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泰 安 里” 抒 怀----------------------------------鲁惠玲  

2014-01-20 23:22:17|  分类: 《难忘》2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如在旅途,步履匆匆,常常是只知前行,顾不上回看。有时被某些特定事件所羁绊,迫使自已不得不停顿下来,环顾左右,前瞻后望,不由得会凭生出许多的记忆和浮想,令人感慨不已 。

“泰 安 里” 抒 怀----------------------------------鲁惠玲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泰安里”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在那里它给我留下太多太多的记忆,我忘不了童年的幸福,忘不了少年的快乐,我也忘不了43年前挥泪告别父母,告别熟悉的“泰安里”时的辛酸和返城回家亲人重新团聚的幸福。
         69号二楼的前后楼,虽不很宽敞,但充满着无限的温馨和欢乐,父母、兄长及众多的姊妹曾愉快的生活在一起。而今,由于动迁的原因,以往的一切已不复存在。如今的泰安里,完全已是一副风烛残年、美人迟暮的模样,人去楼空、残垣断壁,使人心中顿生无限的感慨。“物是人非”我怎能不生发出无尽的留恋和感慨。
        “泰安里”靠着天潼路,南临苏州河,穿越河南路那里都是上海著名的建筑,——河滨大楼、邮政大厅、新亚大酒店,一直蜿蜒到上海大厦,外白渡桥----哦,我曾在那里散步乘凉,我曾坐在河边的树阴下读书和背着刚学的英文单词,那里,曾经是我儿时最爱去的天地,那里曾留下我童年幸福快乐的身影。
        在宽敞幽深的泰安里,一排排洁净素雅的石库门建筑更是把这弄堂点缀的格外庄重而又亲切, 
        记得读小学时,我们没有现在的孩子那么多的学业负担和功课压力,上午在校读书,下午到学习小组做作业、背课文,默生字,作业完了就在弄堂里玩耍,男孩子们玩得大多是一些较为粗狂的游戏:如打弹子、钉橄榄核、刮香烟牌子、滚铁环、扯响铃……;而我们女孩子玩的则大多数是一些较为细腻文雅的游戏:捉迷藏、丢沙包、踢毽子、造房子、跳绷绷、老鹰捉小鸡等等。弄堂的游戏总是那么的层出不穷,弄堂的童谣同样是那样的经典动听:
        “落雨~喽,打烊~喽,小八腊子~开会喽”。
        “本来要打千千万万记,现在辰光来勿及,马马虎虎打十记,一、二、三”。
        “一歇笑,一歇哭,两只眼睛开大炮”。
        “金锁银锁,呱啦啦啦一锁”……
         这些形象生动的童谣,都是我们孩提时代耳熟能详的儿歌。
        在我们女孩子的书包里,总能拎出由五颜六色的橡皮筋结成的一根长长的皮筋来, “小皮球,小小来,麻栗子开花二十一,廿五、六,廿五、七,廿八廿九三十一”.“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儿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轻盈的身影变换着无穷的花样,像美丽的蝴蝶在乐谱上飞舞。呵,一想起这些,我的思绪仿佛回到了童年的弄堂,就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串在记忆的木棍上,让人回味无尽。

