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孩子,跟着我们吃苦了...................................周小甬  

2014-12-01 14:53:58|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写在理事会建立东至知青二代联谊平台之时,祝这个平台顺利建成,让知青的友谊传承下去)

        女儿是独生子女,本应该是非常幸福的一代,但是由于我们是知青,他们就成了知青二代。我们的工作在外地,孩子也和我们一样,从小就要经受生活的磨练。
        因为提前用完了产假,孩子一满月我就赶回东至上班了。她是11月生的,后面就是个寒冷的冬天。上夜班就把她带到话务室,和我一起上夜班,寒冬腊月也带着。一到晚上8点半,我就把女儿层层地包裹起来,只露出两只眼睛,用小车推着出了门,一路上,寒风凛冽,我不时地用手把盖在孩子身上的小被子捂严实了。

孩子,跟着我们吃苦了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想想那时挺艰苦的,县城连自来水都没有,大冷天的,要到河里洗尿布。我端着脸盆来的河边,腊月的风刮起来象小刀子一样割人,河里的水温低得使手指感到刺骨,疼得有点钻心,有点麻木。
        要给孩子起名字了,在上海的时候,我爸就把她的名字的第一个字起好了,上海的“海”字,我们的任务就是起第二个字。这一天,单位通知我要给孩子报户口,因为我们前面没做好思想准备,所以有点仓促。上班前,我对老邬说,你想一个字,我想一个字,看看哪个字比较好,就用哪个。我边上班边想,想着能和海连在一起,还是“燕”字比较合适。中午回家,他摊开握着的手,嘿,真的神了,他手心里居然也工工整整写了个“燕”字。天哪,中国字何止千千万万,我们俩怎么会想到同一个字,真的不可思议,心有灵犀啊,还有什么话说呢,我们女儿的名字就是它了,海燕,一个响亮的名字。 
        孩子从小乖巧,说话很早,叔叔、阿姨地叫着,还不认生,单位同事一见到她都喜形于色,大家抢着抱。
        因为我自己胆子比较小,我就想让她的胆子锻炼得大一点,从小就让她自己单独到商店买东西,小学就让她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还培养她的独立性,上初中一年纪的时候,早自习自己用闹钟,晚上回家也不去接,我家住四楼,楼梯上没有路灯,她一个人回来,一边上楼一边喊着“妈妈,妈妈”。有同事逗她:“海燕,你叫妈妈干嘛?你妈也不理你”。“我又不要妈妈来接我,我喊妈妈,是给自己壮胆的”,她认真地回答。
        她最喜欢的事就是回上海,记得那年她只有三岁,跟我回上海,一到大轮码头,让她看着行李,我去买船票,懂事的她,跨坐在两个旅行包上:“妈妈,你去吧,我会看好行李的”。
        回东至的时候,我是大包小包的,腾不出手抱她,让她自己走。下了轮渡我就买了一根棒冰给她,她边吃边走。到大渡口汽车站很有一段路,“妈妈,我累了”,她停下了脚步,我想了想,又买了一根棒冰给她,又接着走。走着走着又听见她稚嫩的声音:“妈妈,我实在走不动了”,我也想不出其他好的办法,只好又买了一根。就这样,用四根棒冰做代价,我们娘儿俩终于走到汽车站。
        由于我们的探亲假少,不能每年回上海,可是女儿每学期放假都想回去,因此一到放假,就千方百计找人找人带她回去。大多都由同学、同事帮忙,不论认识或不认识,她都跟人家走,而且特别听话,不给人添麻烦。
        有一次,她爸的厂长出差去上海,我们就托他把孩子从上海带回来。一路上,她和厂长有说有笑的,旅途非常愉快。后来厂长对我说,你这个女儿小嘴巴可是不得了,她说:“我怎么称呼你呢?叫你爷爷吧,你似乎还没这么老,叫你叔叔吧,你又胡子拉碴的,我还是跟我爸一样,叫你厂长吧。”说着就要去拔厂长的胡子。听完厂长的陈述,我都笑翻了,因为那时她还很小。
        有时不凑巧,找不着合适的人,就找社会车辆,打听到有单位的车去上海送货,就把她带上,然后通知家人去下货的地方接。一般货车在凌晨3、4点钟就可以到上海了,一到上海,司机就会打电话通知家里人。货下完了,司机就跟她说:“小妹妹,我们走了,你在这里等吧。”就把她留在了传达室。后来,孩子她小叔跟我说,你们还真舍得,每次去接她的时候,看着她小小的人,背着一个书包,抱着一个小包裹,望着大门外,左顾右盼的样子,真让人很心疼。

