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山 道 弯 弯 巡 医 路-------------------------殷光燕  

2013-12-11 15:28:07|  分类: 《难忘》2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曾下放在张溪公社六联大队。那时,我国社会正经历着史无前例的浩劫,农村经济落后,农民生活贫困,缺医少药现象十分严重。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党和政府本着“将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宗旨,决定在全国广大农村建立合作医疗组织。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我幸运的被推荐到大队合作医疗室工作,成了一名“赤脚医生”。那时有部电影《春苗》,描写的就是这样一种社会状态。

        虽说是医疗室,物质条件却极为简陋,设备匮乏。一副听诊器,几支体温表,几把药剪、镊子、注射器,外加一个酒精灯就是全部的家当。至于药品更是稀缺,往往连治疗感冒发烧、胃痛腹泻等常见病的药物都无法满足需要。三个卫生员中,仅有负责人吴干全受过县、社两级的业务培训(他本人也比较刻苦专研,已具备一定的医疗技能),我当时啥都不懂,全靠干全老师手把手的教我,从诊断、用药到注射、包扎,一点一点的学习、专研,才初步学到了一点医疗知识,才对救死扶伤的医生职责有了一点感性认识。

        六联大队位于张溪上街头,仅靠张溪河,十个生产小队围绕着“二尖山”分布开,绕行一周约有十里山路。根据医疗室的分工,我的职责是到各个小队巡回出诊。每天早早吃过早饭,我就背起药箱,边欣赏美丽的湖光山色,边哼着电影《春苗》主题歌“翠竹青青哟——”,沿着乡间小路和弯弯的山道走村串户出发巡诊,足迹遍布六联的村村落落。那时有一个现象让我感觉挺奇怪:我这样一个只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蹩脚医生,竟然也治愈过不少的病患者。直到招工后被推荐上了医学院经系统学习后才明白这是因为平素村民们身体强壮,不常用药,少有抗药性和耐药性的缘故。

        农村老百姓淳朴善良,极重感情。你给予他们一点帮助,哪怕是一丁点,都会换来他们无尽的感谢。那种情感真的是溢于言表。尽管他们很穷困,拿不出什么东西来表达谢意,但那种感情是真挚的。几条黄瓜,抑或一把花生、山芋角之类都是他们表达心意的方式,有时还会打几个鸡蛋让我充饥,常常让我感动不已。我在心里告诫自己:唯有努力工作服务好他们才对得起这份情感。

        一天,下着蒙蒙细雨,我撑着伞,沿着二尖山脚的小道去巡诊。上午在仓胜村处理了几个病患,下午到了复兴村,结果被几个痢疾患者耽误了,等处理完天已黑尽。我抄近路紧走慢赶的往回赶,半路上一座柩厝让我紧张不已,我用伞挡住视线,低头慌忙往前走,结果半小时后我又回到了原处。那种无助与害怕呀,让我浑身大汗淋漓。待回到知青屋时已是晚上八点多,筋疲力尽两腿发软了。

        有天晚上八点多了,一位六里开外的村民气喘吁吁的跑来,说是儿子高烧不退已一天多了,希望我能去诊治。望着外面黑天瞎火的,我不免有些犹豫:天这么黑,怎么去啊?村民举了举手中的马灯,说:“有灯呢。”望着他焦急的神情,我不再犹豫,跟随他扎入了茫茫夜色。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待赶到病人身边已是浑身汗流浃背,顾不得擦一把汗,我赶忙为病人测体温,消毒注射药物,待病人退烧后又观察了一会,见已无碍才放下心来。此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钟了,我谢绝了村民的相送,连马灯都未接,独自一人,借着朦胧夜色,沿着弯弯山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赶,回到医疗室已是翌日凌晨一点多了。

        一次,我独自在医疗室值班,一位叫吴根发的村民因农药中毒被抬来。当时病人大汗淋漓,气促,心跳缓慢,瞳孔已缩至针尖大小,浑身抽搐,症状很严重。我从未处理过如此严重的病人,见状也十分紧张,强自镇静下来后一边指挥家属脱去病人衣服,清洗被污染的皮肤,一边依照干全老师的处理方案,迅速给病人用药;房梁上悬挂的汽油灯在风中忽闪忽闪的,我的心也一颤一颤的忐忑不安。首次用药后未见明显效果,我又赶紧按教科书的指导二次用药;时间在一分一秒的与生命竞速,待三次用药后,病人的心跳、血压趋向平稳,症状好转。我悬着的心终算放下,看着病人安然入睡,油然而生出一种喜悦感和成就感来。这种实际工作中的业务技能锻炼,让我在以后的工作中遇到疑难问题能从容应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那种成就感和喜悦感也注定了成为我热爱“赤脚医生”这一工作的基石,有了一个从感性到理性的认识升华。为此我经常工作到深更半夜,一个女孩子独自赶着山路、甚至被洪水围困,泅着齐腰深的洪水回家。

        如今“赤脚医生”这一历史产物早已消失了,但当年身背药箱行走在弯弯山路上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尤其是对引领我步入医疗卫生事业的启蒙恩师吴干全老师当年的谆谆教诲更是记忆犹新。饱含欢乐与艰辛,充满愉悦与困惑的“赤脚医生”经历,锤炼了我的胆识和意志,为我的职业操守和敬业精神打下了厚实的基础,它犹如陈年老酒,历久弥香,让我终身品味不尽。我由衷感谢这片土地,感谢给予我厚爱的人民。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