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上海龙美术馆西馆开放-----------------------编辑部  

2014-04-07 13:48:58|  分类: 编辑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龙美术馆西馆开放-----------------------编辑部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上海浦东龙美术馆


2013年12月18日,是浦东龙美术馆开馆一周年纪念日。这段时间,身为当家人的王薇比往常更忙碌,也更欣喜,她的第二个“孩子”——位于徐汇滨江的龙美术馆浦西馆,终于敲定了开业时间:2014年3月18日。

对于一个民营美术馆来说,不到两年,在浦江两岸“花”开两枝,其中的不易,可以想象。“从一个全职太太,到前两年开始做美术馆,人,当然是非常累,但心情也非常激动,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事,很艰难,不过总算做成了。”

                             建民营美术馆跑断腿

 

 龙美术馆是热爱艺术的王薇和丈夫、收藏大家刘益谦私人投资的美术馆。2010年3月,两人出资2.3亿元,买下浦东新区汤臣湖亭花园附近一块地,改建成美术馆,王薇出任馆长,并将其命名为:龙。

 在此之前,王薇的身份是小鸟依人的富商太太,喜欢画画,热衷收藏。2009年,她把自己收藏的“红色经典”油画拿出来,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了“革命的时代”展。现场,原本只是挂在自家墙上的那些画作,突然成了众人激赏的作品,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震动,一下划过王薇心头。“那一次,激发我更加冲动地立马要找地方做私人美术馆。我对先生说,你看,画放在美术馆里,感觉不一样了吧?我们不如办个美术馆,把我们两个人收的藏品放在美术馆里,让大家一起来欣赏。”

 之后的艰辛,却是王薇没有料到的。因为买下的地毗邻居民社区,原是商业用地,要建民营美术馆,必须改制,同时要征得周边业主的同意,“我花了3、4个月,一家家去和业主沟通,几夜没睡好,白发就长出来了,先生当时很心疼,很多业主也不理解,这是我心最累的地方。我和他们说,这个地方如果做饭店,又是油烟,又是污水,对身体不好,做个美术馆不好吗?至少能多点文化气息。”在最为关键的时刻,浦东新区政府给予了王薇支持,就这样,开设一个公益民营美术馆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吸引更多孩子走入其中


“真的,这一年,龙美术馆的影响力,超出我的想象。”王薇很感慨,原本只是夫妇两人凭着对艺术的一点执着,以私人企业家身份做美术馆,把藏品展示给大家,没想到,一系列展览、学术讲座、公共教育活动,声名竟然远播到了海外,“前不久,一位观众特地从台湾地区赶到龙美术馆,为的就是来看《龙美术馆藏溥儒书画展》,这让我们很感动。”

 让王薇更为欣喜的是,作为上海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的重要一环,龙美术馆正吸引越来越多的孩子走入其中。如今,每逢节庆,无论是中国传统佳节,还是西方圣诞节,龙美术馆精心打造的亲子公益开放活动,总是大受欢迎。刚刚过去的万圣节,计划容纳15个家庭参与的活动,一下子涌入四五十个家庭报名,踊跃程度,超出想象。“我们的美术馆对中小学生全免费,就是希望给他们提供一个欣赏高雅艺术的场所。”王薇告诉记者,附近的一些学校索性把龙美术馆作为教育基地,有的甚至直接在这里上起了美术临摹课。今年暑假,龙美术馆实验性地开设了一个小型儿童班,招收6-12岁的孩子,专门学习陶艺、绘画、素描。在王薇看来,利用美术馆的平台,对孩子进行美学教育,这比时下流行的数学、英语培训更重要,“现在的家长特别注重功课,没注重他们的素养,素养其实很重要,我的感觉是,功课不懂可以慢慢学,但如果养成了坏习惯,再想改变是非常难的。”


                     50元与3亿元的“博弈”


 “我很希望通过美术馆这个平台,影响更多的中国观众,特别是孩子、女性,让他们对艺术有信仰。因为这样,人就会平静、平和,在心里,对生活充满着热爱,整个社会的文化素养才会提高。”王薇说,她坚信,热爱艺术的人一定热爱生活,他们夫妇就是一个例子。“如果当初我们买下地,不做美术馆,而是把它借给别人商用,一年还能坐收500-600万的租金,但现在,每年却要自掏腰包千万元用以维持,算上之前买地的费用,光一个浦东馆,就是近3亿的投入。”