        这里,我还想说说女儿杀鸡的故事:那年女儿才十岁,那天早上,老邬买回一只鸡,足足有三斤多重,是那种白色的很温顺的,走路很慢的那种鸡。我想,等我回家以后再杀鸡、褪毛时间来不及。于是,我和女儿说你找个叔叔,帮你把鸡杀了,然后,你把鸡放在脸盆里,浇上开水,把鸡毛褪干净了,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下班回到家,就看见一只白白的光鸡安安静静地趟在脸盆里,我看了看,鸡毛褪得还挺干净。我一边麻利地处理着,一边问她:“是哪个叔叔帮你杀的鸡啊?”女儿兴奋地告诉我:“没找到人,我就自己杀了。”我不由地停下手里的活,听她往下说:“我把鸡脖子上的毛拔一些下来,然后用刀有力割它的喉咙,可是刀不快了,血流得很少,我只好用剪刀剪,终于把它杀死了。你看,我让鸡血流在了碗里。”我蹲了下来,用湿漉漉的手捧着她的脸,仔细看着她,我自己都不会杀鸡,她,十岁的小小女孩,3、4斤重的大鸡,刀、剪刀。眼角湿润了,我也说不清自己那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人们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只能说知青的孩子早懂事。  就这样,日月穿梭,年复一年,幼儿园,实验小学,东至二中,小海燕慢慢地长大了。
        有政策一个孩子可以回上海了,我们在了解情况,我们在准备材料,我们在办理迁移户口,孩子表面上没有什么,实际上她是非常关心的。当知道户口从东至迁出的时候,她问我:“妈妈,我是上海人了吗?”我说:“还不是,要把户口迁入上海后,才是真正的上海人”。当手续全部办好了,只听她长长出了一口气:“我终于是上海人了”。


孩子,跟着我们吃苦了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回了上海,跟爷爷奶奶、小叔一家在一起。爸爸妈妈不在身边的那些日子,孩子显然懂事多了,不再任性,遇事也会用脑子考虑了,读书学习没人监督,全靠她自己。
        有一次她告诉我,她看见婶婶家有个金鱼缸,她非常想要,她趁着婶婶高兴的时候提出来了,婶婶就给她了。我听完后五味杂陈,为女儿的懂事感到欣慰,又为她有“寄人篱下”的感觉而心酸,尽管叔叔婶婶待她很好,可是不在爸爸妈妈身边,就是不一样,要看人家的“脸色”行事。
        回忆过去,我以为自己经历了许多坎坷,现在想来,女儿和我一样,甚至比我还小就经受了生活的历练,知青生活整整影响了两代人啊!

        女儿回上海了,高中, 大学,参加工作,并且非常出色,靠着自己,真正在上海站稳了脚跟。女儿真的长大了,海燕,飞吧,飞得高些,再高些吧。
        知青二代的境遇有所不同,有的已经发展很好了,有的还是有很多困难。因为我们的原因,使他们的人生和其他的独生子女不一样,要艰苦一些,但是,正因为这样,也使得他们的性格里揉入了坚强,独立。他们现在还年轻,希望他们靠自己的努力,创造美好的未来,祝他们健康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76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