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妹 子 的 故 事------------------------------------严宝善  

2014-05-29 11:36:50|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sbazzo《妹子的故事》

       

        又见到碧桃妹子了。

       上一次见到碧桃妹子是在大约两年前的4.19返乡时,在妹子老家那富丽堂皇的四层新楼里。那时我心里就一直在惊叹妹子简直创造了一个奇迹。记忆里的碧桃妹子只是一个衣着打扮与普通村姑没什么两样的乡间妹子,唯有她作为生产队妇女队长的泼辣性格才略显出她与其他乡里妹子的与众不同来。

       妹子年轻时家境不好,兄弟众多,她是老大。父亲是张溪上街头的挂面师傅,那时候,悬挂在青石板街边晾晒的挂面和“嘎拉踏、嘎拉踏”的筛面声在生活原本平静单调的乡间也忝作了一道风景。妹子没上过学,但她喜欢有点文化的人,为此她后来执意嫁了村里的民办教师“狗伢”。

       “狗伢”是我在乡间时的伙伴,大名叫吴忠安,吹得一管漂亮好竹笛,写得一手漂亮好书法,更主要的是“狗伢”秉性忠厚实诚,妹子嫁了他,也算是慧眼识人了。那年4.19返乡的夜晚,我们几人都住在妹子家新落成的“豪宅”里,一人占据一大间。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我久久不能入眠,实在无法把眼前的情景连同妹子夫妇的形象一同归化到当年那个遥远的记忆里,我只能惊叹妹子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次见到碧桃妹子是在我的老家上海有名的饭店“燕云楼”和“西湖饭店”里,在六联知青同学的聚会上,妹子盛装出席,华贵雍容,又让我“跌了眼镜”——当年那个每天清晨在村里扯起嗓门喊着“妇女们,走哇”的村妇,如今成了定居在大上海的老太太了,而且那气度打扮、举止谈吐一点也不输给那些久居大都市的老太太们。

       妹子似乎又在创造奇迹了。本来,在人世间创造一个奇迹原已不易,怎么能接连不断的制造出奇迹来呢?怀着好奇心,我与妹子聊了起来——

       “小严哥,你知道我这人是个农村妇女,没文化,说不出多少大道理,但是我心里清楚。别人日子过得舒服,我不管,我不羡慕,但我不服气,我心大。在我们农村就是凭劳动吃饭,过日子,我劳动不差,只是运气不到,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日子会过好的。”

       “那是从前了,你现在哪里还像个农村人呀,比她们都洋气多了。”我指着围坐在旁边的富梅和国英打趣道。

       “那是笑话,小严哥你别看我穿着光鲜,可我知道我自己骨子里还是个农村人。我穿漂亮点,还是因为我不服气。”

       “——那些年你们到张溪来,富梅姐、国英姐住在我家,让我知道了在很远的地方有个大城市叫上海。说是那里的人都不种庄稼,想找一点土地都很难,出门坐汽车,按月发工资,那有几好呀,在我们农村人心里那就是天堂里过的日子。

       后来二位姐姐走了,再后来小  陆哥走了,最后你小严哥也走了,你们人走了,但张溪人心里仍然留下了对你们和上海这个城市的念想。”

       我有些被感动了。那些年我们在张溪、在六联并没有做过什么贡献,平心而论,反倒是给乡亲们增添了许多负担,但乡亲们却始终没有忘记我们。“谢谢乡亲们,其实我们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张溪、忘记过六联,忘记过乡亲们给过我们的关心照顾。”我相当真诚的说。

       “你别这么说,小严哥,我们农村人做人凭的就是实诚。”妹子接着说道:“你们走后不久,我就和狗伢结了婚,还是当我的妇女队长,狗伢是个实诚的人,在张溪小学当代课教师,收入不多,毕竟不需要天天下地干农活,他的身体也适合。日子虽然清苦,但也安定欢乐。后来我们有了孩子,仨个,一个女孩,俩个男孩,农村孩子容易养大,拉拉扯扯的,日子也就这么过下来了。现在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女儿在东流,大儿子在芜湖,我随小儿子在上海带带孙子。”

     “ 那你在上海过得惯吗?”

       “刚来上海的那会,确实不太习惯。我一个农村来的人,有我的生活习性,我过我的日子,与别人不相干。别人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别人。你可以看不惯我,但你不能看不起我,否则我就不能饶了你。”

       “嗯,还有点妇女队长的性格。”我表示赞同。

        “又一次,我在儿子住的小区里嗮太阳,顺当给孙子做双老虎鞋,一个打扮得洋里洋气的妇女见了说:乡下人就是乡下人,这种土里土气的鞋子还在做,难看死了。我一听就火了,拉住她就说:乡下人怎么啦,你看不起乡下人是吧,可你离得了乡下人吗?没有乡下人你有饭吃吗?没有乡下人你有衣服穿吗?说得那个女人脸都红了,扭头就走了。”

       “说得好,还是当年的那个碧桃妹子。”我不禁击节鼓掌:“有时啊,人是不能太过于柔弱了,否则别人会欺负你,特别是你初来乍到上海,是会有一些素质不高的人没事找事的。”说到这儿,我不仅有些感慨起来,当年我们这些人被时代的飓风吹落到乡村里时,乡里人凭着他们与生俱来的善良和质朴容纳了我们,关怀、照顾了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城里人,可是现在我们有些常常自诩为“高素质”的城里人竟然会气量狭窄地难以容下那些进入城市谋取生活的农民兄弟了呢?这个问题,往深里说,大概是一个人品的优劣问题了。

       “那么狗伢呢?他不是退休了吗?为什么还一个人呆在张溪呢?”我接着又问道。

       “嗨,这个老狗伢呀,小严哥你莫提他了。”妹子的口气里显然多了点亲昵。“讲过多少回了,他就是不愿意,情愿一个人留在乡下。这不,过春节的时候,给乡亲们写写春联,和大伙扎扎龙灯去四里八乡的舞舞;再不,就看看书,在新房子里捣捣弄弄,没个闲着,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着呢。”

       “这个忠安呀”(我不能称呼“狗伢”,得叫大名),我暗自叹息。我了解他的秉性,这是一个乡村学究式的人物,秉承了太多的传统文化的教诲,一如端坐在侧的建民兄那般,骨子里都浸透着对于乡土的眷恋。故土,对于他们来说是至高无上的精神支柱,是支撑他们生命的梁柱。或许他们的儿女不能理解他们,但是,我能!因为我也在那片土地上生活过,懂得那片土地所蕴藏的内涵。

       妹子和她的狗伢,还有建民兄,还有在我生活的这座城市里遇到过的许多出自于那片土地的人们,他们都是那片土地上衍生的绿叶。我常常感动于他们对故土的执着情感,尽管生活的飓风有时会将它们吹落、吹远,但年复一年,他们依然会泛青,滋生出铺天的绿荫来,因为他们永远属于那片土地,他们的心永远扎根在那片土地里。

      

                                                                                写于2014.2.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