“泰 安 里” 抒 怀----------------------------------鲁惠玲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自小我喜爱打乒乓球,经常在自家的弄堂里与同学用一块洗衣板当乒乓台子,三五成群地: “乒乒乓乓”打起来。那时的山西北路还是个露天菜场,我家的弄堂直通山西北路,下午菜场的摊位就成了我们打乒乓的好场所。放上两块砖头,架上一根细竹竿,就成了一个很不错的乒乓台了。小伙伴们你来我往的吊球、抽球、进攻、防守。尽管,人挤在两个摊位中间不能动弹,只能僵着身体去左接右挡、前俯后仰;尽管,小竹竿会被猛烈的攻球抽落,但对于六十年代小学生而言,能在这样的乒乓台上打球,已觉得相当过瘾了。
        炎炎夏夜的弄堂生活,更有着独特的市井味道。那时的居住环境并不太宽敞,常常是三代同堂,吃喝拉撒睡共一室,房距又近,通风不好,那时候没有煤气,家家户户都生煤球炉,屋里自然闷热难耐,于是一到傍晚,家家户户都到弄堂里纳凉,底楼的人家纷纷在门外放个小饭桌吃晚饭,饭菜的香味飘散弥漫在整条弄堂里,石库门的生活就这样延伸到了弄堂里,浓浓的弄堂生活情韵,构成了一道道独特的风景。
        每天下午三点过后,我们一家子就开始忙碌起来。一趟趟到楼下拎水、烧水、一个个轮流着洗澡、洗衣,并用水把自家门口浇湿散热,忙得不亦乐乎。晚饭后大人们手里拿着蒲扇在弄堂里吹着穿堂风,这里一堆那里一伙,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闲话拉家常,孩子们则在奔逐嬉闹、看小人书,或坐在凳子上看蚂蚁觅食,看大人下棋、打牌,追逐低飞的蜻蜓……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夏日的弄堂生活就是这样悠闲、温馨、快乐……哦,好一幅温馨沁人的弄堂纳凉图。那富有韵味的场景,将邻里之间的距离也生生地缩短了。

