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父 亲 的 回 忆-----------------------------------佘建民  

2014-01-12 20:41:52|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当我看见端放在老屋桌上父亲的遗像,一种对父亲深切怀念之情不禁油然而生。父亲生于1927年4月20日,因患咽喉癌于2008年正月初八下午六时病逝,享年八十二岁。如今父亲离开我们已有三年多了,但父亲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父亲历经苍桑,风雨坎坷的人生经历仍时时在我眼前浮现。

父亲共有兄弟三人,一个姐姐早年出嫁,老大成家后单过。爷爷奶奶小叔就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爷、奶在世时的衣食住行全仗父亲一人承担,去世时也是父亲一手操持。那时,小叔只有十几岁,抚养小叔的任务就责无旁贷地落在父亲肩上。尽管当时母亲多病,家里很穷,父母亲还是坚持给叔叔读书。不是母亲拿出陪嫁的金器给叔叔交学费,就是父亲给人挑货替叔叔凑伙食钱。在父母的努力下,叔叔才顺利完成学业并参加了工作。至今叔叔还经常对他的孩子们说:“没有二哥、二嫂就没我的今天。”

父亲共养了六个孩子(四男二女)其中一女孩生病夭折。为了养活一家人,父亲经常给人到安庆挑货(每斤1毛钱),往返一百二十里,来回挑货二百斤!长此以往,沉重的担子压得父亲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有时摸黑用船到五里路以外的窑场、新仓给人装砖、运老糠,为了多挣钱养家糊口,经常一人划两只船(船后再拖一只)。上船担担挑,下船件件搬,翻圩埂下船仓,过村庄穿巷道,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为了生活,一有时间父亲就到处开荒种菜,如今我们家的几块大菜园都是父亲当年一锄锄开垦的,就连我们生产队在南湖的一片水田,也浸透着父亲当年的大量汗水。

父亲个子不高,力气不大,为养家糊口,他还是和佘村人一起扛大包,拉板车,到处搞搬运,挣苦力钱。就连到东流远差拉货父亲也都参加。那时张溪不通汽车,本地的山芋角等酿酒原料,东流的酒、柴油等货物两头都全靠人力板车运,加之张溪河的阻隔,其劳动强度可想而知。每次拉货到东流,带货到张溪,别人总是很早就回家,而父亲往往在我们微薄力气的帮助下,直到天都黑尽了才收工。尽管如此,第二次到东流运货他还是带着我们参加。

父亲子女虽多但个个都很疼爱。虽然家里很穷,还坚持给我们每个人都读书。记得六十年代父亲在窑场当会计期间,经常利用到东流出差购煤的机会,在和平旅馆为在东流中学读书的我加餐,那时我是多么希望父亲多来几趟东流啊!在那物资极度匮乏、饿肚子的年代,为了给孩子们增加点营养,他利用生产队粮食管理员之便,偶尔带我们兄弟几个到食堂粮食保管室睡觉,趁夜深人静时,用罐头铁瓶在火桶里煮饭给我们吃,那生不生,熟不熟的咸饭,我们吃得可香了,至今还记忆犹新。有时父亲从河里拣回一条鱼或窑场分得一点肉,总是拎回家来给我们打牙祭,他用自磨的面粉做成刀削面,将肉剁馅做肉包子。父亲的厨艺确实不错,他做的鱼煮刀削面和肉包子特别香,特别好吃。他做的咸菜荞麦粑我们也喜欢吃。不过这样的机会总是不多,而且吃的时候大人们还要关上大门,不让我们出声,静悄悄地吃,生怕外人知道。

天热了,孩子们没拖鞋,父亲就从隔壁的木器社里寻来一片片板块,或刀削、或锯解,做出一双双大小不一的木板拖鞋,走起路来“啪啪”作响,我们可爱穿了。

家里没玩具,父亲就用旧铁皮、木块给我们做小汽车,当我们用绳子牵着土汽车在街上滚动时,邻居的孩子羡慕极了。春节时,为了使孩子们高兴,父亲用麻袋和篾骨给我们扎狮子灯,当我们兄弟几个提着灯笼、花篮,舞着狮子灯给邻居、亲戚拜年时,大人们一个个都乐得合不拢嘴。

父亲小时读过几年私塾,在那时可算得上是个有文化的人,由于聪明好学刻苦钻研,他能写会算。钢笔字,毛笔大、小楷字都写得相当漂亮,什么斤求两、两求斤、小九归,拨拉算盘的指法特别灵活,算起账来右手执笔、左手拨打算盘,算盘珠子的响声如高山流水清脆悦耳、潺潺流淌,是远近闻名的算盘高手。正因为如此,父亲先后被生产大队、窑厂、生产小队聘为会计、保管员。他做事特别谨小慎微认真仔细,他经手的账目一清二楚,不差,整理的账据干净整洁,简直就是一本本刚印刷出版的图书,非常漂亮。经常受到同行和领导的赞赏。

父亲兴趣广泛,多才多艺,无师自通,他做什么像什么。父亲没学过砖匠,家里的猪栏、厕所,甚至屋内隔间、屋面翻漏都是父亲一人抽时间不紧不慢地边琢磨边施工。他砌的墙、粉的壁、翻整的屋面,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是砖匠师傅做的呢。父亲心灵手巧,他不知什么时候还学会了凿磨,做罾网,大鱼罾小鱼罾什么都会,一到汛期来临,许多我都喜欢到我家请他做罾捞鱼。

