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万水千山总是情---------------------------------沈建国  

2013-12-17 13:49:07|  分类: 《难忘》2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在泥溪生活的日子

 

 和上海军工路码头喧闹嘈杂的情景不同,东至县香隅码头静静地让来自上海的江轮靠上了趸船,岸上等候的卡车把我们来自上海各区的“知识青年”分别送往了各个公社。19711120日是我第一次踏上安徽大地,也开始了我长达26年的“安徽之旅”。

 独轮小车在崎岖的山道上前行,车上放着我们的行李。同样来自上海第六十中学的五位男生被安排到了泥溪公社丰桥大队陶坂生产队。从公社到生产队有15里路,其中13里是山路,只能容得下二人擦肩而过,没有公路,没有电,寂静的山村在默默地等待我们的到来。

 初冬季节下午的阳光还是十分温暖,刚走出公社不久,身上开始发热。“马上到了吧”成了我们问的最多的一句话,老乡一句“早着呢,才走了2里路。”使我们终于不再开口。每往前走一步感觉离家又远了一截。太阳下山前我们到达了“自己的家”。

 队里给我们盖了青砖大瓦房,门口还有一块菜地,左边是牛棚,右边是砖瓦窑。热情的乡亲们每户派一位代表,堂屋里摆了4桌,每桌八大碗,红烧肉、煎豆腐在乡间已是十分丰盛的了。晚饭什么时候结束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但老乡们的热情、淳朴却深深感染了我,使我第一次感受到离开家乡之后,有一种见到亲人的感觉。

 随着太阳升起,我们的人生之旅翻开了新的一页。

 自己做饭是我们的一个考验。时至今日,我们的一日三餐是如何混过来的,我都没有很深的印象。刚来不久冬天下雪,劈柴潮湿不容易点着。第一顿饭做好后要把柴片放到灶膛里用余火灰烬将它烤干,便于下一次使用。吃过午饭我们上山去了,下午回来发现锅盖怎么没有了,仔细寻找才明白,放在灶膛里的木柴烤干后被引燃了,不仅将锅烧红了,还将锅盖烧成了一锅灰,幸好厨房没有别的东西,否则起火是难免的了。

 年末,家家户户忙着杀猪。队里的习惯,每家杀了猪后,留下一半,剩余的各家来买走,猪下水就当场做菜了。每逢这时候,也是我们的节日,因为平时太苦了,若遇此时热情的老乡发出邀请,我们便会“假客气”以后,准时赴约,吃个脑满肠肥,当然过年后带点上海带回的肥皂、糖、飞马香烟回礼也是有的。此时的我们已经将自己的生活感情融入到了和乡亲们互动的情趣中了。可是也有落空的时候,毕竟要让5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来大吃一顿,也有不舍得的。干活时虽然喊了,可到吃饭的时候没有邀请,那就惨了。从太阳落山等到天黑,从听到杀猪时的嚎叫声,等到月亮悄悄爬了上来,没人来喊,只好自己开饭,胡乱吃点睡觉了。

 春天很快来了,山间早晚的温度特别低,早稻秧田要拔稗草,赤脚踏进冰冷的水田,那种钻心的疼痛,让人倒吸一口冷气,忙不迭跨上田埂跺跺脚又下去。一个早晨2分工,按十分工45分钱,早上一小时2分工,才9分钱。这时老队长总是和蔼的说:“上海人受苦了 ,慢慢就会好的。”

 夏天来了,8月份是最炎热的时候。抢收抢种早晨4点钟就起床了。天还没亮,割完一块田,才能吃早饭。中午烈日下,脚踩半自动的打稻机,手中一捆捆的稻子瞬间稻谷被脱了下来。背上被晒得脱了皮。中饭只有饭没有菜,心疼我们的隔壁大娘让儿子送来干煸泥鳅,这也许是我这一辈子吃的最香的饭菜,那时我深深体会到再热的天,再大的太阳,也没有这人间的温情,乡亲们的热情能感动我们。

 秋天来了。稻子收割后又插上秧苗的稻田,绿油油的连成一片。交公粮了,从队里仓库,到林坂村粮站8里路,沿途都是田埂路。肩上的担子越挑越重,双脚渐渐迈不开步,咬着牙走一段、歇一阵,终于捱到粮站,应了那句古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又有村里年纪相仿的伙伴看见我们艰难的样子,返回来又帮我们挑一段路。

 短短的一年时间,让我们品尝了人世间各种酸甜苦辣,了解了人生的百味杂陈,离家虽然遥远,但“亲人”就在身边,帮助我们生活种地的大队支书李可旺,及他慈祥可亲的爱人,老队长郑大伯等等。隔壁小伙伴侯泽恩的家是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冬日的夜晚,雨天的白日,火塘边饭桌上他们一家给我的温暖,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72年底县里组织了路线教育宣传队,我被安排到了东流公社,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4个月时间。

 749月因为上学,我从此离开了生活了三年多的泥溪公社,至今已经有将近40年了,然而当时的情景,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三年的时间不算太长,但留给我们的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三年里最大的感受是“苦”不堪言,但正是这艰苦的岁月,让我懂得了人生的艰辛,也成为了我以后遇到困难时敢于面对的勇气和信心。

 2012年底,我有幸故地重游,回到了阔别38年的地方,那时一起种田玩耍的小伙伴都变成了花甲之年的老人了。大队支书李可旺多年前中风,半身不遂,也去世了;隔壁曾经视我如儿子的大娘大爷离开人世了。站在村口望着山上的坟头,我只能默默地祭拜。队里新房多了,路变宽了,但是年轻人外出打工的也多了。昔日集体出工的景象不见了,人们显得悠闲了,生活方式变化了,但是我仍然难以忘怀昔日这片曾经生活耕作过的地方,因为她是我人生漫步的起点。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