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与 生 命 重 新 缔 约----------------------------------陈文中  

2013-06-17 21:56:38|  分类: 昭潭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进入六十花甲之年的知青朋友


 去年十月在天柱山之巅上心中曾腾起一股灵动,大慨是四祖道信禅过的原因,本想写一篇“游山”的感悟以作为曾因“玩水”而作的敬畏自然的续篇,由于挥之不去的“无为而无不为”的思想纠结,渐渐地,心灵深穴里的那些感悟被淡化了。因为山水给人的美感和陶冶是世俗生活不可之于的。无独有偶,癸巳之年我们东至知青饶有情趣地来到浙江临安龙须山里淘野,尽管这一山不是那一山,这一时不是那一时,但山的巍峨和险峻、清秀和挺拔对营养人的爱心、同情心、慈悲心的仁性还是异工同曲的,于是又想说什么。

 大概是在临安唐末五代吴越钱王古墓游览的缘故,在返回的途中,意识里莫名其妙地游离出一个彭祖来,他是黄帝的第八代子孙,是中国历史上养生学鼻祖,是先秦时期传说中的仙人。他从小爱静,一生不为名声虚荣,也不恤人际世务,只是养生活身,用当时的年历计算,他活了880年,后因妻子话多泄密而被阎王带走,听说他在“太湖源小九寨沟”里亦隐居修炼过。大概又因那座“古佛院”的缘故,意识里莫名其妙地又游离出一个曾在曹溪有过三十年佛唱的六祖惠能来,他的“幡动,风动,还是心动”大悟和那千古绝唱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四句偈文,确被我在东流中学的讲堂上,在学生面前作为主观唯心主义的经典而鞭达嘲讽过,现在想来不免自惭,因为六祖在东方思想史上除了孔、老应该就以他为季了。

 人的意识里存放的大都是记忆,而人的记忆里存放的大都不是美好,就象我们在歌颂黎明的同时必须要拥抱黑暗一样,因为黑暗永远是黎明的前夜。于是我对记忆产生了怜悯和不安,不如将“难得糊涂”一改“难得清醒”来得更合我们这代人现在的必须,原因一,我们生命中的幼年属于父母,童年属于伙伴,精力充沛的年华属于社会,唯有老年应该属于自己;原因二,人的年轮上至六十,我们的心智必须明确,只要新年的钟声一响,我们都在虚增一岁,实减一年;原因三,读大师叔本华的书,字里行间始终洋溢一个让人信服而又诧异的思想:意欲是世界的本源,它能超越时空和因果律,既无原因又无目的,盲目而不顾一切地争取客体化。恐惧!人若把自身的所有意欲都转化为客体化的客观实在,那么,给你一万年也转化不完。

 试问生命为何物?答:它就是一个自然体。我有我的以为。

 与生命重新缔约,就是为了将求之难得的“糊涂”成为自然,其实,“糊涂”就是深刻的质朴和简单。它比大智若愚奢侈,就像“空性”比“糊涂”更奢侈一样。是我们难以企及的高度。在临安,我们住在群峰环绕的龙须山顶上,算是有高度了,那里不乏峡谷、绝壁、悬瀑,也不乏成片的古树和长歌的溪流,虽不是洞天福地,却不失可供应宁静和宁心的妙地。感憾的是,我们对生命的认识和理解总是滞后于走得快登得高的人生脚步,常常被岁月所蒙蔽,被岁月所愚弄,而后又被岁月所开悟,几乎人人都是这样一个真实体。当岁月悄然取走我们的风华后,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时光的内涵,花了六十个春秋,我们总算写完一本生命之书,现在到了点评和诠释的季节,若能大器晚成亦是注脚的结果。

 必然,使生命自然于时空远不至此。沿着“小九寨沟”的峡谷向深处攀援,只要备足思想的审问和审美,就会产生脚步和意识并行的感觉,就会感受到自然之“源”周而复始地神秘,就会油生渴望以涤荡自己的曾经。于是,我们捧喝着一些“因为”。

