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周小甬  

2015-03-24 08:11:22|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经常会去东至信息网上看看,看看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瞧瞧那里有些什么变化,有点什么新闻趣事。那天逛着逛着,一张尧渡老街的照片映入我的眼帘,让我的思绪飘向了......。
      尧渡镇,那可是一个千年古镇,老街被称为徽派商业一条街。它是一条南北贯通的街,座落在尧渡老河之滨,与尧河并肩而行,临水的每家每户房屋后面,都有停船的埠头和栓船的木桩。老街的最南面,人们就叫它上街头,北面自然就是下街头了,邮电局,这个我工作了几十年的单位,就在我们下街头的大桥旁边。老街的路很窄,原先是一条条石板铺成的,两边有许多民居,老街的屋宇都是色泽古朴的粉墙黛瓦,屋连着屋,面对面地排列着,木头的排门板,剥落的墙角,很旧很旧了,我也没有去考证过是哪个年代修建的。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对尧渡街的那些老房子我是太熟悉了,每次下河洗衣服,都端着脸盆,穿过对面的一户人家,然后到达河边,在他们家的后面的停船埠头的青石板的台阶上,在尧河清澈的河水中,把衣服被子揉啊揉,漂啊漂,用棒槌轻轻地捶着,嘴里还念叨着尧渡街的俚语“棒锤不响,浑水不趟”。这房子是粮食局周汉云家祖上传下来的老屋,雕花木门马头墙,砖木结构的,有房间,客堂,各个房间都是由木板隔的,窗格都雕着古朴的花案,还有一个露天的天井。他家的老人告诉我,老年间这里是一条商业街,有着许许多多的铺面,他们家的祖先是商人,前面开店铺,后面住家,老河原来是通长江的,货物从河里运来,停靠在自家的埠头上。我相信,这里的每一家人家都有一个美丽的故事,哪怕是家长里短,也是非常动人的。 
        顺着街向南走,有个小的杂货店,高高的木头门槛,黑黑的泥巴地,陈旧的排门板,非常古老的柜台,上面摆了一排横躺的玻璃瓶,里面放着县食品厂生产的双果、花生糖、交切、寸金之类的食品。在柜台的一角还放在一个装酒的坛子,里面也是东至酒厂的散酒,我时常会去那里买酒,掀开厚重的酒坛盖子,用一个长长柄的竹舀子,伸进深深酒坛子里面,一舀一舀勺进你的酒瓶里,里面的营业员也和老房子一样的老气横秋。转一个小弯就是黄梅剧团了,大门外的墙上,经常贴着各式各样的演出海报,一到晚上熙熙攘攘的,非常热闹。再往前走,是尧渡镇医院,那时的镇医院,一排长长的平房,不是有几个白大褂在里面坐着,简直就看不出是个医院,设备非常简陋,不过我们有个伤风感冒,配个药还是挺方便的。一过医院顺着街面一溜排列着中药店、照相馆、一个肉铺、早点铺,到了中街,有个粮站,还有一个老虎灶。
       过了中街走几步就是三八门市部了,它还是个国营单位呢,这里面有服装、鞋帽、布匹、还有许多日用商品,它的对面是新华餐厅。接着向前,法院、看守所、人武部都在那里,再就是一些零星的小商铺、理发店、裁缝铺一一展现在你的面前,这些都是老街居民的生活必须。说到裁缝铺我又要啰嗦几句了,那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每次回上海,看见了时髦的衣服裤子裙子,有的颜色不喜欢,有时候尺寸不对,我就会买一些布料回来,与老街的裁缝师傅比比划划地讲解,然后就可以穿上一件即时尚又合身的衣服了,当然,裁缝也会在我这里得到城市服装流行趋势的信息。
       走着走着就到了上街头的尾端,就剩下一些老房子了。在一家老房子的门口,有一口水井。这口井就在路的旁边,我同事就住在上街头,她家离这口井只有几步路,我经常去那里玩。这一片的居民都用这水井的水做饭。小小的井,也不清楚有多少年的历史了,我问起同事的奶奶,她也摇摇头,只是说从小就看到它在那里了。井框圆圆的,非常光滑,不知是什么石料制作的,已经被长年累月扯水的绳子,磨得留下了一道道很深的沟痕,这些沟痕可以见证老街的历史,也看尽了老街辛酸苦辣世事沧桑。我每次经过老井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地用手抚摸那光滑的井壁,仿佛这样才能表现自己对它的喜爱。
        老邬的厂就在上街头的河边上,傍晚时分,我们会一前一后地闲逛,从老桥开始,一直走出上街头,来到金字牌那段的河边,看着那青山绿水,享受着河边徐徐的晚风。漫步在老街上,你可以发现,沿街的人家,门都是开的,或者是虚掩着的,颇有“日不闭户”的意思,在平时,过路的人要去河边,只要和主人打个招呼,都会得到主人的首肯,多么淳朴的民风。
        当年看到这老街的坑坑洼洼的石板路,这样老式的房子,我总是觉得它们破破烂烂的,比起老街来,我更喜欢看东至后来造起来的一幢幢的新房子。现在的人旅游,都在寻找这样的老街,那些旧日的残砖败瓦,现在看来全是满满的旧味道,无不让人充满着留恋。可惜了,当时没有给老街留下一些照片,如果有,现在拿出来看看,用现代的眼光重新审视,用不同角度细细地欣赏,一定会有不同的感受,可以用一些古老沧桑之类的词语来形容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中街的老虎灶有些年头了,早些年是烧柴火的,后来改烧木屑,最后也烧煤了。烧水的是一名中年妇女,每天清晨起来点火,那台破旧的鼓风机呼呼地叫着,她时不时地挪开那火膛的盖子,用长长的铁纤捅几下,顿时火舌就直往外冲,不一会儿,水就在大吊罐里“咕嘟,咕嘟”地开了,她麻利地拿起铁皮漏洞和水瓢,把排着的水瓶都灌满了。我们单位每月发放水牌子,为了这生活必需品,无论烈日炎炎还是冰天雪地,我每天必须要去那里打两瓶开水,所以,平时就是再不上街也要去一次。
