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写 于 “1.18” 前 夕 的 话-----------------------余成龙  

2014-01-17 16:45:35|  分类: 编辑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18日,就是我们这班人口中常常简称的“1.18”。
        1969年的这一天,我们乘上东方红6号大轮,离开上海。从此,这一天,就成了我们记忆中一个不寻常的日子。似乎这天,就成了我们的学生和知青身份、上海和安徽户籍的分水岭。其实,这是一个天大的错误,这个分水岭,应该是以户口迁出的那天为准。我们这批人,大多算工龄都是从69.1.18填写,但也有少数是从12月的某天底迁出日填写,这一来,退休工龄就多一年。呵呵,这是钱的代价啊。
      
         2009年的1月18日,400多号的上海东至知青在鑫鑫大酒店举行了大聚会,从此,东至知青的联谊工作拉开了帷幕。不过,确实也是到时候了,这批人已都陆续进入60岁,后知青时代的生活如何度过?已明了无疑地放在了我们面前。如果说,以前我们曾失去了什么的话,那么今天,我们因该尽量补些回来。我们未曾陶醉过美丽的晨曦,那就去多体验一下晚霞斑斓吧。知青联谊,如火如荼,我想,这可能就是其中的道理之一。

          明天的“1.18”,距1969年已是45年了,距2009年的大聚会也已有5年了。
          前些天,我收到一封这样的短信邀请——12月27日,我们化肥厂的同事们在《知青东流》年会上相聚时决定,1月18日湘菜馆再聚。1.18对我们来说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日子。45年前的1.18,年少懵懂的我们来到东至农村,开始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难忘的青葱岁月,凝聚起如今难以割舍的知青情结和友谊,才有了如今每一次相聚的快乐和喜悦。
         我当然要去。
         
         湘菜馆与我们结缘5年,是我们的聚会场所,她之所以有着如此常的生命力,是因为方便自在,温馨如家。昨天,特地到饭店打了招呼,备些上好的羊肉。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它是我们的首聚之地。记得以前看到这样一段外国小说章节:二战中的某次血腥战役后,一群劫后余生的老兵,汇聚在某一个空广之地,那种在血与火中结成的友谊,使他们欲散不能,故约定,每二年到此一聚。

     《东至知青》去年是快速成长的一年,因为有着太多的精彩需要珍藏,太美的情感需要交流,太多的温暖需要守望。《知青树》博文,算得上一个很好的佐证。其点击量390,帖文63,创两博之记录。在开始启动《难忘》杂志的文章陆续上博时,我有意选择了这篇文章作为“首发”,我相信她会给我们带来一种冲击力。但引起如此数量的点击和跟帖,多少有些始料未及。

        作者汪国彪如是说:我的一篇拙文《知青树》,得到了大哥大姐们太多的掌声和鲜花。是文笔太好吗?我说不是,只不过我将少年时代和知青姐姐相处的感受和美好回忆起来了,相同的境遇和经历引起了大哥大姐们的共鸣而已,大家想起了那个时代,想起了曾经的故乡美好的一面。确实如此,在这篇文章里,引起众人共鸣的情感,绝对比文采更动人。我们从这篇文章里,或多或少地都能找到当年我们与老乡们相处的影子。

         下面的章句,都是从跟帖中“原汁原味”的汇总而来——
        一篇深切感人的文章。知青树凝结了故乡的父老乡亲与知青的情浓于血的朴素真挚的感情,这份情,金钱买不来,光阴带不走,岁月割不断,这份情让我们魂牵梦绕,这份情将伴随我们到永远。
         知青树这篇文章,非常优美。大树虽默默无语,但见证了在它眼下曾有过的那段美好的人间真情。
         其实,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常说的难忘,其实,就是难忘我们在这块土地上曾经历过的许许国彪兄弟:你的文章让我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我也是张溪知青,尽管我们不曾相识,但我们的情感是相通的。张溪的土地曾经养育过我们,在那片土地上我也有过一位如同你母亲那样的老妈妈让我终身难以忘怀。
       《知青树》写的很细腻,文笔很感人。国彪和母亲心系知青几十年的故事,我们读了很感动,我们知青也思念着那片注满深情的土地。多么感人的乡情,当年乡亲们对知青的关怀,我们会永远铭记在心里,同时也是我们永远对第二故乡的牵挂和眷恋.
        那情同母子的情谊令人动容,清新的文字像这秋日的爽风读来透心的舒畅。
        知青树见证了故乡人民对我们知青的关爱,知青树象征着我们知青与故乡的情谊,知青树将延续我们的感情!我相信在东至有千百棵知青树在茁壮成长,我们忘不了淳朴的乡亲曾给予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

        故事中的“小王姐姐”,汪国彪这次来沪,因为已搬家,未曾见到。事后,严宝善特地到她的单位去打听,得知其儿子地址;再转由虞国平同其儿子联系,得知“小王姐姐”(王根娣)的手机,转告了汪国彪,使他们再次联系上。
        前两天,我按他们提供的地址,到邮局寄出了《难忘》杂志,我觉得,这般杂志,对于“小王姐姐意义非同寻常,而且,收到时,可能正值45周年的“1.18”。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