 因为记忆同过去并存。人总是被过去去确立着,这一定是陈旧的,不会产生新意而缺乏活力的生活。只是被过去强扯着的无奈延续而已,很多时候我们都活在过去,这是记忆的原因。

 记忆纯是一种思想,但思想不纯是记忆,凡是记忆的都是过去的,凡是过去的不一定都是记忆的但一定是趋朽的。记忆里的过去大都是被体验过的知识,经验,习惯等,如果我们将思想里的记忆部分删掉而留下当下的部分,即能够从记忆的投影中解放出来,我们才算是获得真正的此时和当下,才有可能拥有超越,那是一个美妙的境界。我们现在就是处在具有获得和拥有这一能力的年龄期。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有句诗曾被我写在当年知青屋的墙上:“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你自己”,那时读来是一种激励,现在读来却有一种超然,既然“过去”已死,亦已不再,它至多只是一个参照物而已,尽管其对某一文化的形成和科技发展是必要的。如果我们不断地去追溯已知的过去而不能创造未知的现在,那就是一种颠倒的生活,如果我们把每一次分别视为死亡,把每一次相聚视为复活,那么,在死亡和复活的选择中,我们必然是放弃过去而拥抱现在。记忆是我们年轻时的求知、工作、生活各方面所需要的一种天赋,但却是我们年老时逍遥自如生活的一种障碍。生命需要空间——这乃是与生命重新缔约的灵魂之纲。

 我们步入老年了,在龙须山顶的早晨,随着红日的冉冉升起,我忽然觉得:我们只谱写历史而不为历史所活,即便是“明天”那也是思想发明的时间。

 因为,习惯同命运并存。生活总是被习惯确立着,好的习惯决定好的命运,坏的习惯决定坏的命运,其中的配置实属环境和认识的优劣所为,很多时候我们屡遭不安这是习惯的原因。

 假如说人的思考源于动机,语言源于学问,那么,人的行为基本源于习惯。习惯一经形成,人的行为通常作出不假思索的自动反应,它具有机械性的特征,又具有表面上看来很自由很秩序而实质上却不自由很无序的特性。不假思索的习惯指引,是思想害怕思考的表现,在不完美的教育和环境影响下,我们在衣食住行中养成的习惯大都没有被自己拷问过,譬如习惯于“饭后一支烟快活如神仙”,譬如习惯于“酒逢自己千杯少”,譬如习惯于“临时抱佛脚”,太多的“习惯于”被时间累积到一定程度并引起命运的变化,我们还在从容不迫,却始终不肯审视自己的习惯以及由其架构出来的性格。应该说,人类所有美善的习惯都统一于天地这个大宇宙和人体五脏六腑这个小宇宙的运行之中,譬如习惯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譬如习惯于“基本吃素,遇事不怒”,如此种种都是热爱和顺应自然的反应。《沉思录》里有句话就特别好:“总是走直路,直路是自然的”,是的,凡是不自然的必走弯路,必遇坎坷,必受惩罚。有一种恶习必须要说,那就是在心理上养成了比较和衡量的习惯,它会不停地燃起人的羡慕、嫉妒之火,从而引发很多与自己能力不相匹配的欲望由某种习惯带来的人生曲折、坎坷甚至痛苦,相对于年轻人是一种历练,相对于老年人则是一种不自然、或叫反自然秩序生命需要秩序——这正是与生命重新缔约的行为之要。

 我们步入老年了,在“太湖源”源头的静坐中,伴着水源不绝的涌动声,我依稀觉得:一物一念会产生冲突,冲突会产生意志,意志会通过不良习惯而消耗能量。

 又因为,虚荣同非我并存。生活总是被虚荣确立着,这是辛劳和苛刻、自夸和吹嘘、谎言和掩饰熔为一炉的奴隶生活,把自我推向极致而变为非我,很多时候我们活得太累这是虚荣的原因。

