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飞 逝 的 岁 月(金色童年)----------------何建新  

2014-09-01 14:57:50|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hejianxing7《飞逝的岁月(金色童年)》
        
         有人说:怀旧是衰老的开始,这话还真有点道理。年少的时候,我们眼睛总望着前方,前方的路很长很长,路途漫漫茫无边际,身后走过的路很短很短,短得一眼就可望见出发时的那条起跑线。那时人们都一门心思地朝前奔,憧憬并且盼望尽早看到前方的无限风光;中年的时候,人们感到了疲惫,赶路的脚步明显放缓了,虽然前方的路仍然望不到尽头,但爬过的山淌过的河,使人们已隐隐约约看到了通往终点的路;到了老年,终点的轮廓已依稀可见,这时人们举步更加踌躇,不由自主地为曾经走过的每一条路、每一条河而感伤、留恋或兴奋,还有着一点怀念——不管走过的那些路是平坦还是崎岖坎坷,也不管那些山水是美得让人心醉留恋忘返,还是处处充满了凶险和辛酸。

         有时候,人们真希望有机会重返起点,或许重走一遍回头路,人生可以少了许多遗憾。但岁月是不能回头的,于是人们只好频频回头,期盼能放慢脚步,多望一眼自己曾经走过的路。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童年仿佛还在昨天,岁月却早跃过了花甲,步入人生的晚年。
         童年是金色美好的,也应该是人生最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不管他(她)们是出生在富贵人家还是是贫寒家庭,那个阶段的孩子都在父母的百般呵护下,感受不到家以外的风风雨雨严寒酷暑,心中只有阳光和快乐。
         我出生时的那个家,虽算不上富裕,但也算是那时的“小康”——由于有参加地下党的经历,本来只是一个普通中学教师的父亲,解放后才二十岁出头就被任命为市区一所中学的校长,每月有一百多元的工资收入,母亲也由于同样的经历,被任命为小学校长,工资也与父亲差不多。以现在的“天价”工资和“天价”物价来看,近二百的收入微薄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那时普通职工的工资只有二三十元,直到我上中学的时候,我们所在学校的大多数中年老师工资也只有四五十元,在米价菜价以“分”、肉价鱼价蛋价用“角”来计算的年代、每月有二百元的收入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富人”了!因此我的童年时代物质生活可以算是优裕的,家中雇有保姆,食有肉,行有车(自行车)——那时除了极少数工商业大老板外,没有人拥有私家汽车,自行车也算是解放初期的“奢侈品”了,家中还有当时很少家庭拥有的照相机、手表、缝纫机等“高档”用品。因为我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祖父母的第一个孙子,在家特别受到宠爱,物质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很少被拒绝过的。这种“优待”直到我的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出世后才稍有改变,待到最小的弟弟和妹妹出生后负担加重,父亲的工资又被大幅降低,家中的生活条件与一般家庭就相差无几了。
 
飞逝的岁月(金色的童年)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飞逝的岁月(金色的童年)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飞逝的岁月(金色的童年)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飞逝的岁月(金色的童年)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飞逝的岁月(金色的童年)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飞逝的岁月(金色的童年)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虽然童年时代的物质生活是富裕的,但也有令我不满足的地方,因为与父母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少。
         父母结婚后,由于没有住房,曾在浦东租了一间民居。那时的浦东没有高楼大厦,出门就是大片大片的农田,童年时留下几张照片中的背景都是一片乡村风光,我就在那间田园般的民居里渡过了人生最初的几年。
         虽然有保姆照顾,但由于父母都要上班,很多时候我就像其他农村孩子一样整天生活在田地田埂中,身上常滚满了泥土和灰尘,也没有像今天的孩子那样被要求“饭前便后要洗手”和严格遵守“讲卫生”的规矩,照片上的我就很随便地在泥巴地上坐着,若是我的儿子小时或我的孙女也这样坐着,肯定会受到严厉的斥责。
          母亲在世的时候,有次我们在餐馆点了一道价格不菲名叫“法式蜗牛”的菜。我妹妹说从未尝过蜗牛的味道,母亲在一旁调侃:你们哥哥小时候早就吃过了——在田埂上自己捉了吃的,而且不洗不煮直接入口,想来味道更正宗!
          由于工作忙,父亲一周只回一次浦东的家,有时忙起来很长时间不回家,年幼的我对父亲的形象变得有些模糊,母亲多次告诉我说,那时凡有戴眼睛、模样与父亲有些相像的男子走过我家门口,常被我抱住大腿叫“爸爸”!             
       现在的儿童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从开始学会讲话起就要被家长送到各种各样他们原本并无兴趣的“兴趣班”学习,失去了许多自由玩乐的时间。而我的童年却生活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整天在园子里和家门的农田边与农家孩子一起疯玩淘气,玩累了就在泥地上坐一会或者索性躺一躺。父母白天都不在家,不必担心因衣服弄脏受到责骂,待母亲晚上回家时,阿姨早就给我换上了干净衣服。
         ......
         童年的时光真让人怀念!
         1958年,身为“反右领导小组组长”的父亲,由于与上级领导对学校某些教师“划右”的问题存不同意见,被指责为“丧失立场,包庇右派分子”,受到严厉处分,运动后期又被增划“右派”。虽然不到一年就“摘帽”了,当了一名普通的中学数学教师,但此后的21年在政治上被打入了“另册”。21年后“官复原职”彻底平反,还补发了被降的工资,人生最宝贵的年华却已永远失去不可追回了,还不同程度影响了母亲和其子女们的前途。
         1958年也是我进入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在学校门口等候开门时,小伙伴们唧唧喳喳地各自谈论着自己的父母,有的说自己的父亲是“积极分子”,有的说自己的父亲是“厂长”,有的说自己父母是“工人阶级”。年幼不懂事、不知“右派”为何物的我大声脱口而出:我爸爸是“右派分子”!懂得“行情”的小伙伴们哄笑起来,马上纠正我:你一定搞错了,大概也是积极分子吧?

          这椿令我感到耻辱的旧事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记忆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生活中经历过的很多事早已淡忘,它却不时浮现在脑海中让我心痛。我不清楚童年和少年的准确划分标准,但从那天起,就觉得自己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充满金色的童年从此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