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下乡的回忆--------------------------------------周小甬  

2014-04-12 16:52:45|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伟大领袖毛主席发最新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我非常兴奋,学校不上课,在家荡来荡去,我们同班的三个同学也想去。我和父亲商量,他很惊讶,说:“你是68届,还不满15岁,以后轮到你,你再去”。我朝他嚷到:“你平时教育我要听党的话,要勇敢,不怕死(他是个军人),现在毛主席叫我们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又不是打仗牺牲,你凭啥不让我去。”

          父亲沉默了。我飞快地跑到学校报了名。老师告诉我,这次是去安徽池州,是插队落户。全家人在地图上找来找去也找不着那个地名(我家那张地图上只有贵池)。就这样,我要到地图上都没有的地方去了。那时我小,幼稚,我爸也糊涂,他怎么舍得呢?这么小的孩子。70年我招工体检,医生对我说,69斤,我给写70吧,哎。

 

        一九六九年一月十八日

        下乡的回忆--------------------------------------周小甬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今天我要走了,妈妈在我耳边唠叨,爸一脸严肃,妹妹跟在我后面,好像很舍不得我。锣鼓喧天,要上车了,许多同学哭了,家长也哭了,有一个家长称得上“呼天抢地”。我看看家人,爸好像在沉思,我妈把头扭过去了,妹妹躲在爸后面擦眼泪。车开了,有人拉着车窗不放手,哭得撕心裂肺。我暗暗地想,不就是去锻炼吗,干吗呀。车在市区篼了几个圈子,直奔码头。

    那天我没哭,压根也没想到是一辈子的事,好像去学农一样。多少年以后,一想起118我就泪流满面(此刻,我写着写着泪又下来了)。


     船到了东流,天色已黒,我们被安排在粮站“住宿”,当时行李不随身,不怕,大包的粮食当床,粮仓当房,麻袋当被,居然也睡着了。第二天,我们就要去第二故乡的新家了。雪已经积得很厚了,老乡前面挑着行李,我手抱着凤凰琴跟在后面。“扑通”,前面有人摔到了,我笑了,又听“扑通”,扭头一看,又倒了一个,我屏住气肚子里大笑,“啊呀”,这下是我仰天一跤,可以放声大笑了。到了东流大坝了,来了许多看热闹的老乡,他们穿着黒色的棉袄,有的人棉袄破的地方露出大块白色的棉花,腰里系了根绳子,我茫然了。

    那年的冬天真的很冷。

  评论这张
 
阅读(153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