 虚荣既不是美德,也不是恶德,从某一意义演绎它有点像油漆,不仅使物体显得华丽且又能保护物体,况且有时可成为人生事业的一个推动力,因为虚荣的表现形式颇多,其中,有度的谦逊、卑下、礼让、节制等都可成为掩饰虚荣的自炫术,因此,它分等级。人类的每一种完美都与一种本身势将形成的缺陷联系在一起,但,若把完美一味地桎梏于虚荣上,这会使人活得极其糟糕,不停地攀比,不断地比较,不息地较劲,把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和欣赏视作骄傲,反之,则沮丧。故,总想用表面的光彩来武装自己,以实现对人性中最原始存在的羞耻心的保护。羞耻心确要保护,但不可动用愚昧,因为愚昧就是野心、虚荣、骄傲、无知的复合体。《奥义书》中有一位神甫,说了一句常在我脑海里萦绕的话:“人类喜欢听好听的,说的人乐意,听的人也乐意”。哈哈,这可能还是用一种虚荣去粉饰另一种虚荣的经典之语。虚荣使镜子里的自己已不是原本的自己,因为:我——自我——忘我——无我,这是我的上升,而非我则是我的自毁。年轻时,虚荣可臻于人的自尊心、羞耻心、进取心的驾驭,即便有时亦真亦假,年老时,一切都已定格成调,它已成多余生命需要真实——这亦是与生命重新缔约的道德之守。

 我们步入老年了,在龙须雅苑阳台上的沉默中,迎着山野一缕晚风的掠过,我悠然觉得:年轻时我们追逐的所有:财产、婚姻、地位、名声……,这一切都恰似天空中飘逸的彩云。

 还因为,恐惧同希望并存。生活总是被恐惧确立着,常常是欲望使唤着追求,追求总在吆喝着幸福快乐,幸福快乐又在担心难以达成,很多时候我们挣扎于希望之中这是恐惧的原因。

 心多大,事多大,心多小,事多小。心小的人事情做得再大也是小事,心大的人做得事再小也是大事。但不管心大心小,只要心里存有对这件事做不了做不好的恐惧,就必然被捆绑在希望和失望之间,这是发生在我们心中永不绝灭的心理现象。总希望过着幸福快乐如天堂的生活而使我们乐此不疲。其实,凡是被思想捕捉到的幸福快乐根本不是真性的幸福快乐,更何况天堂里也根本没有幸福快乐,因为幸福快乐与痛苦忧愁是共存的,而天堂里没有痛苦忧愁,只有恬淡和宁静。有欲望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有恐惧,希望越多恐惧越多,于是难免经常失望。恐惧中最可怕的是死亡,只有在每次的酣睡中生死才会统一,生死也就隔着一段时空,时空没有了,生死就统一了。若将生死刻在心底,将死冥放西天,那么,时空观越热烈恐惧就越强烈。征服恐惧有三种形式,一是拼搏,可解除或释放之;二是寻找心理依赖,可缩小之;三是放弃以我为中心,可众人共扛之。可见,摆脱恐惧的唯一办法就是“悟性”治疗。《希腊棺材之谜》里两句话我记忆犹新:“人心是可畏的,人心是曲折的,谁能说清动机?说清感情的冲动?说清思想的过程?”嗬嗬,人心都成为一个恐惧器官,我们还有多少希望能远离失望!恐惧的天然克星就是年轻人的执着、胆识和血气,因为恐惧里孕育着无可厚非的权利、义务和希望,但它却是老年人无为自在的羁绊。生命需要放下——这便是与生命重新缔约的静心之则。

 我们步入老年了,在离开临安的途中,随着彭祖和惠能这“一道一禅”在意识里的消失,我畅然有了一种释怀:人到四十万事休,更何况现在的我们,头顶上有天的护佑,脚底下有地的养育,我们不再恐惧。

