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我和女儿共同的老师--------------------------周小甬  

2014-07-04 22:09:06|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1965的夏天,我进了闸北区安庆中学读书。
        报到那天,我兴奋地从一楼跑到三楼,把学校的教室都跑了个遍,看看这个要在这里学习三年的学校。一二楼是各个年级的教室,三楼有音乐教室和化学实验室。

我和女儿共同的老师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第一节是语文课,只见一个文文静静的“大女生”走进教室,走上讲台,全体起立,老师好,同学们好,坐下。站在讲台上的她,腼腆地自我介绍:“我叫侯汉玲,是你们的语文老师,以后我们就要一起学习了。”  细声细气的声音,再看看她的表情,白皙的脸上露出羞涩的红晕,我觉得她不像老师,像极了邻居家的大姐姐。原来她刚从师范毕业不久,比同学也就大个七、八岁。我们那时不叫老师,是用上海话叫她:候先生。


        不知什么原因,我感觉她喜欢我,她一看见我总是笑咪咪的,这是我以前的老师所没有的。我想,也许是我年龄小,也许是我普通话说得比较标准。她会在上课前来到我的课桌旁,问我一些容易读错的字,比如“粥”的读音(因为上海口语的普通话,容易发音不准)。也会在放学后,把我留下来一会儿,问问上课时我和同学们对她的反映。从那以后,我就喜欢上了新华字典,一些不认识的字啊,还有前鼻音,后鼻音,卷舌或不卷舌那些字啊,都想弄个明明白白,还有一段时间甚至把字典当小说看,有事没事就拿出来翻翻。
         我们上语文课轻松愉快,无拘无束,学习环境非常宽松。我渐渐喜欢上语文课了,喜欢听候先生清纯的嗓音朗读课文,喜欢看她脸上时常泛起的红晕。喜欢听她分析课文:如何分层次,如何使用排比、拟人的写法,还有怎样多角度的写景。更喜欢看她在我的作文本上的评语,如果我的作文有了活泼的思维,她就会恰到好处地点评,激发我的写作兴趣,如果我的作文无精打采的,她会给我提些建议,让我平时多读点好的作文集,评语无论好坏,我都很有收获。也许是喜欢侯先生本人,喜欢她的教学方式,喜欢她对我的关注,我就特别喜欢上语文课,上课时我就很认真地听讲,仿佛要把她讲的内容全部记到脑子里。如果今天第一节是语文课,我就有一天的好心情。 
       侯先生上课总是轻声细语的,没见过她发脾气,碰到调皮捣蛋的男生,她也是好言相劝。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威严,有的是姐姐一样亲切,看见她总让人觉得心里面甜甜的。有一次,我在学校把伞弄丢了,我害怕母亲责怪,坐在教室不敢回家,她劝了我许久,还找了一个同学送我回家,想不到这一次,我妈居然没有骂我,我从心里感谢她。

我和女儿共同的老师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每次一下课,我都第一个冲出教室,在操场上,跳绳、跳橡皮筋,还爬上高高的竹竿,下面有许多同学观看,有一次我竟然看见侯先生也在下面看着,还冲着我笑呢。
        可是好景不长,第二年文革就开始了,不读书了,开始就是批判邓拓,吴晗,廖沫沙,写大字报。我记得,我们那时也没有像样的纸,就写在报纸上。后来不知怎么地,矛头就转向了老师,那时给我的感觉:以前受人尊敬的老师,不一定都是好人,里面有一些人是有问题的,有的是反动学术权威,有的还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我不知道侯先生成分好不好,她的思想是否有问题,于是,我的心里就和她之间产生了隔阂,看见她也不象以前那么亲热了,她看见我,眼睛也失去了以往的温柔,只剩下可怕的茫然。只有在无人看见,我们面对面经过的时候,我会轻轻地和她点点头。
        接下来就是批斗成分不好的老师,抄家,我看见许多老师常常挨打。特别是我们的地理老师,他是个光头,有的同学走过来在他的头上打一下,走过去又打一下,看得我心里直打颤。我们侯先生也许家庭成分还可以,没看见有大的批斗,可陪斗还是有的,有一次,我看见一队老师在太阳底下晒着,她也在其中,只见她低着头,脸上晒的红红的,但决不是我以前喜欢看的红晕,我的心在阵阵发痛。      
        在后来的两年里,她陪伴着我们到上海港务局学工,去农村学农,复课闹革命,不知为什么,我这段的记忆出现了断层,连我报名下乡,上车上船,她来没来送我,这些事情我都记不得了,记忆一片模糊。只记得,我第一次回家,到学校去给学生汇报上山下乡情况时,见了她一面,后来见了几次我都忘记了。由于没有她的家庭住址,以后就失去了联系。

        可是天下真的有无巧不成书的事情。1993年,我女儿到上海读书,她爸爸陪她去学校报到,按政策我女儿是就近分配,在闸北二中读书。她爸回来后就跟我说:“你知道女儿的班主任老师是谁?”看着他,我的脸部表情打着问号,他有些激动,说:“是侯汉玲。”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么可能呢,她不是在安庆中学吗?我听他慢慢道来:去报名的时候,知道班主任叫侯汉玲,上前仔细辨认了一下,真是的,他就问她认不认识周小甬,她马上说认识,当他说这个孩子是周小甬的女儿,侯先生也有些激动了。原来,她从安庆中学调到了闸北二中,就这样,老天爷又安排我和侯先生,这个教了我们两代人的老师重逢了。
        终于凑够了假期,我回了上海,迫不及待地去了学校,去见我的侯先生,女儿的班主任,我们母女俩共同的老师。我一进教师办公室,四周环顾了一下,就一眼认定了她,因为她的变化不太大,已经是一个很有气质的中年女教师了。我走到她面前,亲切地喊了声侯先生,四目相对,我看见她的眼睛里,流露出复杂的表情,激动,兴奋,还有和我一样,对这次重逢的期盼。我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感觉眼眶有点湿湿的,喉咙口也有点堵堵的。稳定一下激动的情绪,我和她谈起了许多往事。她现在已经是桃李满天下了,也许我们这个班级是她刚参加工作不久带的班,也许我们这个班处在特殊的历史时期,15年了,我们班许多同学的名字她还都记得,许多事情还能清楚地回忆,真的很不容易。
        就这样,我每年回上海都去学校看她,和她谈过去我们在学校里的趣事,谈论女儿的学习,和她一起研究女儿的报考志愿,有了这层关系,我对女儿的学习非常放心,她象以前待我一样待我女儿,而且更加严格。女儿经常会告诉我,候老师老是拿她和我比,说你妈那会如何如何。也许女儿象我,也许有候老师诸多原因,她的语文也比其他课目好,还特别喜欢古文。每学期女儿的成绩报告单上,都可以看到先生的详细的评语和她那娟秀的字迹。
         后来女儿毕业了,女儿工作了,和她的联系又渐渐地少了。几年前,我通过女儿的同学,找到了她新家的地址,我就去看她了,这一次是在她的家里,环境宽松,心情也特别放松,我们谈了好久好久,这是一次长长的谈话,推心置腹的谈话,谈我们的班级和同学,又谈女儿的班级和同学。最后又谈她自己:我们走后,她是和我们学校的一个老师结了婚,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正在给她们带孩子,过的挺好的。
        通过这次写博客,我又想她了,抽个空再去看看她。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