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老 街 木 器 社------------------------------------佘建民  

2015-02-15 20:25:40|  分类: 县外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溪河的博客《老街木器社》
 

小时候,我家老屋旁边有个木器社,开始是由几个有一定经验的本土木匠志愿组合,后来有不少走村串户的望江木工,也慕名加入。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政府将他们组织起来,成立了全县第一个木器生产合作社。木器社的职工个个手艺精湛,人人出类拔萃,是张溪地区乃至全县效益最好,规模最大的一个木器生产合作社。他们制作的花板床、多屉桌,盆桶箱,犁耙耖,龙骨水车,都很有名气,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慕名前来买嫁妆,购农具,添置生活用品。那时木器社有职工近50人,占地近一亩,阔大的厂房被分割成几个车间,有的锯板断木,有的制腿做档,有的凿眼安装;有做农具家杂的,有箍盆做桶、涂油刷漆的,各居一间,流水作业,各司其职,有条不紊。 他们没有“双休日”,工人们每天工作一段时间后,总喜欢端起水烟筒,拿着旱烟袋,点燃烟丝,蹲在大凳上,“叭嗒叭嗒”一阵吞云吐雾,车间里烟雾缭绕,待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又继续干活。顿时拉大锯的吆喝,推刨凿眼的铿锵,斫砍斧削的粗犷,交织在一起,终年在下街头,演奏着一首首威武雄壮的交响曲。

一有闲空,我总喜欢到木器社玩,尤其喜欢看工人们制作龙骨水车,捡拾那些从“龙骨”上镂刻出的形状各异的边角料做玩具。

龙骨水车一般都是由万松和炳林,两位技艺高超的望江师傅负责制作。“龙骨”和刮板(又称水车刨)是水车的核心部位,都要用上好的实木制作。做“龙骨”的主墨师傅,先将黄栗木砍削刨光成大“汪牙鱼”模样的“龙骨”模型,再用精致的小木锯,镂空 “鱼头”,锯平 “鱼尾” ,并在口尾适当处钻个“眼”,单个龙骨就做成了。水车刨看似简单,但制作也有一定的讲究。刨页不能厚也不能薄,厚了增加阻力,薄了容易破损,要求中间厚,四周薄,只有这样才能既牢固又省力。正方形刨页做好后,在中间凿个龙骨能穿过的方洞,一个龙骨配一个刮板,一百多个龙骨分别拴上刮板,首尾相接,铆上木楔,联成一串,主要部件便完成了。龙骨水车,以杉木分板槽为身,最长有两丈多,两端还要安装轮轴。车身水槽和两端轮轴,都是两个师傅和徒弟们在一起共同制作。一部龙骨水车从开始制作到结束,大概要用个把星期的时间。抗旱时田地里急用,师傅们还要挑灯夜战,三五天也能做出一部。农民购买水车,回家后还要摆上香案,虔诚地祭祀水神、雨神,写上“办而不用”的字样。平常年景,他们将水车涂上桐油,搁置在最神圣的地方。

龙骨水车提水时都要安放在河塘边,尾部进入水中,下端水槽刮板直伸水下,头部放在堤岸,或固定在木架上,由人踩动,或套在木拐上由两人或四人轮流推拉拐木,摇动轮轴,带动“龙骨”木链,不停翻转,使槽内板页周而复始,刮水上行,倾灌于地势较高的田块。如果说“龙骨”是水车的传动带,那么刮板就是提水的卷扬机。由于龙骨水车结构合理,经济实用,所以自古以来在农村中,一代代流传下来。“龙骨车鸣水入塘,雨来犹可望丰穰”就是那个农耕时代的真实写照。斗转星移,变化沧桑。随着农用水泵的普遍使用,龙骨水车才完成历史使命,“哗哗”的车水声才渐渐销声匿迹,慢慢从农田中退隐,静静地躺在农家柴屋中。

老屋紧隔壁是木器社职工食堂,炒菜掌厨的是本地人姓裴,喜欢喝酒吃茶,闲时手里总是捧着个小泥壶;挑水煮饭的师傅姓操,爱好抽烟,裤腰带上总是吊着个旱烟袋,是江北人。人们分别叫他们是裴师傅和操师傅,两位师傅虽爱好各异,偶有争执,但和睦相处,配合默契。下班时间一到,饭熟菜香,打饭、盛菜、收票,节奏紧凑,井然有序。因为他们的手艺好,所以老街锅炉厂、铁器社、篾器社的工人也都到这里就餐。每逢开饭时间隔壁食堂里非常热闹,大米饭的清香,各种菜肴的美味,随着工人们的欢声笑语不时飘进我家,害得我总是馋涎欲滴。

老屋对门是木器社领导们办公、住宿的地方,楼上是厂长、会计们的房间,楼下是他们的办公室。厅堂柱子上终年挂着一口座钟,妈妈经常打发我去看座钟上的时间,好安排自己的家务;我也是在这口座钟“叮当”声的催促下上学、作业,度过懵懂的小学时光。木器社当时有个朱领导很敬业,整天呆在办公室里不是写就是画,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很少见他出门。一到月底,那里“噼里啪啦”的算盘声通宵达旦,前来结算工帐、领取工资的人们络绎不绝,显得十分喧嚣。每逢这时,工人们脸漾惬意,怀揣愉悦,兴高采烈地进进出出,兴致勃勃地逛老街,下餐馆,上邮局,“潇洒走一回”……

父母对人真诚,热情好客。每天夜晚,我家就成为工人们休闲的场所。那时家里开着一片小店铺,日杂百货,烟酒五金一应俱全;母亲还为十几个外地工人洗衣,挣几个小钱补贴家用,她还经常装碗豆腐乳,腌豆角什么的给他们换换口味。每当夜幕降临,工人们有的来拿衣服,有的来买东西,有的还碗消闲……家里人声鼎沸,直到夜深。那时工资低,遇到工人们没现钱购物,父亲就赊给他们,月底发工资时结账,因此一到月底进出我家的人就更多,门庭若市。

木器社的工人们不但木艺精湛,有吃苦耐劳精神,而且他们政治意识、团结协作精神也强。记得在国庆十五周年时,工人们连夜加班,一夜之间就在木器社门前跨街搭建了一座木制彩门。上方雕有彩色领袖画像,两端配有三面红旗浮雕,长方体彩柱上的花卉草木、鸟兽虫鱼栩栩如生,色彩斑斓的彩门,成为老街一道亮丽的风景,增添了国庆喜庆气氛。

老街木器社记录了上世纪手艺者们的艰辛,见证了一个物质匮乏年代的百姓生活和一个劳动群体的甜酸苦辣,同时也折射出那个时代的社会百态。如今,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使用木器制品的减少,老街木器社也渐渐被历史的尘埃所淹没。

(2015.1.8)

 

  评论这张
 
阅读(67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