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飞逝的岁月(“八九点钟的太阳” .1.)-----何建新  

2014-10-05 20:48:13|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年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八九点钟的太阳才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朝霞被初升的旭日映红,放射出美丽的光芒,让人们对将要到来的一天充满憧憬和遐想。
         早晨八九点钟,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光,十八九岁,是人一生中最充满希望的年华。
          我们的“七八点钟太阳”同样美丽,如果没有云和雾的遮掩,上升过程中有的也许会很耀眼夺目,有的虽平平淡淡,但也同样可以为天空的美丽增添一抹色彩,但在那时大多被一层薄雾轻轻地遮掩了,没有放射出本来可以有的光和热。
        在我们渴望知识雨露滋润的时候,却被剥夺了继续求学的权利,当我们的肩膀还稚嫩的时候,却不得不抗起生活的重担,因此还改变了我和这一代大多数人的命运和人生。
        我赞成一个人在青少年时代多受些磨砺,只要这种磨砺是为了有利于健康成长;相反,对现今大多数孩子被父母和祖辈“众星捧月”、生活养尊处优的现状深不以为然。但是这种“磨砺”应该是本人和家长自身的意愿和要求,是为了将来被“降大任于斯人”前的一种准备,而我们那时所受到的“磨砺”却恰恰相反。
        很多年过去了,有人还在为当年的青春“无悔”“有悔”争论不休,对此我颇为反感:“无悔”论的朋友们,既然你们如此高调,为何不始终如一地坚持理想和信念留在“广阔天地”干一辈子,反而在返城的大潮中跑得比谁都快呢?持“悔”论观点的伙伴们,当年我们有选择的权利吗?“悔”了怎样,“不悔”又怎样?当初命运不由自主,青春的年华已一去不复返,步入人生秋天的我们别无选择,只有面对现实珍惜剩下的人生,还有什么必要让自己晚年还纠结在毫无意义的“悔”与“无悔”的争论和烦恼之中?
        1969年1月18日,我们走向“青年”这个人生必经之路的第一站。我和另外三个女同学被分配到一个名叫“竹窠”的小山村,开始了被“再教育”之旅。
        八年后,同组的一位女同学成了我的妻子。
         