父亲最喜欢扎灯。一到春节,他就用竹篾彩纸扎了许多花篮悬挂在家中,有圆形的、六角形的和八角形的,每个花篮里面还扎有盛开的鲜花和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外围的彩纸上还用不同颜色画了许多花草图案,里面点上蜡烛,漂亮极了。尤其是利用烛焰上升的浮力、空气流通冲击的原理做成的悬在灯内惟妙惟肖的历史人物图像不停转动的走马灯,更是吸引着不少人驻足观看,留连忘返。父亲扎的形如多层宝塔,四周缠有金龙,内有金童玉女的大型龙香,美伦美奂,古色古香,在张溪堪称一绝,足可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正因为父亲有这般好手艺,一到春节父亲忙得不可开交,十里八乡前来请他扎彩船、龙灯、花灯、狮子灯的人络绎不绝,父亲做了东家做西家,东奔西走,应接不暇,忙得没日没夜的,这时如果说父亲是一个民间艺人,一点也不过份。

以后父亲又学会了扎花圈,那一个个布满五彩鲜花和金光闪闪的花蝴蝶的花圈使父亲的花圈手艺更是闻名乡里。父亲一般都是现要现做,他认为提前做好的,到时不新鲜,所以一旦别人买花圈时,父亲都是通宵达旦,连我们兄弟几个都跟着帮忙。当然关键部位还是父亲亲自动手把关,别人做他不放心,怕顾客不满意。

父亲特别喜欢唱黄梅戏。年轻时曾与张溪黄梅戏爱好者组织了个“张高村业余黄梅戏剧团”,当时经费缺乏,父亲就将结婚时的绸缎被面拿到剧团里做龙袍。他在剧团因唱包拯出名,以至于以后张溪人直接叫他做“老包”。记得有一次剧团演《二龙山》的戏,该他出场了,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一班人早就站在台前,他匆忙出场时忘记挂胡子,台上台下一片哄笑,可父亲急中生智,不慌不忙地说:“张龙,快去府上把老夫的胡须取来。”掩饰得天衣无缝,挽剧情于既乱,掩自失免尴尬,舞台救场机智令观众和同台钦佩。父亲为了把包拯的高大形象活灵活现地展现在广大观众面前,他穿的古装戏鞋要比别人高得多,化装时他还在自己的肩头垫上厚厚的衣物,借以掩饰自己个子矮和肩膀瘦削的不足。为了唱好每一台戏,父亲总是先将每个剧本中的台词和唱腔,工工正正地抄写在厚厚的笔记本上,一有空就拿出来念唱,因此父亲每次饰演的角色都很生动,给张溪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做到带孩子和唱戏两不误,父亲还经常将我抱到后台的大衣箱里睡觉,结束时再将我抱回家。

改革开放时,父亲年龄大了,从事体力劳动有困难,于是就以母亲的名义申办了个工商营业执照,在家做起了小生意。父亲的经营理念独到,富有个性,专卖别人不卖的商品。所以在张溪,人们买不到的货,到父亲店里都可以买得到。因为他每次都把人们要买的货物记在小本子上,进货时专进这些商品。所以父亲商店的生意特别红火,一度成为张溪的稀有商品专卖店。

父亲性格好,始终不愠不火、不急不躁,说话幽默,好开玩笑。我从来没见他发过脾气,也从来没见他与人争吵。记得有一次,父亲一边煮饭一边扎花圈,结果将饭烧糊了。母亲回来责备他,他却笑嘻嘻地说:“栗炭打脚,红糖装心,雪花盖顶,既好看又好吃,我还舍不得给你们吃呢。”惹得母亲的气也消了。

父亲青年时被人莫名其妙地在国民党“三青团”里报了个名,他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文革”时被造反派从敌伪档案中查出来,上纲上线残遭批斗,连我们子女也被剥夺加入“红卫兵”、推荐上大学的权利。还有一次是在清明祭祖时,父亲不慎将山烧着一片,虽主动自首,还是被政府关了几天。这两件事对父亲的精神打击是残痛的,但他表面上总是若无其事的样子,良好的心态、温驯的性格使父亲顺利地度过了一次次劫难,最终活到八十多岁,成为已故家族中寿命最长的一个老人

从爷爷开始我们家就保存着一套佘氏宗谱,父亲对宗谱情有独钟,不仅经常翻看,了解宗族历史,而且每年的六月六都要定期拿到太阳底下翻晒,防止虫蚀。文化大革命期间,造反派把家谱当成封资修的产物,到处搜缴。父亲闻讯急中生智将家谱藏在烟囱里让造反派在我们家扑了个空,使我们佘氏宗谱逃过一劫。在那动乱的年代,为保家谱父亲费尽心机,不是把家谱藏在草堆中,就是放在稻谷里。父亲的努力终于使一套完整的家谱保存完好,流传至今,这也是我们张溪金桥佘氏如今尚存的唯一的一套宗谱如果没有父亲当年的苦心保护,我们今天第五次续谱也就将无从谈起。

父亲的人生是绚丽多彩的,父亲的一生是有所作为的,他是我们家族的骄傲。浑身散发着智慧之光的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那勤俭持家、耐苦勤劳的意志,他那好学勤思、刻苦钻研的精神,他那处事低调、谦和风趣的作风,他那心地善良、待人忠厚的品格,已深深地熔铸在我们心中,让我们终生品味,永久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