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雪 融 时 的 联 想-------------------------庄凤梅  

2015-02-01 20:21:37|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严宝善的《品读》之后

 
       每年的元月往往是冬天里最冷的时候,俗话说,三九四九不出手,一个“冷”字了得。今年的第一场雪来的很晚,三九四九 过完了,她才姗姗而来。虽然来得晚,但气势不小,从北到南,洋洋洒洒,铺天盖地……

       下雪天,的确适合阅读,试想,雪花轻舞,先在树的小枝杈上有了点缀,弱弱的,颤颤巍巍……接着屋檐、房顶、草坪、道路,继而,天地之间一派洁白。这时,人的心便沉静下来,捧一杯香茗在手,是否读点什么?诗太过跳跃,小说又较为深沉复杂,最是读散文适宜。文字纯美,写人记事,或叙或议,不急不徐,娓娓道来……严宝善如是。读了,还写了一个“帖子”,不,是写了一篇文学评论。

        昨日,在《东至知青博客》里看到了他的文字《品读庄凤梅》,惊讶!他写时,白雪正好;待我读的时刻,天已朗晴,雪悄悄地化了,融进了久已干渴的大地,让人去想、去描摹那个“润物细无声”的意境。

       《品读》在文章之外有一个“后缀”,略讲了庄、严的渊源,我信。不然,现代汉语里为什么有“庄严”一词?辞源也许就来与这个故事。宝善把这个“后缀”放在了最后,而我却想写在前面。文字由春秋而汉,汉而魏晋,久远的历史,宝善轻轻地拽了出来,可见他是一位饱读诗书之人,要么,何以知之?

        看完《品读》之后,我得到了三个“难得”。

       第一,如今难得有人读纯文学,纯文学已经深深地陷入了空前的困局。放眼中国,经济大潮汹涌澎拜,谁还有心境坐下来读文学作品?文学已经被边缘化。而文学本身也不争气,官员写作、枪手写作、身体写作……不足而已,所以,文学就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左右不是。如此一来,谁还读文学?但严宝善在读!

       第二,读文学的人难得读“散文”,文学已经被边缘化,而散文是边缘的边缘。诗,还有一群小青年、一批又一批的大学生。小说,有人物、有情节,也有一些爱热闹的读者。另外,还有电视剧的制作,需要从小说里拣有卖点的拿来改编,所以,小说保留了一块阵地。散文就不行了,没有诗的跳跃、热情与浪漫;没有小说的典型人物、曲折的情节等等。或者这些在散文里都有,只是都被艺术的淡化了,淡的只显露了“自我”、内心、情愫……像细风、像微雨、像淡淡的冷香……还有,还有,但都是淡淡的细微。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人静不下来,怎能去读散文。但严宝善在读散文。

        第三,下雨了,落雪了,时空都安静了下来,读诗,太跳;读小说,过重;拣一些文字读读,就散文吧,难得的是读了还写评论。

       文学评论不是人人能拿起来的,连写作品的人也不一定写得来评论。严宝善在研读了一位作者的多篇散文之后,逐一展开,由表及里,由浅而深,从文字到主题,直至在文字里升华的精神,深藏的人文情怀。还有就是研判作者,从人生的背景,成长的经历关联文学,连缀作品,经纬交叠,织就了一篇文学评论。

       到这里忽然想到,如果我再写下了这些文字,别人会不会误解——互相吹捧怎的?!

       我只是想写下来文学与评论的关联;散文与精神的关联;人与人的关联!

       雪还在悄悄地融化——

       在这冬日的阳光里,我向严宝善致意!

                                                                                          2015年2月1 日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