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王杰:大稼楼随笔--------------------------------编辑部  

2013-07-25 19:02:42|  分类: 编辑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第六批赴大稼楼的江西峡江知青王杰用手机向上海发回的随笔,王杰是大律师,文笔不俗。用手机写就的游记更显精炼多姿。特转引此文,供大家分享,也好让大家多了解些有关大稼楼的方方面面。东至知青不管可能会轮”几纵“,终究还是要向大稼楼挺进一次的。


        第一日

  穿钱塘,过赣江,千里悠悠到湘江。路越走越险,车越换越小,气温越走越低,心越走越热。千回百转中,大稼楼巍然山间。《知青上海》六纵,顺利开进大稼楼。

  第二日

  晨曦中,天际渐现,凉风拂面,波光悦目,大稼楼前合影,军容整肃,看社旗会旗轻舞飞扬,伴五星红旗冉冉升起,颇有军旅情趣。山涧里,飞瀑前,闻蛙声一片,蝉鸣不绝,实感生命之壮丽。"承明小道",跌宕起伏,风光无限,曲曲弯弯中,悟人生知真谛。廊桥下,池塘中,数人造波,游兴不逊昨天。不敢说"浪里白条",自诩尚在李逵之上。欢声笑语中,忽闻小儿叫唤,外公,我也要游泳。

  第三日

  晨起,看竹枝摇曳,听蝉鸣带露,心甚悦。不经意间,见庄年兄拉住大稼楼过往山民,对大稼楼所处地方之典故,穷诘深问,一问一答,转瞬间已溯及三代。闻之,顿觉世间沧桑,天地悠悠。未几,众出我独处。掩卷沉思,心情宁静,回忆万千往事,自觉无愧。唯一惶惑,不知明日如何应对值班做饭。此惑乃此生尚无理厨之经历。踌躇间,庄年兄不顾路途遥远,携众垂钓,虽所获有限,仅六小条,然做汤足矣。

  午后联欢,节目丰富,犹如春晚。载歌载舞中,彼此吐露心声,共同感谢承明。节目有荤有素,长短咸宜。张瑛清唱《知青是一家》系其原创,尤为出彩。为程杰做六十大寿,亦是节目之一。忆及程杰当年之懵懂往事,看正兆兄以竹代花,放歌一曲《今天是你的生日》,在座者无不击掌,深情和之。此行突发现,江西团队亦人才济济。由此窃喜,明年"江西专场"之举办,有望哉。

  第四日

  无干扰,为休闲之第一要义。以此观之,大稼楼实乃度假圣地(见注1)。昨夜自"烽火台"(见注2)撤离,手机尚未入套,信号即告中断。个人愚见,此处实乃尘世仙境之临界点也。故通则入凡,不通则归仙。其被发现,如非天意,必属偶然,善莫大焉。一夜暇想,刚入眠,天又晓,第四组(见注3)悄然起床,开始尽今日理膳之义务。作为四组成员之一,本人手拙虽得以豁免,但代妻照料外孙一节,则理所当然,在所难免。于是乎,本人今日之重点,应当是也只能是如何陪着孩子玩。本人生平喜静不喜动,陪玩亦是苦差之一。

  基于此,俟大队人马开赴高八洞(见注4)观瀑之后,本人携外孙独守大稼楼主楼。从<<西游记>>到<<大耳朵图图>>,从多地受灾到旅游意外,从埃及动荡到斯诺登避难,任凭孩子随意调台,看得没头没尾。精疲力尽之余,忽有"山中才数日,世上已千年"之感触。如此陪伺,胃口倒也好得出奇。看来,老天还算公平,让有失者必有所得。幸哉。

  第五日:

  峡江上海知青联谊会,创于1993年。参与《知青上海》活动,至今已五年之久。昨夜话及,仅为后来者释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无不感慨时光如流水,不挽即逝。此行组团,除本会成员外,尚有黑龙江云南安徽浙江等地知青,得知信息,竞相参与。正如韩树龙所言,"大稼楼,大家乐,乐大家"。多国部队之出现,更给大稼楼之乐,平添了几分浓烈与喧嚣。各组理厨,盖因该元素介入,点心菜式琳琅满目,日日翻新。大饱口福之余,更让彼此少了几分距离,多了几分亲近。

  许是受大爱精神之感召,几日来,帮厨者络绎不绝,洗碗涮盘,搬桌摆凳,尤以曹锦玉出场率最高。纳凉开讲者也自告奋勇,滔滔不绝。述者不倦,听者不厌。另有"春苗"出土,"徒手"开诊者。仅昨晚,有七位山民负痛而来,满意而去。在这手机无用武之地,实不知山民间信息传递竟如此之快。奇哉。据悉,春凤诊所,今晚依旧"开诊"。

  第六日

  进抵大稼楼之后,每日必做功课,当属收集、整理大家所摄之影像资料,以备日后上传。故喜足不出户,亦能先睹为快,分享其乐也。此间,感触良多者,并非众人镜头所攫之险峻、清奇、秀丽,乃所见画面中,<<知青.上海>>之旗帜,无处不见,无处不在。"万绿丛中一点红"。红在哪,哪就是景;不是景,胜似景。真可谓:<<知青.上海>>,一片移动的风景,你到哪,哪就年轻,你在哪,哪就欢腾。

  神思遐想中,忽觉这面旗此刻就在心中,和她一起飘动的,是大稼楼的灯笼,是大稼楼的酒香,是大稼楼最深情的挽留。

  绿树迎面,蝉鸣如歌,曲径蜿蜒,未几,烽火台已遥遥在望。相信一撳之间,这片心叶即会化作电波,坐地八万里,闪过一千河,最终飘落于<<知青.上海>>的论坛之上,任网友浏览、评说。

  在此,请允许我最真诚最衷心地感谢团子,"六纵"此行的信使,非你莫属!你辛苦了,谢谢!

  第七日

  降旗仪式之后,"六纵"即准备撤离。此时,正兆兄一声号令,大稼楼瞬间进入了"格式化"程序。一时间,但见大家洗的洗,擦的擦,扫的扫,叠的叠,场面热闹非凡,个个忙得不亦乐乎。把一个好的环境留给下一批求仙者,就是"六纵"此刻之共同心愿。唯一例外,朱春凤"徒手"门诊仍在有序进行。

  大稼楼,一个爱的无私奉献;大稼楼,一个心的美好家园。大稼楼,我实在不想对你说:"再见"。大稼楼,请记住,我会再来!

  (此乃王杰在大稼楼旅游过程中以手机短信形式发回上海晓歌收。

  同时发到知青上海文学社网友团子处并由她已经代为发表于知青上海杂志论坛)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