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端午的味道------------------------------------严宝善  

2014-06-07 20:45:27|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sbazzo《端午的味道》

       

    端午的味道------------------------------------严宝善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端午是一种味道。”一位睿智者这样说过。

           端午的味道,不仅仅是因为它源自于两千年前汨罗江的故事,那些投之于滚滚波涛的粽子是百姓们心中对美与恶、善与丑的价值取向,是百姓心里那一杆秤里称出的历史传承的味道;也不仅仅是因为它源自茂盛葳蕤的中国稻田深处,那是乡人们对农事年景的一种希冀,记得在农村时乡人们一年之中只过新年和端午两个节日,只有在那个时候才会杀猪宰牲,祭祀神灵,祈盼有个好收成,那是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的味道。

         历史传承与现实希望交汇成了端午的味道。而于我来说,还因为它充盈着母爱的馨香味道。      

        小的时候,每次将到端午节了,奶奶和母亲总是早早买回粽叶、糯米、赤豆,将它们洗净泡在清水里,搓好细棉线,然后在天井里摆开阵势包起了粽子,那一叶叶青碧如翠的粽叶在母亲的手里被折叠弯转,转瞬即成了一只只小巧玲珑、角儿尖尖的粽子,由棉线连着撺成一串串放入大锅里煮。

        那时老屋里还有大灶,烧火的任务即交给了二哥和我。薪柴是乡下送来的稻草,还透着浓浓的稻谷香气,待锅烧开后,母亲还时时叮嘱我们火不要烧的太旺,要小火慢煨,这样才能把粽子煮透。

       稻草的香气和锅里粽子的香气混合成一股浓郁的氤氲,让人有一种按耐不住想先尝而后快的冲动,总是不停的询问母亲粽子熟了没有,母亲也总是笑着告诉我们:别急,好饭不能急。

       是呵,“好饭不能急”,母亲的这句话我记了一辈子,也让我养成了遇事不急不慌,平稳淡定的性格。母亲没有上过学,其文化水平仅限于用抖抖的手艰难的写下她自己的名字。但她在艰难生活中忖度出的生活哲理给了她坚强生活的理念,这种信念支撑她撑起了我们的家,就是这种信念给了我最好的人生教育。

       母亲的教诲对我人生的影响是深远的。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那些年月,父亲的薪金被“革命”革除到每月仅二十五元,面对一家近十口人的生活开销,那种困难不亚于逃荒要饭,记得那时候,我曾在昏暗的灯下陪母亲糊过火柴盒、也曾在炎热的夏天马路上赤脚背着木箱卖过棒冰;我曾在暑假里去工厂做童工挣学费(那时叫勤工俭学),也曾因为丢失了五角钱的学费不敢回家告诉母亲。凡此种种,母亲看在眼里,总是噙着泪用温热的手抚着我的肩背告诉我:这不算什么,等长大能工作了,生活就好了。

        等孩子 长大了,生活就好了,这种纯朴的信念支撑着母亲含辛茹苦的抚育我们兄弟姐妹,其中的艰难,只有我们从那里走出来的兄弟姐妹知道,我们也由此牢牢的深藏在心底,也由此深深地敬爱着母亲。

         有了幼时那段艰难生活的磨砺,让我从小就懂得生活从来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人生的道路总会有坎坷难关,只有始终持有一颗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心,始终持有对未来生活的坚定信念,不管走得如何艰难,你都能走出关隘,看到太阳在地平线上升起。正是承继了母亲的这种理念,我得以在后来的生活、学习和工作中坚持着走好自己的路。特别是在农村的那段贫困潦倒得几乎让人心态失衡的日子里,我依然秉持这一理念,以超然物我的心态,平静的面对上天施与我的所有不公。那段日子是刻骨铭心的,但它让我懂得了学会珍惜、学会感恩,它成为了我下半辈子的生活里衡量幸福与痛苦的标尺。

       长大后离乡别土几十年,很少能在端午时节回过家。只记得有一次在端午节刚过两天因公出差路过,顺便回了趟家,母亲知道我喜欢吃粽子,紧紧地忙碌了一天为我包了一大袋粽子,那天,因为家里已经拆了大灶,粽子是在煤球炉上煮的,母亲和我就在炉子旁边聊了老半天。我记得很清楚,整整三十只粽子,让我背回了安徽。从那以后,我知道了粽子的清香里也充盈了母亲的馨香,我知道,那是母亲的味道。

       我感激母亲,她给了我有形的生命,让我有幸认识这个世界,她更传输给了我在这个世界里生活的勇气与能量。

       那一晚,我与母亲跰足而眠,与母亲聊到夜深。拥着母亲瘦弱的身子,感叹于母亲慢慢老去,我暗自垂泪。

       母亲离世已经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我再不曾品尝过那充盈着母亲馨香的粽子,我真的很怀念那些年的端午节的味道。今年是母亲诞辰一百年,兄弟姐妹们相约在老家的庙里为母亲做一场法事以为纪念,时间恰在端午节前。我因为突患病痛无法前去,想起母亲包的粽子,不由的写下这篇文章,作为对母亲深深的怀念。

 

                                                                                    甲午马年端午节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