        那时农村生活比现在艰苦得多,物质之贫乏,田间劳动时间之长,体力劳累之程度,遇到的困难之多,是没有同样经历的同龄孩子包括现在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所无法想像的。
        农忙时间,我的三位女同学半夜二三点钟就被队长催促起床的哨子叫醒,睡眼懵懂中点火烧饭,然后饿着肚子到田间插秧;插了很大一片田的秧回宿舍准备吃早餐时,天还才蒙蒙亮;中午回来扒几口剩饭,爱干净的女孩子也顾不上洗脚,朝床上一躺倒头就睡,必须抓紧出工前的短暂间隙休息一下,才能应付接下来的繁重体力活;收工时已是满天星斗,还得自己动手烧饭,晚餐后简单洗漱一下就熄灯睡觉......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每天都重复着。
        对于山区的村民来讲,燃料是个很大的问题,去山中砍柴一般由家庭中的男劳动力承担。而我们知青小组不是一个“家”,只是被临时组合起来的几个小青年,大家都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所以必须全体出动,才能勉强满足日常的燃料需要。大家本来就很瘦弱的肩膀上分别扛着自己砍下的近百斤木柴,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地连走带爬好几里,继续挑下去肩痛腿抖,丢弃又不舍不甘,真是苦不堪言!
        异常艰辛的付出,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一年辛勤劳作,年终结算却只能得到几十元钱的“分红”!我们这个生产队在当地还算是比较“富裕”的,有的生产队每十分工的价值只有九分钱!这就意味着,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劳动,得到的报酬仅仅只有一斤稻谷!
        机会和运气有时偶尔也会光顾一下常走霉运的人。感谢大队书记和其他村干部的关心和照顾,下乡后不久,我就被派到大队小学担任民办教师,直到被“招工”离开那个小山村。也许因为没有被“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原因吧,我这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虽然经过近二年的“再教育”,仍然没有成为一个所谓“脱胎换骨”的新人。
        由于不从事田间的强体力劳动,不必每天起床太早,又毕竟因为自己是男生,总要像个“小男子汉”吧(尽管十七八岁还只是乳臭未干的半大小子),所以我尽可能多承担一些小组日常生活中的重活,例如挑水砍柴等;同样,女同学们也以特有的细腻对于我日常生活中不擅长的方面给予了关心和照顾。
        正像“舌头和牙齿有时也免不了会打架”一样,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时间长了,也会因为一些现在看起来微不足道的鸡毛蒜皮小事产生矛盾和不快,更何况是几个以前互不熟悉的初涉社会的少男少女呢!
        这就是人生。人就像世界上任何事物一样,总是“从青涩走向成熟”,如果假以时日,我们对于很多事的处理方式都会成熟得多。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可能更多是出于当时政治和经济的需要,一个人的成长,并不是一定需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从另一方面讲,虽然失去了很多,直到现在还留下一堆问题,有的还影响了自己的下一代,但这样的经历对我们并非完全一无是处。
        我想,在近二年的插队生活中,我们至少有如下的收获:一,艰苦的生活让我们学会了吃苦耐劳,在以后的人生中,我和许多伙伴都走过不少坎坷的道路,但有了那二年(有的是几年或更长的时间)的经历垫底,一切困难都变得微不足道;二,脱离了父母的照应,我们学会了自主、自立、自强,在远离亲人的地方,闯出了一条完全由自己闯出来的生活道路;三是初步接触了社会,对中国农村和中国农民有了一定的感性认识。
        从接触到的农民身上,我感到他们最显著也是最可贵的特点是勤劳、朴实、率真。勤劳是为了生存;朴实是因为受社会政治和人文环境的影响较少;率真是因为他们没有被教会说假话。记得生产队有一次开“忆苦思甜”大会,“贫下中农”们在会上纷纷发言,与上级原定的旨意相悖,“忆”的却是“大炼钢铁”办“大食堂”时,干部们的乱指挥瞎折腾之“苦”。在那几年,村后大批的松树林被砍伐光用来炼“钢”,还强行把家家户户的铁锅铁器搜集起来投入“炼钢炉”中,结果炼出了一堆完全无用的废铁旮瘩!生产队里办“大食堂”,家家户户不允许开小灶。最初还可以放开肚子吃,没几天就把生产队粮库里的粮食吃个精光,接下来只好吃山芋蔬菜充饥,再下来连山芋蔬菜也没了,盛到碗里的是一碗碗清汤,最后只好关门了事,各家重新自行开伙。“思”的“甜”竟是“走资派”李葆华搞的“三自一包、分田到户”和搞“责任田”,说自从搞了“分田到户”,家中收获的粮食多得没处堆,连“堂屋”都被堆得迈不开脚。这在当时简直是“大逆不道”的“反动言行”,如在城市中有人胆敢发表这样的言论,非被打成“反革命”不可!
        我觉得,“勤劳、朴实、率真”是我受到“贫下中农”最好的“再教育”,他们是我初涉社会时最好的老师。 
        当然,和其它地方一样,当时的农村也不是世外桃源,也有低俗、丑陋甚至罪恶,但只是一个很小的阴暗角落,世界上凡有人的地方都有。
        1970年8月,根据当时的形势,当地开始着手招收一批批知青到工业商业运输业等企业工作,我有幸在第一批选调的名单中。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用“欣喜若狂”“迫不急待”来形容是恰如其分,当时的大队书记希望我能留一二年,许诺以后有了上大学的名额时,一定会推荐我去,但我已经一天也不想等,所以毫不犹豫地婉拒了。
         离开那个生活了一年八个月的山村和朝夕相处的村民,还有教了近二年的天真可爱的几十个孩子,说一点也不留恋那不是真话,但与自己渴望的城市生活相比,天平不可避免地向“离开”倾斜了。
        许多年过去了,对当年的决定偶尔我也会有少许遗憾:如果当初听老书记的话再留一二年,也许人生会有另一番模样。但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只有“现实”才是看得见、摸得着和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且当时作为一个“可教育好的子女”,我对未来和前途充满了彷徨和迷惘,从不敢抱任何奢望,眼下有了“招工”这根救命稻草,自然要紧紧抓住不肯松手放弃。
        1970年9月初,我离开了那个让我又怨又爱生活了近二年的小山村。望着那熟悉的村庄影子渐渐远去,心中涌上起一阵淡淡的留恋和不舍,但很快就转过头来并且不再回头:前方,才是我想去的地方。
        来到座落县城的运输公司后,我被分配到车间当了一名汽车修理工,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二十年。

         飞逝的岁月(薄雾轻遮的八九点钟太阳1)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飞逝的岁月(薄雾轻遮的八九点钟太阳1)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飞逝的岁月(薄雾轻遮的八九点钟太阳1)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插队近二年,因为没有照相机,也因整天忙于生计,无暇也无心思留意所在山村的美丽风光,所以没有留下一张照片,这是很遗憾的事。这三张照片是招工后,有一次暑假父母来东至探望,就在住地附近照的,所以只能算是“造假”的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