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大员巡视归来——读鲁迅小说《理水》的笔记(三)---何建新  

2013-06-16 14:43:00|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奉命下行考察灾情的大员们去灾区巡视了一番。虽公务政事处理之暇也曾接受众仕绅们的热情公请招待,每到一处也注意保养身体不忘休息几天,还被安排接待方钓钓黄鳝、登高观赏山林古松等游览活动,领略喧闹吵杂的京都所没有的田园风光,爬山涉水带来的疲劳应该已得到缓解,但对于这班平时养尊处优惯了的大员们来说,出巡也实在是件太辛劳的苦差。好在一回到京都后,同僚们马上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远古时代“吃公款”大概没有像现在这样名正言顺,宴席所用开支都是同僚们凑的份子钱。尽管如此,百姓们都正缺吃少喝夜以继日地奋力抗击洪水的灾害,这些官僚却在花天酒地寻欢作乐,自知难免会引起天怒人怨。因此当二年来始终坚持在抗洪第一线、面貌黑瘦像“乞丐似”的禹和随从们突然回来时,他们一时感到十分尴尬难堪,“看见咬过的松树饼和啃光的牛骨头,非常不自在—却不敢叫膳夫来收去”。

        “当两位大员回到京都的时候,别的考察员也大抵陆续回来了,只有禹还在外。他们在家休息了几天,水利局的同事们在局里大摆筵宴,替他们接风,份子分福禄寿三种,最少也得出五十枚贝壳。这一天真是车水马龙,不到黄昏 时候,主客就全都到齐了,院子却已点起庭燎来,鼎中的牛肉香,一直透到门外虎贲的鼻子跟前,大家就一齐咽口水。酒过三巡,大员们就讲了一些水乡沿途的风景,芦花似雪,泥水如金,黄鳝膏腴,青苔滑溜 ......等等。”——大员们真是有大将风度,“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虽然洪荒水灾搞得灾民们流离失所连榆叶青苔树皮都不够充饥,但他们仍能镇定自若举重若轻,处理起大事来仍不慌不忙游刃有余,还有好心情与同僚们举杯微醺,被洪水淹没的大片灾区则成了他们眼中的“水乡好风景”!

        大员和同僚们不愧为文人雅士,处处都显示出他们在书画文化方面精辟的研究和造诣,对于采集来的装民食盒盖子上的书法文字也不忘鉴赏评论一番,经过“几乎打架”的争论之后,评出“以写着‘国泰民安’的一块为第一”,“因为不但文字质朴难识,有上古淳厚之风,而且立言也很得体,可以宣付史馆的。”(!)

        吃厌了美食佳肴的京都同僚们对大员下乡带来的民食也颇感兴趣,“大家一致称赞饼样的精巧”,“有的咬一口松皮饼,极口叹赏它的清香,说自己明天就要挂冠归隐,去享这样的清福;咬了柏叶糕的,却道质粗味苦,伤了他的舌头”;“有几个又扑上去,想抢下他们咬过的糕饼来,说不久就要开展览会募捐,这些都得去陈列,咬得太多是很不雅观的”。

        禹和他的随从突然归来使这班大员有些惊慌,但他们毕竟是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的老油子,很快就镇定下来,一本正经地开始汇报灾情和巡视成果:“倒还像个样子——印象甚佳。松皮水草,出产不少;饮料呢,可丰富得很。百姓都很老实,他们是过惯了的。禀大人,他们都是以善于吃苦,驰名世界的人”。

        虽然巡视大员们极力淡化、缩小灾情的危害程度,但毕竟水灾是客观存在隐瞒不了的,并且必需有所对策。对此大员们倒早就胸有成竹:“卑职可是已经拟好了募捐的计划”,“准备开一个奇异食品展览会,另请女隗小姐来做时装表演。只卖票,并且声明会里不再募捐,那么来看的可以多一点”。“不过第一要紧的是赶快派一批大木筏去,把学者们接上高原来”,“一面派人去通知奇肱国,使他们知道我们的尊崇文化,接济也只要每月送到这边来就好。学者们有一个公呈在这里,说得倒也很有意思,他们以为文化是一国的命脉,学者是文化的灵魂,只要文化存在,华夏也就存在,别的一切,倒还在其次”。

        有的大员和士绅甚至还认为当下的大洪灾也有“有益”“有利”的一面,“他们以为华夏的人口太多了”,“减少一些倒也是致太平之道。况且那些不过是愚民,那喜怒哀乐,也决没有智者所推想的那么精致”!

        禹对手下那班在大灾大难前仍醉生梦死的大员和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士绅们根本不愿正眼瞧一眼,而且充满了鄙视和轻蔑:他“并不屈膝而坐,却伸开了两脚,把大脚底对着大员们,又不穿袜子,满脚底都是栗子一般的老茧”。(对这班视“下民”如草芥,漠视生命的“大员们”就应该把臭脚丫对着他们,让他们闻闻如同他们嘴中所吐所言一样的臭气!)

        由于一直在抗洪第一线,禹对灾情的严重程度和灾民的苦难比较了解十分痛心,大员们对灾情的轻描淡写和想趁灾情之机大捞一把以及对百姓生命漫不经心的丑恶表演,让他感到极度反感和愤怒,虽然极力克制,仍忍不住狠狠地骂了一句粗话:“放他妈的屁!”。

        鲁迅借禹之口的“国骂”骂得好,它让人们长久积蓄在胸中的郁闷和愤怒怨气一泻而出,真是痛快解气!尽管有点“粗俗”,有失“文雅”,缺少一点“风度”,但对于那些昏官庸官懒官腐儒伪学者以及现实生活中他们的同类后继者们祸国殃民的胡说八道乱放蹶词,难道不应迎头劈面给予一顿痛骂吗?读者听众一点也不会感到听觉视觉受到了“污染”,也许还会情不自禁地再补上一句:“放他妈的屁”!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