“泰 安 里” 抒 怀----------------------------------鲁惠玲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我们女孩子大都喜欢听故事,听得最多的自然是鬼故事:什么绿色的尸体、血红舌头的吊死鬼、青面獠牙的僵尸,还有在厕所池下面无端伸出的红手绿手问你草纸要伐等等,讲得人是绘声绘色,听得人则痴迷且又恐惧。只觉得后背飕飕发凉,好象那黑幽幽的阴影处和自己的身后,都隐藏着妖精鬼怪。我们小凳子不停地往里挪,原本大大的圈子越缩越小,最后挪不动了,大伙已都前倾着身子头全碰在一块了。夜深了,人群渐稀,语音渐静,弄堂里已没了晚饭后的喧闹, 该回家睡觉了,大伙儿仍心有余悸地沉浸在紧张与恐怖中,个个都争先恐后地往中间钻,谁也不敢落在最后。
         浙江路桥是我们纳凉玩耍的好去处,在桥上看着苏州河里来往的小拖轮,机帆船,鸣着汽喇叭,喘着粗气,拖着一串串驳船从桥下经过;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每当晚饭后,许多男孩都喜欢到苏州河游泳消暑,站在桥上的人们一边享受着河面上吹来的阵阵凉风,一面观赏着在水里打闹、嬉戏、游泳的孩儿们。当满载西瓜的驳船经过时,一些大胆机灵的男孩,总会悄悄地一个猛子扎到水里,到驳船边冒出来,快速将西瓜拨拉到水里并往后一推,又一个猛子扎到水里,一会儿一个小脑袋瓜子不偏不倚地在西瓜旁冒了出来,满脸得意地推着“战利品”游走了,看的我们都眼馋,同时也暗暗钦佩男孩们的机灵和高超的泳技。尽管船工手里都拿着长竹竿,但也只是象征性地赶一下。一些年龄稍大的男孩,爬到高高的铁桥顶上,一个漂亮优美的飞身鱼跃窜入水中,一下没了踪影。正当我们紧张焦急时,却又在很远地方冒了出来,不停地抹去脸上的水。玩水者那高超的泳技让大家惊叹不已,同时也令人为他们捏把汗,这样的跳水实在太惊险、太危险了……
        弄堂的一年四季,从早到晚,各色各样的小商小贩、手艺人川流不息,吆喝之声不绝于耳。南腔北调的吆喝声组成了别具一格的“弄堂交响乐”。  
        买香烟的小贩等凑热闹的小朋友围拢来,马上俏皮地唱起:“小弟弟、 小妹妹跑开点,敲碎玻璃么老价钿,要买香烟么前门牌,要看滑稽么大世界。”
        买糖粥的小贩手敲竹筒:“笃笃笃,买糖粥,三斤胡桃四斤壳,吃侬肉,还侬壳,张家老伯伯勒拉伐,问侬讨只小花狗,旺旺旺”……
       还有卖檀香橄榄、卖白果、卖棒冰、做棉花糖、补碗的、修伞的、磨刀的、剃头的、西洋镜挑子等等,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爆炒米花喽——一声高亢洪亮叫声,引得孩子们纷纷将家里的米拿出来,小小的一罐米在轰隆一声巨响声中,变成了一篮子白花花的爆米花,看着这白花花的爆米花,我的心儿也乐开了花,拎着篮子边走边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
        在夜晚,还能听到一种叫卖声:“桂花赤豆汤~~,白糖莲心粥~~” ,那声音深沉、绵远、悠长,在空旷的夜空里回荡,最后消失在弄堂的尽头。那情、那景、那声音,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里。
         位于福建路口的天潼路有一座虽不起眼却又闻名上海滩的玉茗楼书场,专门上演各派苏州评话与弹词。 那个年代喜欢听说书的人很多,有各个阶层、各式人物、各种年龄,听说书是老上海独特的文化景观。每天下午赵家的爷叔、王家的阿婆、亭子间的李阿伯,捧着一壶茶去听书,他们津津有味地边品茶,边欣赏着评话弹词。
        那小三弦和琵琶奏出“登格里格登”的妙韵,袅袅的吴侬软语吟唱的是萦绕在江南水乡的梦,构筑了许多上海人记忆中抹不掉的音律。小时候出于好奇,我也去过那儿。记忆中那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老书场,有几根红漆雕花的木柱,几盏闪着幽幽灯光的精巧宫灯,绘着淡雅水墨画的四壁,蒙着粉藕色锦缎的书台和木椅,台下十几排深棕色的藤椅,头上是带着吊灯的吊扇。说书先生衣着长衫,手摇扇子,绘声绘色地唱着,还不时模仿着各色人等的说话模样,惟妙惟肖。只见几位听得入迷的白发老太面带微笑,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跟着吟唱,场子里不时传来叫好声和鼓掌声……,因老闸桥重建及福建北路拓宽,百年书场玉茗楼就此搬迁了。
“泰 安 里” 抒 怀----------------------------------鲁惠玲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光阴如梭,在弄堂的生活和游戏中渐渐地长大的我,在小学的最后一个假期里,我暗暗地告谏自己:跨进了中学的校门,已经是一个青少年了,不能再象以前那样贪玩了,一定要潜心学习,取得最优异的成绩。进入初中后我静下心来,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这时我才感受到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是那么的幸福和快乐。可是万万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运动彻底粉碎了我美好的梦想。69年初,我告别了泰安里,带着亲人的嘱托,奔赴了农村的广阔天地,到东至去插队落户。面对农村的环境,虽开始有些新鲜好奇,但总免不了要落入对家乡的思念之中——思念父母,思念姐妹,也思念魂牵梦扰的“泰安里”。每次回沪探亲,一走进弄堂的大门,旧时的温馨扑面而来,就象立时被拥进母亲的怀抱。

“泰 安 里” 抒 怀----------------------------------鲁惠玲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哦,记忆的大门,一经打开,那美好的画面如同波浪层层叠叠扑面而来:市井风情的弄堂、溜光润滑的“弹格路”、清凉的穿堂风、叮叮当当的有轨电车、桂花赤豆汤的叫卖声、海关的钟声、黄浦江的汽笛声、苏州河喘着粗气的驳船拖轮……,所有的这些。犹如幽香的丹桂,被珍藏在我的心灵深处里,随着年岁的增长愈加芳香四溢,回味悠长。那感觉,使人如沐春风,如沁夏雨,美妙无比。而这一切的一切,均源自于“泰安里”,源自于天潼路,均源自于这块即将要成为高档商务区的“苏河湾”的土地上。
        时代的变迁,虽将永远失去“泰安里”,但童年那美好的记忆,必将会久远的留存于心中。
        再见了泰安里。
        再见了苏州河。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