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千 灯---------------------------------------------庄凤梅  

2014-10-21 12:02:43|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   灯---------------------------------------------庄凤梅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知道千灯是在文献里,清·陈元模著《淞南志》载:“昆山城东南36里,三甲川乡有水曰千墩浦,盖淞江自吴门东下至此,江之南北凡有墩及千,改名千墩。”千墩这个名字不知道已经沿用了多少时光了,直到当代为了取“光明”之意,才改称“千灯”。
       千灯是座古镇,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了解千灯是从老乡的交谈中:古镇离昆山十多公里,自从上海的11号地铁连通了昆山的花桥,每天都有一车又一车的客人到花桥,转乘公交至千灯旅游。千灯古镇有顾坚纪念馆、顾炎武故居、秦峰塔、延福寺、昆曲演艺场、还有那历经磨洗的石板路、小桥流水人家……
        “白天看周庄,晚上观千灯。”千灯,千灯——“灯”应该是拿手好戏。古镇不但打造了集天下灯之大成的灯艺展览馆,还用灯装扮了自己。入夜,首先看到“秦峰塔”上明灯高悬,接着,“相思廊”千灯万盏相继点亮,“千灯浦”灯火倒映,岸上灯火通明,水里灯光迷离,三里“石板街”,数不尽的彩灯闪烁……千灯,千灯,天上有灯,水里有灯,桥有灯,岸有灯,船有灯,万千灯盏齐明,好一个万家灯火的千灯古镇,恰是天上宫阙,何似在人间?
       人间仙境,历史古镇,能不去看看吗?更重要的,千灯是昆曲最久长的源头,热爱昆曲的人,到千灯粘染些戏味,应是一件幸事。去吧,去寻找心中的千灯。
       前往千灯的路上,好像有一条水在伴随着我,汽车在公路上轻快地奔驰,那流水时隐时现,水光潋滟,柳绦低垂,如果能添上丝丝细雨,便是一幅云雾山水……
       千灯浦就像一条银色的丝带,轻轻地揽在古镇的腰间,随着船娘的招呼,还是先上船吧。六七个人纷纷拣地方坐了,俄尔,一根弯弯的长橹摇了起来,船便在一条碧水间开始了它的游览。
       请船娘让橹给我,晃了动了,就是不给力,船好似赌气不走,惹得满仓笑声洒落水中。河上砌了石拱桥,远看像一个巨大的戒指,来来往往的人从上面走过,有人停步,拍照驶近的船,船上的人正抓拍过桥的瞬间,哈哈,你我都是风景。
       看两岸黛瓦粉墙,高低错落,间或路过一个石砌的小码头,人便可停船拾级而上,望招牌,那是一家饭店。看看太阳,已近中午,我们也趁势挑一处餐馆上去。老鸭煲、茭白肉丝、青豆红菱……浅花瓷盘,装了碧绿的毛豆、白白胖胖的菱角,这就是一首诗、一幅画:映出了江南的微风细雨落日牧笛绿水田畴柴扉人家……店家见我喜欢,又特意送来一些新菱,生的,这菱角还没有染红,初始的一袭淡绿。剥去薄薄的青壳,菱肉水灵灵、白嫩嫩、脆生生、甜丝丝……
谢谢千灯水乡,我的江南!
        漫步窄窄的石板街,光滑厚实的路上,怕是印不上我的足迹了,不过,小街知道,她会记住我的。终于找到了“顾坚纪念馆”,不宽的门洞,犹似一段历史的入口。 
       顾坚是千灯人,自号“风月散人”,精于南辞,善作古赋,他是昆山腔的创始人,昆剧的鼻祖。纪念馆以昆曲为主题,乐器、剧照、曲谱、戏剧人物图、昆曲代表作的剧本,林林总总都摆放在这里……
水乡是一片滋养生机的舞台,演绎了顾坚先生曲折的人生,他奉献了光明,但他自己却陷入了无边的黑暗!我晓得了,先生的蜡像为什么总是无光地凝视着这个世界!
       纪念馆的二楼开辟了一处小舞台,可供迷你乐队演奏。下面的厅也不大,长条茶几方便前后两旁人的使用,红木椅子坐下,听曲、品茗……
       在去顾炎武故居的路上,我们拐进了千灯的演艺厅。二楼摆放的桌椅齐全,可容纳一百多人落座。进去时客人寥寥,问询后才知道,演出主要对旅游团体。我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难道在千灯这个昆曲的发源地听不到昆曲了吗?磨磨蹭蹭悻悻然下楼,也许老天眷顾我的执着与虔诚,楼梯拐弯处迎头上来一拨人,一个旅行团的到来,遗憾迎刃而解。
        舞台灯亮了,两侧柱子上的电子屏幕开始提示。我到得早,坐在了第一排,音乐肇起就屏息而待。开始先垫了一段评弹,可谓“嘈嘈切切杂乱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接下来便是我期待已久的昆曲经典折子戏《游园惊梦》——
       春日、春阳、春华,怀春的少女和她的丫鬟春香,一连串的春字让人陶醉。舞台上有花儿闹、云儿飘,杜丽娘和春香且唱且舞、且舞且唱:“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以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昆曲的表演,身姿温婉和谐,声音细腻呢喃。舞动,带着花香,衣袂飘然;吟唱,好似莺儿颤,燕语剪。慢慢地掂,溜溜地圆,恰如那云轻烟淡……我痴痴地听,呆呆地看,醉在那轻歌妙舞前。
       写到这里,我的心在微微地颤抖,一个散文的语段,犹如神助,竟押韵合辙,抑扬顿挫,出现了少有的节奏美、音乐美,行云流水一般。试想:在千灯古镇,昆曲的故乡、昆曲的源头,我的情愫是不是被融进了昆曲的经典里?如是!妙哉!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