

我在“酒杯”中放入一粒剥好的香榧子,老伴就吃一粒,然后再伸出“酒杯”等着盛下一粒。她有糖尿病,吃上七八粒后,就会说:“好了,好了,不能再吃了。”这时,我一般会劝上一句:“没关系,再来一粒。”老伴必定会笑着回复“你想害我啊!”同时,将这粒害她的香榧置入口中。害归害,吃还是要吃的,毕竟,“咪道弗要忒好噢(沪语:味道好极了)”。

老伴的酒杯手有特色,很发噱,看着它一次次向你伸来,很难不笑出声。


  评论这张
 
阅读(612)|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