 享受一次归隐自然的宁静与纯清,确实勾起我心中的很多因为。本不想再说,但,带来不安不静的记忆,习惯,虚荣和恐惧这些主要因素依然在胁迫和挟持着我们,我们不能回避,我们只能将它强行拖到阳光下。然,派生出使人不安静的源却是人的本性“食色”,这个源断不掉的生理原因在于我们不是神,于是,我又想对此作几句扼要的补遗:一是食,万不可太过,否则就与“癌”字结下不解之缘!仓颉当初造字就是这样造的。一个人若每餐食下“三个口”所食的量如“山”一样地堆积在肠胃里,此人头上就必戴上一顶“病帽”,这个字读“癌”,如同繁体“爱”字的会意一样,你视天下的一切众生为友,并以心待之,这就是大爱。弃“癌”字为万寿,纳“爱”字为无疆,故,民以食为天要以顺乎人体小宇宙的运行为规律。二是色,亦万不可太过,生殖力的滥用必缩短生命,这就如同很多昆虫就是因此即告毕命一样的道理。男阳女阴和顺合一,协调谐济化育万物,以人疗人真得其真,这是宇宙万物生存的道理,并非都是情和欲。一言以蔽之,“食色”只要以反自然为前提,必然招致本性的过早丧失,我们的智力须管理好求生意念的客体化。

 些许如此,不再一一。

 大自然真美,美是自然的基本属性。那天我们乘坐的大客离开上海很快驶进了浙江,穿过临安城区便进入将近两个小时的蜿蜒盘旋。车厢内欢声笑语,人虽老了,心却都年轻着。车厢外,山一座连着一座,排列的高高低低,它们各有自己的线条和轮廓,往上看,是陡峭,朝下看是险峻,向远看是蜿蜒,它们确实庄严而崇高;山上的树千姿百态,颜色的手笔尤显气派,在成片成片的互相交错的深绿、淡绿、青黄和雅黄中镶嵌着迷人的粉红、天蓝和白色,它们将自己梳妆得那么清新而富有风韵;在这漫漫崎岖的峡谷里,它们按自己的意欲以最讲究的方式开辟了一条气贯长虹的河流于千岩万壑间,显示出一种与高山相应的谦和、卑下的品质,……真美!设计这片充满灵气、和谐美景的设计者正是具有鬼斧神工的自然力!它们从来就没有记忆和习惯,也不存在虚荣和恐惧,因为,美是自然的真相。人也是很美的,因为人是自然力创造的一个自然体,于是,与生命再缔约一次,就可能超越生死两极。

 这是个自我的缔约,没有甲乙双方,不需第三者明证,也无外力借助,但它有一个看不见、听不见、摸不着的审问者和判决者,那就是“自然力”。

 有人告诉我,只要把有些古人箴言放在意识里,他就是你的诤友,你可经常地同他保持平等对话。若是这样,我于此就请他们说几句以截断本文的过于冗长并作为点缀:

 六祖惠能:“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全部放下了也就成佛了。”——难以达到的境界。

 仙真彭祖:“清净无为,悠然独处,养生以养心为要。”——不可忘却的生命要领。

 道家:“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人乎?”——自然悠悠的箫声。

 

 

 允诺与人思想和允诺与人消遣,我总偏执不惧因存在认识上出现的可能错误和不惧时间开支得是否过大而择前,因为两者的区别在于天赋人权意义上的差别,前者可见之于人的行为,后者则见于人的闲暇。只有最完美的认识才是我们这个宇宙的纯碎客观。所以,我在写本稿时,总恐惧思维辩证得不够彻底而形而上又显太玄,故,如果能出现如下情形我才感到有所收获,即不提供观点,没有断语,不是“我”的思想,仅仅是个体人的体感和认知,是经验而不是经验主义或经验哲学,并不需把这种经验和认知作为生活的指导和效仿,而只是创作人思欲的一些嘀咕和唠叨,使然,给意识变为思想,给理智下沉到感悟。

尽管这样想,但本文依然存有“记忆”的搜索,“习惯”性的语言表达,“虚荣”的嫌疑,“恐惧”的暗示之痕迹。我承认,这些痕迹对我的生命毫无意义。谢谢临安之旅。

                                                                              2013.6.12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