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在妻子“搞笑”中过来的日子----------------晓 镜  

2014-12-19 20:01:27|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妻子一起生活已四十年了。她对我的称呼从“王老师”到“爸爸”,再到如今的“老头子”,好像有点搞笑,但也确实有点让人回味。日子似乎就是在这不经意的改变中慢慢地过到了今天。

婚前,她随着学生称呼我“王老师”,众人当然不会理会有何不妥。婚后几年,她一直未改口,人前人后仍是老称呼。如此一来,学校的同事们就有点疑惑了,又见她那时的面相和说话的口气有点“嫩稚”,不禁然有人要问起“他们以前是师生?”熟悉的朋友们更会兴风作浪,得空相聚时,兴致一来,常乘我离开的间隙,当着她的面拿腔拿调喊一声“王老师......”,装作想起什么要赶快说的样子。她初时不知就里,接着朋友声音跟着喊,直到大家一边坏笑一边摇手“没事,没事,喊着玩玩”,方知是计,很是上过几次当。

    女儿开口说话后,“爸爸”两个字喊得特别脆,嗲声嗲气的,和当时工作所在地的孩子发音明显不同,人们觉得很新奇!搞笑的是,不知何时起,妻跟着小女改口称我“爸爸”。开始可能觉得好玩,后来越喊越顺口,很自然就成了她对我的正式称呼。时间一久,免不了在亲友面前露馅,引来戏笑。有一年春节和父母相聚,人一多,气氛一热闹,她贤惠媳妇的样子就出来了,抢着料理诸事,可惜父母摆放东西的习惯她一时摸不着边际,环境又不熟悉,着急之时几次高喊“爸爸”。老父虽觉媳妇呼唤的声调语气有点怪怪的,但难得合家团聚在一起,不愿拂了她忙来忙去的好心情,忙不迭地应声而起,直问“怎么了,怎么了......”第一次她红了脸,大家抿口不语,挤挤眼也就算了。两次、三次、见她一忙就忘了神的样子,弟妹们哄笑声开始憋不住了,笑声一出,一时还真停也停不了。这出戏,在后来几年的合家团聚时,每每被弟妹们有意无意地提起,说说笑笑,几乎成了那时家里的保留节目。倒是小弟好像从其中品得了点真谛,年长成家后,对其嫂以姐相称,持礼有方,尤为敬重,几次在母亲面前感叹“大哥真开心,家里的什么事好像都不用多烦神!”

小弟的感叹当然有几分道理,和妻相识完婚后,很快有了“分工”上的默契:对外有事要去办,她一般不会出面,也不会拿出所谓决定性的意见;家里买、汏、烧等大小事她一权在握,踌躇满志,一副非她莫属的神态。不过小弟可能也有所不知,这种看似自然形成的默契,前者是基于他嫂嫂婚前对我在外办事的能力已形成了较高的信任度,后者嘛,可以说是他嫂子对门内的事“举轻如重”,一本正经的样子常让我忍俊不禁,有力无处使,出了力也不讨好,似真似假不得不妥协的结果。

前几年的一天,友人来坐,闲聊中看到妻子大大方方、神定气闲地对着我一口一个“爸爸”。忽然装模做样地叹了一口气:“……,有些人家的夫妻间会搞笑女人把男人地位抬得那么高,还一本正经地象真的一样。别人云里雾里的,半晌才会缓过神来。”说完,不容我接口,故作有所思地看着我的妻子......。我心中忽有省悟,两人一对眼神,不觉同时拊膺大笑。

其实友人也知道,我在妻子眼中的“地位”虽然不低,但很多事还是需要小心应付,不能和她较真的。

有一次,妻刚点上灶火,有电话找她,我很自然地接手准备烧只菜。未及油热,就见她捂着话筒冲了回来,见机择时地指点“放盐.....,加水哦.....,糖少点呀......”,弄得对方“恶狠狠”地嚷道“还有酱油......”!这一次倒是她自己先笑了起来。我婚后几乎没烧过菜,这是实情,但过错不能强加在我身上。

    多年前的一个星期天,我好心好意地刚刚将一面盆衣服用洗衣机洗好晾出,她买菜回来了。我满面笑容、当然也带点炫耀地迎上去告诉她“衣服洗好了”。始料未及的是她马上奔到阳台,取下一件白衬衣,边看边问“袖口、领口用手搓过吗?擦过肥皂吗?”我一时间不知如何对答,嗫嚅之时,又见她靠近几件外衣嗅个不停。我预料此时的下文可能又是“外衣过了几次水”,意识到不可再容她发问,马上接口道:“四次!”边说边装鬼弄神地笑了起来,她一愣神,将信将疑,我乘机脱身而去。

    冬日的一个星期天她要多睡会儿。我特意早起,点火烧水。刚“啪”地把煤气灶打开,就见她一探头,马上来了一句:“火小点!”“好”我爽气地应道,顺手拧小了灶火。没有想到的是她一个探身、一副跃跃欲起的样子,有点气急地喊了一句:“哎哎...太小了!”我顺手又是往回一拧,回头问道:“行了吧?”她早已缩回被窝,很放心地答道:“行了!”我对妻子抓“家务管理”的精力一直很是佩服,但不相信她的能力已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疑疑惑惑之间,仔细看了看灶火,火头也就是我“啪”地一声点燃时的大小,不由得哈哈哈仰天不止,半天才缓过气来。

     妻子在家里闹点笑话的时候很多,好在我和女儿习惯成自然,一般也就挤挤眼,相对一笑,并不指望改变她什么只是那年她退休,我和女儿专为她在福州路老正兴菜馆请了一次客。几位旧识老友一聚一闹,她很得意。晚上转回家中,三人一起,聊着聊着,不知为何妻子会煞有其事地对着女儿冒出一句“我应该算是你爸爸的少妻了吧?.....” 女儿已明事知理的年龄了一抿嘴,眼睛一白:“少妻?哈哈哈 ……不轻不重地冷嘲热讽了半天,妻子一时缄口无言。我一旁击案捶胸,她却笑不怒,一副不解的样子这件事以后,生活中如遇到她不开心的时候,只要我女儿拿“少妻”这个称呼开涮她一下,她倒也能讪讪一笑,不争辨什么。我知道,妻子在家里搞搞笑不是坏事,无非心里有那么点“妇唱夫随“的念头而已。好在男人家只要有点“大事不糊涂,小事不计较”的肚量,关起门的事,一般也就不会更不必非得哼点“夫唱妇随“的反调不过这几年家里的事已多由女儿定夺,”三足鼎立“,妻子慢慢地明白,在女儿面前要“一言九鼎”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不知不觉中,我发现她遇事和女儿有了争执,需要我帮助拿主意的时候,总会先喊一声:“老头子……”口气犹犹豫豫,眼神无可奈何地含点笑意。

    日子过到如今,妻子对我的称呼几次改口,这一声老头子,也算是名副其实,已经喊了好几年。日子再往后,不知她是否会随着女儿的孩子喊起我“外公”,掀开生活的下一页?!

                                   20141218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