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女 儿 茶----------------------------------------庄凤梅  

2014-02-15 08:16:42|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岳泰山有一种女儿茶,其得名,还有一个传说:乾隆皇帝到泰山封禅,要品当地名茶。因泰安并无茶树,于是官吏们选来美丽的少女,到泰山深处采来青桐芽,以泰山泉水浸泡,用体温暖热,献给皇帝品尝……后名曰“女儿茶”。
        我说的“女儿茶”是位小姑娘泡的茶。
        春节临近,诸多杂务想放一放,于是,一行人便去了朋友刚开的会所。主人的圈子多是书画俊才,可谓艺术范儿。楼上楼下,挂了写意花鸟、书法、剪纸……当然,书案早已备好,只要来宾有了兴致,可当场挥毫泼墨。更难得的是,二楼还专门僻出了一间“剪纸”工作室,想来,剪纸已是个“冷门”,但在这里却让人感到“热”了。
       且不说石壁上细细的流水,瓦缸里悠悠的红锦,我读了几幅字画之后,没有参与游戏、唱歌、打牌,便欣然坐到了茶台前。
        这里不是街头的茶馆,所以没有商家专门的筛茶人。为我们泡茶的是一位跟主人学书画的女弟子,平时还在外地读书,是大三的学生,这不,放假了来看老师,知道她喜欢茶道,客人来了正好由她秀一把。
        姑娘白白净净,一件粉绿毛衫罩了,恰好映了茶的青山碧水。一边烧着水,这厢她已将茶叶分好了。她说,这茶叶加了十克上下,人不多,够了。
       目光递来,问我平时喝哪种茶?我一愣神,寻常里我不吸烟、不喝酒,也就是喜茶,但确无专属。春天,信阳的朋友捎来了“毛尖”,一喝就是半年;去安徽一趟,在茶农手里买了些“毛峰”、“滁菊”,眼下已经喝了三四个月……
        姑娘分的是五年的生普洱,她告诉我,自己可以说专攻普洱,尤其生普洱。喝茶有专攻,研究它、品味它……也许这就是“茶道”。相比之下,我这个所谓的爱茶者,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尚未入流的业余“生手”。
        水开了,烫了杯子,洗了茶叶……一系列的流程让人看得赏心悦目。她让热水先冲到茶碗盖上,水头返过来沿着碗壁徐徐流下,惹得茶叶在水里翻滚,茶碗里像有一个横轴,茶叶变成了有规律的游动,在翻转中舒展,于舒展时又添了些许淡绿,每一片叶子像重新获得了生命,激越、盎然,茶碗里一场热闹……这时,茶汤渐渐增色,等第二泡出来,她把琥珀般的茶汤儿斟在盈盈一握的瓷杯里,请大家品尝——
        舌尖上,微微的涩,淡淡的苦,分明有了久远的厚重……还没来及抱怨,茶汤已经没了,继而便觉得滑润、流畅、稍稍的甘味开始回荡。接下来一泡又一泡,茶汤不知何时已显得淡了、淡了,由琥珀转成了微黄的杏儿色,呷一口,在舌尖上回旋,轻轻的香、悠悠的甜,似乎来了山风、细雨、虹影,茶马古道的铃响,一声、又一声……在她手里,茶真的有了灵性,一泡一个味道,每道都有不一样的感觉……
好一个普洱茶!好一个生普洱茶!
       对了,文章开始我不是提到了“女儿茶”吗?眼下又品茗普洱,真真是有趣的巧合,《红楼梦》第六十三回里就同时写了普洱与女儿茶,且看,——宝玉忙笑道:“妈妈说的是。我每日都睡的早,妈妈每日进来可都是我不知道的,已经睡了。今儿因吃了面怕停住食,所以多顽一会子。”林之孝家的又向袭人等笑说:“该沏些个普洱茶吃。”袭人晴雯二人忙笑说:“沏了一“吊皿”子女儿茶,已经吃过两碗了。大娘也尝一碗,都是现成的。”说着,晴雯便倒了一碗来。
        当然,书里讲的是真正“女儿茶”,而我说的是一种“意象”。台前沏茶的姑娘说,她总是用学业的间隙去茶馆里“磨”,磨茶道、磨性格、磨人生。
        茶友里,一对中年夫妇,因都喜欢茶,而识而知。他们每天晚饭后总要演绎一遍茶道,在若有若无的音乐里品茶,茶如新、人如新、情如新……
       师傅泡的茶比较苦一些,叶片未及一一展开,那是师傅忙。她真的悟道了,可不,师傅刚陪我们喝了一会儿,就被人喊走了,一盅茶汤晾成了一杯冷水。如果让他泡茶,难免就急了……
        盈盈一笑,携普洱“七子茶”优雅的故事,周围似乎换了人间。这姑娘是从画里下来的?还是自云南哪一爿茶园赶来?她是书的女儿、画的仙子、还是茶之精灵?我真的有点恍惚,茶喝得多了是要醉人的,我醉了么?
她用小竹夹子在茶汤里寻一片茶叶放在我手里,让我体会一下叶子是否舒展、柔韧?掌心里热热地。我问,她之茶何以如此?——把靓丽、喜悦、灿然、善意都交给了茶,茶怎会不好,哪能不甜?
       我心一动,以后就改喝普洱了,而且要生普洱!茶艺、茶心、茶道……我怎么样?
       一位小姑娘“磨”了许久,也让我有所“悟”。
       妙哉,“女儿茶”!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