 和其他民营美术馆一样,龙美术馆浦东馆采取收费参观的模式,门票价格每张50元。有人不解,既然不缺钱,何必再收门票?王薇解释说,在运营成本中,门票收入的比例微乎其微,想靠此赚钱,根本不可能,“本来我们也想全免费,但民营美术馆如果不收钱,会带来管理上的难度,不可避免,一些对艺术不感兴趣的人会进来,这就要求有足够的安保,但考虑到人力成本,我们不可能拥有像公立美术馆那样的配备,所以,通过设定门票,建立相对的门槛,以尽量减少这类事件的发生。”事实上,每月第一个星期一、每年世界博物馆日(5月18日),龙美术馆都是免费对公众开放,大学生、教师、70岁以上老人凭证半票,中小学生、残疾人、军人凭证免票。


                    所有费用自己掏腰包


  关于龙美术馆的支出费用,王薇从不讳言,这是一笔巨大的投资。目前,浦东馆一年的运营费在1500万元至1600万元,明年三月开业的徐汇滨江浦西馆,面积大了3倍,预计运营费将超2000万元。作为非营利公益性机构的龙美术馆,所有支出基本都要靠刘益谦、王薇夫妇自行解决。“这一年最大的艰辛?对美术馆来说,就是缺钱!”王薇笑称,因为投入资金源源不断,有时候想想,感觉对不住在商界打拼的丈夫,只能抱歉对他说一声辛苦,“我的理想状态是,未来,龙美术馆能够‘自身造血’,在浦西通过引入咖啡店等招商项目,稍稍补贴一点运营费用;政府方面也能再补贴一点,毕竟,我们是在做公益项目;这样,再加上我们自己的投入,应该就差不多了。”

今年,龙美术馆获得“浦东文化基金”的支持,资金虽然有限,但在王薇看来,这至少表明了一个态度,对像民营美术馆这样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政府还是鼓励和培育的;而徐汇区政府的极力邀请和极大帮助,也最终促成浦西馆在西岸滨江的建立,那是一个以当代艺术为主体,同时包括传统艺术、近现代艺术的综合性美术馆。由此,一东一西,两个定位不同的龙美术馆格局建立。


                    最大心愿:期待更多政策支持


  相对于政府的资金扶持,身为当家人的王薇和她的团队,更看重的是对民营美术馆“政策上的支持”。以龙美术馆的电费为例,记者了解到,目前浦东馆的收费是按照商业用电来收取的,“这个电费比工业用电还高,是民用电费的好几倍,在我们的行政支出上占了很大比例。我们不要求免费,但希望能够调整到一个平衡点,毕竟民营美术馆是一个非营利的机构。 ”

艺术品进入中国的高额关税,则是民营美术馆互动交流的另一个难点。今年中秋之夜,刘益谦以720万美元在纽约拍得苏轼 《功甫帖》,原本有意将这件国宝带到浦西龙美术馆永久珍藏,与内地观众见面,却因高达1200万元的关税,不得不将拍品寄放在香港,届时以“借展”形式带来上海,结束后再放回香港。

“这次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这个理念非常好。文化要覆盖,一定要用公共的资源,用民间的力量做美术馆,培养文化非盈利组织,这是对的,但在此基础上,我们希望结合上海自贸区的优势,能够出台更多的扶持政策。 ”王薇说。


              专家评点:“税收政策”是根本


  鼓励社会力量、社会资本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培育文化非盈利组织。这其中,民营美术馆的建立,肯定是重要的一个部分。过去这方面,国家也是提倡的,今年在推进文化体制机制创新上,加强了对 “社会资本参与”的关注度,这体现了国家政策的连续性、先进性和可持续发展性。

这两年,上海的民营美术馆越来越多,热爱艺术的企业或是私人愿意投身公共文化服务,来做这样的公益事业,这是好事。但客观来讲,企业家做美术馆,也不希望亏,如果能做到收支基本平衡,大家也就满足了。可目前的情况,多数还是凭个人热情,靠一个家族、一个企业不断往美术馆注入资金,1年2年尚可,5年10年之后呢?由此民营美术馆的规模发展必然受限。

 说到底,要保持民营美术馆的长期活力,最根本的还是“税收政策”。像国外的私人美术馆,有比较完善的基金会和捐赠制度,企业家把艺术品拿出来,在生意上就能免税,这是一种长效机制,企业和私人更愿意来做公益事业。此外,从国外引进艺术品,民营美术馆要承担高额的关税,它们不像公立美术馆,能获得国家的全额补助,在这方面,民营美术馆需要更多政策上的倾斜。

  评论这张
 
阅读(8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