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吴支书-----我看你来了-------------------------------彭国维  

2013-06-11 20:53:58|  分类: 《难忘》2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返乡的第三天的中午,龙泉镇政府盛情款待了我们,虽然午餐丰盛,有我最爱吃的粉蒸肉,厥菜,小龙虾,但我无暇细细品尝,匆匆忙忙吃了一点菜,饭也没吃一口,就急于要回队里。钟副镇长见我急切,就派车送我,从龙泉镇到队里要半小时车程。

  当年,我插队在东胜公社黄荆大队吴冲生产队。我是1970年12月15日上调到池州茶厂,插队历时两年差一个月,在这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里,从一个大城市里长大刚成年的小青年,又是一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小少爷”,却学会了许多农活,更有着太多太多的经历。虽然,距今已有四十三年了,但是,大队党支部书记吴彦贵,他给予我的关心和帮助,是刻骨铭心的。他年纪四十出头,和蔼可亲,有领导才能,在大队里树立了很高的威信,不仅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还会当兽医,在农村是个出众的能人,我打心眼里很佩服他。

  下了车,我就去找吴支书家,遇见一位老乡,我就问他:“你还认识我吗:”? 他忙说:“认识,认识”,我接着问:“那我叫什么名字”?他脱口就说:“叫彭国维”,还给我聊了我在队里的几件典型往事,四十三年了还记得那么清楚,怎么能不让我激动和感动呢。到吴支书家的门口他妻子就从屋里迎来,我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向她问好。她是一位不善言表,贤惠善良的农家妇女,当我眼神突然朝墙上扫了一眼,就看见墙上挂着吴支书的遗像,我凝视着……,顿时鼻子已经酸酸的了,我在遗像前深深地鞠了躬,祈祷他安息,往事的回忆渐渐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1969年1月18日我们离开上海时已临近春节,那是过年后没几天的一个深夜,我在睡觉,突然,双脚底一阵阵的疼痛,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加疼痛难忍,痛得下不了地。有人告诉了吴支书,他赶到我的床前,执意要送我去公社卫生院,深更半夜他挨家敲门,叫了村里5名大汉,包括他6人,我人高马大,躺在用两根碗粗的竹竿扎的躺椅上,身上盖着棉被,被他们抬着去步行要一个多小时的公社卫生院,前一个提着马灯,后一个提着马灯,途中还要换人,他们头顶着星月,脚踩着被连续几天大雪覆盖的田埂。步履艰难地行走着,还不时互相招呼小心滑倒,我的泪水像潮涌般地滚了下来。这泪水饱含着感激;饱含着病痛;也饱含着想家。我永远不会忘记,不会忘记在我最困难和最痛苦的时侯得到了吴支书带领的乡亲们的关心和帮助。敲开卫生院的门,那时条件很差,也无法检查,医生给我吃了几片药,躺了两天,果然也好转了。几天后,我回上海去龙华医院检查,什么病也没有,估计可能是水土不服,在上海没呆几天我就返回队里了。我用自己努力地参加生产劳动,来感恩吴支书;感恩乡亲们。安息吧―――――吴支书。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