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心里有阳光,生活就有快乐(下)-----------严宝善  

2013-02-02 08:45:50|  分类: 大渡口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计划好的行程安排因为国文的一句话被我推迟了一天的归期。

       国文告诉我:十二月二日上午有个东至同乡会的活动,晚上刘银林夫妇要宴请原在大渡口工作过的一班上海知青朋友。我原不在“计划编制”之内,但“赶早不如赶巧”,如此好事岂能错过,何况与大渡口那班兄弟姐妹已有好久不曾相见了。久已萌动的心绪恰如遇上甘霖,止不住的“突、突”起来。

       是日上午,天气有些阴沉,前两天饱满热烈的阳光躲进了厚厚的云层,很不给面子。起一大早,从弟弟家出来,在一早点摊上要了大饼油条咸豆浆,美美的吃了。我从小就好这一口,虽然合肥也有,却总觉不如家乡的风味。老板年纪不大,说一口熟练的上海话,不期想却被我从话音的尾巴里听出了合肥口音,一搭腔,彼此都是他乡遇故人,少不了多说句。原来他一家已在上海打拼了十几年,我打趣说:我这个上海人在合肥打拼了几十年,你合肥人跑到上海来打拼了十几年,却在这里遇上,有缘啊。老板显然也快活了,临了死推活赖的免了我的单,倒叫我陡生几分羞惭。我明白那是一份乡情的使然,是一份对乡情的尊崇。

       有了这一插曲,心绪倒提了上来,及致赶到会场与众位知青理事会的朋友一相见,自然少不了一番亲热叙谈。尤其是成龙兄,本来就因年末的联欢会准备与我联系,却意外的再此遇上,当面叙谈了却许多麻烦。欢聊之余,午餐时自然坐在了一起,少不了杯觞交错,你来我往一番,还留了几张助兴的合影。据此他事后发了篇博文专门报道了此事,令我感动之余心里还很钦敬他作为主编的尽职尽责和新闻感觉。

       下午与国文、阿俞、龙成一起搭乘宝俭的座驾由南向北穿越整个市区赶往彭浦。心里渴望着暮色早点降临,因为那个时候,那个地方有一班大渡口的老朋友在等候着,那里才是我今天的主题。

 

       细细算来,我在东至生活的日子有三分之二是在大渡口度过的,约有十来年的光景。

       那年头,大渡口还是一个很乡村的集镇,因了它至关重要的地理位置,几乎成了东至县的门户。来往的旅人、货物络绎不绝,站在江堤上透过稀疏的防洪树林观看江滩上那条细细小道,人来车(板车)往、肩扛手提,那情景在江边落日余晖的映照下也是很有风景的景致。

       得天独厚的地理特征造就了一种商机的“尾巴”,于是几乎很自然的衍生了一个有如建民兄笔下的“老街挑夫”般的行当,被贫穷折磨得无可奈何的一群小镇居民无可奈何地捡拾起了这一行当,又于是一个叫做“搬运站”的机构应运而生。一根粗麻绳,一辆板车作为劳动资料,人们以近乎原始的生产工具开始了原始的劳作,如牛扼般的将生活的重担荷载在肩头,用几乎难以迈动的步子,喘息着走向明日复明日的希冀。

      我的朋友心耕、国文们在走出农村后,命运又一次戏弄他们,他们生活的步履依然如此沉重。那时我常常瞅着他们用原始的劳作与非原始的障碍抗争,心里也有了那种落日下的凄凉。

       穿过江堤下状如城门的门洞,二条呈十字交叉、各长百十米,宽约四、五米的街道组成了小镇的主要内容。街道两旁很有些年头的破旧房屋里开设着十几家商铺,这些商铺都统归供销社管辖,在那个物资相对匮乏的年代,我和刘银林、蔡龙成等也相对幸运地成了这些商铺的职工。

       纵向街道的尽头,有一家设备简陋的医院,那时叫卫生所。刘美娟、蔡来珍等人则在那里开始了她们白衣天使的生涯。

       那是七五年五月间的事儿了。大渡口自成集镇以来,从未在短时间内集齐过如此众多的来自上海的年轻人。这几乎在一夜间成为了镇上的新闻。这有点意思:我们这些人从上海来到东至,本来已成为生活大河里的沙砾,随波逐流,冲到哪算哪,不经意间从不同的方向被冲到大渡口这地方搁浅了,于是聚拢来成了一堆石头。

       石头自有石头的性格。尤其是在这人地生疏的地方,尤其是在大渡口这素有排外习性的地方。抱成团的石头自有其抵御外来干扰的能力,这倒也应了现在我们常说的那句话:抱团取暖。那时词汇里好像还没有这句话,但这句话实在很贴切、很形象的描摹了我们那时的生活情状。“亲不亲,故乡人”,这种朴素的观念促成了我们情感的亲近,也促成了我们在生活上的相互帮衬。在远离家乡亲人的地方有一群家乡人聚在一起,那是一种乡情的凝聚,而乡情是应该敬畏的。

       工作之余,很多时候我们常常聚在一起聊天说地。刘银林、刘美娟夫妇的家是我们去的次数较多的地方,下棋、打牌、聊天之余还常常“蹭”上一顿饭。刘银林是个乐交朋友,大度豪爽的人,刘美娟则相夫教女,勤俭理家,是位贤惠善良的老阿姐。俩人夫唱妻和,琴瑟和鸣,我们也非常乐意与他们交往。

       那时在大渡口工作的上海知青大约有十来个人,大家很自然的走动起来,久而久之,几乎结成了一个团体。其实那是一种意识,一种诸如同乡会般的意识,在这种意识的驱动下,大家心照不宣的成为了朋友。那时的生活也因此变得丰富多彩起来,节假日外出同游,逢年过节一起聚餐。记得刘银林还特地购置了一架海鸥相机,曾经为我们留下许多珍贵的纪念。

       记忆里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一个春天的某日,我、心耕和妹妹(蔡来珍)相偕同游振风塔。在迎江寺的茶楼酩一壶清茶,抚栏远望:长江如带,滔滔东去;江南草木葱茏,春色盎然,极美的景色令人陶醉。妹妹雅兴大发,拈诗一首 ,果然一性情中人。可惜因时日久长,忘却了诗的内容 。我们聊人生,谈生活,讨论文学,尽兴而归。

       ------、------

       很感念人生册页中的那一段内容,很怀念生活里的那一些朋友,以致在此后的几十年里一直忘不了老阿姐饭菜的馨香,忘不了与心耕兄烛光下关于人生的探讨,忘不了妹妹那“呵呵”的爽朗笑声——。

       想起了曾经写过的一段话:其实,不必在乎生活里是否还有阳光,拥有了友情,便拥有了快乐;拥有了快乐,心里便会阳光永驻。

       暮色已经降临,长街上灯火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