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品 读 庄 凤 梅----------------------------严宝善  

2015-01-30 20:22:14|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sbazzo《品读庄凤梅》

       

       下雪了,是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气势汹汹,大有将天地万物统统染白的架势。

       天气阴冷,我无心外出,坐下来再次品读庄凤梅的《姑苏.诗情画意》,情致深时,不由得击节赞叹,横生出钦佩来,继而又衍生出许多的感慨来。

       我与庄凤梅只见过一面,一句寒暄,一次合影,交往不多,但在《东至知青》这个平台上的交流倒是经常的。其实我与她是很有渊源的,且不说二千多年前是有同一血统的“亲戚”(后注),也不说我与她都曾在张溪那片土地上凤凰涅槃,经受灵与肉的洗礼过,单就文学写作而言,我与她都早已沦为了无可救药的“奴隶”,甘愿为其仆役,苦己心智、劳己肌肤而终无悔。凭此我与她就有了对文学的共通感受和相同语言。

       品读庄凤梅的文章是一种视觉与感官的享受(相信其他读者也会有这种感觉)。她笔下的那些字句,或珠玉细润、含脂凝香,在娓娓细述中将读者引入胜境;或旗卷火烈,豪爽大气,风风火火指点江山,让你如身临其境般的去感受她想告诉你的一切。

       文如其人,不同秉性的人写下的文字有不同的格调。庄凤梅生于南国,初长于上海,吴越江南的文化底蕴熏陶了她气质里的柔婉与灵秀。虽然在那个算不得北方的北方生活了许多年,但这种秉性一直根植在她的生命里,她的目光里。她用这种目光去审视世界,用这种目光去剖析社会,用这种目光去解读所见到一切,因此在她的文字里无可躲避的浸淫着这种令人舒缓、使人惬意的灵秀。如同《听涛》里那些曼舞轻歌的山涧小溪和为溪水拱绕的山石,让你读着、读着便会从心里发出会意的愉悦来。

       于是,我们得以以愉悦的心情在姑苏的博物馆里徜徉,去寻觅“吴中四才子”的身影,去领略江南园林的秀巧,直至想“枕着周庄的石桥入眠”,让船娘的笑声与船撸搅动的水声拌入梦乡,使肉身与那景物共融;于是我们又以愉悦的心情漫步在豫东大地上,欣赏着被“一枚又一枚的赤红柿子”压弯的柿树,品味着“赤红的柿子”的香甜,聆听着“山里小院”人们对生活的美好“诉求”。

       大凡生活里有灵性的人,总是善于思索的人。庄凤梅也不例外,她所到之处,目光所及,都有心灵在思索。这是一个写作者必须有的素养之一。面对名胜古迹,旁人是“游览”,走马观花,拍几张照片,她却是用心去“品读”,让心灵去探究遮掩于事物、景物表象下更深层次的东西。于是,在心的品读下,她读出了《西风宋园》里渔父忧国忧民的豪情和壮志难酬的悲情;在心的品读下,她在《奥灶面》馆前与古人对上话、作交流,从一碗面条里她吃出了远古的风味;走至《千灯》古镇,在心的品读下,她为优秀的民族文化所折服,自甘“我的情愫是不是被融进了昆曲的经典里?如是!妙哉!”。

       这话说的真好!“情愫”是人本身自然而然发自内心的对某一事物的美好感情。文学源自于生活,作用于生活。作为散文作家,庄凤梅以她的豪爽大气,甘愿将她的“情愫”融于生活,将文学的笔触指向生活的底层,去阅读百姓生活的甘苦,体味百姓心里的酸甜苦辣,将百姓对生活的美好期盼化作了一个个有生命的文字:

       ——前日,又飘过一场冷雨,雨后的桃树更像是经历了人生,奉献之后的困顿与迷茫。(《疲惫的桃树》)

       ——柿树红了,红在村口,红透了一个山里小院的诉求。(《柿树红了》)

       ——我久久地站在春秋楼的废墟上远望,极目之处,隐约有一面红旗,长风漫卷!(《长风绕旗》)

       够了,从这些字眼里我们已经读懂了庄凤梅作为散文作家的良知与责任!凭着这种良知与责任,庄凤梅将她心底里的期盼化作了一幅唯美的画卷:“我微闭双眼,似乎神游八极,好像看到黄河滩涂;天阔水平,风轻云淡,芦白蒲青,鱼翔浅底,群雁南飞,盘旋回环;牧童小子,摇摇晃晃,悠然自得,抬头望天;雁阵散开,悄然滑落,交颈低吟,俯首梳羽,轻舞秋风,双双戏水。”(《听琴》)

       多美啊!假如世界真的是如此之美,那我们的生活该是多么美好!

       我想起去年冬末我曾随某一新闻媒体去古城寿县采风,远远望见孔庙前的状元桥上有一女子张扬起双臂,似乎欲拥抱天空,拥抱生活,那体型相貌像极了庄凤梅。我相信若真的是她,她一定会有此举动,凭着她对世界、对生活的挚爱,她一定会去热情的拥抱它们。

 

       雪停了,阳光钻出了厚厚的云层。我起身望向窗外,满世界已是一片素洁,在阳光的映照下发出柔和的光芒。我想,假若此时凤梅见了,一定会引发她无尽的灵感,涌动出无限的文思。我,期待着。不,是我们在期待着。

                                                                                 2015.1.30.雪中。

      ( 后注:春秋时期,楚国君主熊侣死后被追谥为楚庄王。后人以其谥号为姓“庄”。至东汉时,明帝刘庄为避讳,令庄姓改姓,遂改“严”;至魏晋时有部分严姓复回姓庄,部分人仍姓严。故史上有庄、严是同血统的家族成员之说。宝善笑注。)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