       每次去打开水,如果遇到水不开,就要耐心等待。就在老虎灶的对面,有个货郎担常年摆放在那里,我好奇地走了过去,一根扁担,两头两个大肚子箩筐,箩筐的上面放着一个方方的扁扁的木头盒子,里面格成一个一个很小的格子,分别放着针头线脑、发卡、木梳、扣子等小东西,用玻璃盖子盖着。箩筐里还装着毛巾、肥皂、牙膏,应有尽有,不亚于一个小小的百货公司啊。
       这个货郎担的主人,是一个长得非常矮小的农村妇女,30多岁的模样,满面的愁容。我不知道她是哪里人,家离尧渡街远不远,但是总看到她每天风雨无阻地来到这里卖货。那时的百货商店,货物不是很齐全,有些生活上需要的小东西在那里找不到,所以,有时我也要到她的货郎担上买些东西。她是个讲信用的人,有时我需要的东西她也没有,她就会说去想想办法,过不了几天,果然想着法子帮我寻来了。 她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在一次的交易过程中,我和她聊了几句,简单地知道,她丈夫身体不好,还有三个孩子,都指着她的货郎担生活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放下了货郎担,在原来的位置上卖起了服装。一个简易的棚子,里面挂满了衣服,我饶有兴趣地把她的服装的单价和数量乘了一下,嘿,还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呢。我想,她这些年的货郎生涯让她有了一些家底。
        她是一个生活在最最底层的农民,也许没有什么文化,国家也没有给她任何的生活保障,她贫穷,但她没有屈服,靠着自己的坚强,自己的智慧,让日子富裕了起来。她是妇女里面较早经商的,卖服装也是最早几家,可见她的胆识和勇气。
        每次路过她的衣服摊,可以看到她的服装在翻着新花样,而她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容,我衷心地祝愿她能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悠悠岁月,年复一年,老街以它坦荡的胸怀,接纳着南来北往的客商,默默地注视着勤劳朴实老街人繁衍生息,注视着这些平凡人家过着平凡的日子,当然也包括我们这些上海知青,有多少知青朋友曾经工作生活在这条老街上。      
        尧渡老街啊,几十年了,你那一砖一瓦,一门一窗,留下了我多少注目的眼光,那一块块斑驳的石板路啊,留下了我数不清的脚印。
       古朴的老街,给我留下了多少美好的回忆;当年的老街,原汁原味的古街风貌,竟然成了我美好的梦境;现在的老街,你,还好吗?老街的人们,你们还好吗?
 
    后记: 
     当我完成博文以后,突然萌发了一个奇思妙想,我用微信联系了一个单位的同事,让他去老街转转,拍一些老街的照片。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由我遥控指挥,他听从我的安排,开始了现场直拍,先从我们单位原址拍起,然后拍了我洗衣服要穿过的老房子,他拍一张随即发给我一张,并且担任着讲解员。我指挥着:拍一张老周家的门口,走进老周的家,里面拍几张,到后门河边去,拍洗衣服的台阶,什么?台阶已经没有了?那就拍一张老河吧........,剧团门口拍一张,街上的服装店拍一些........,上街头,找到那个老井,多拍几张........。就这样,我像自己亲自游老街拍照片一样,从下街一直游到上街头的出口处,还去了金字牌的河边,他还拍了许多小视频给我,尝试了一次遥控旅游,真过瘾。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这就是我们东至县邮电局的原址,我的第一个宿舍就在这里,现在已经造了新房子,站在老桥上看过去,已经完全不认识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老桥脚下,多么熟悉的桥身,桥洞,上桥的阶梯。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右边就是我单位的所在地,已经变样了,左边是我洗衣服要穿越的老房人家。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这就是我博文中提到的粮食局老周的家,庆幸的是它没有拆除,这样我可以进去看一看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狭长的过道,还安装了防盗门,和以前有些变化了,庭院深深。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这是里面的老屋,外面变化了,里面的墙面一点都没变。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看到这张照片,心头一震,这老屋一点没变,实在是太熟悉了,我以前几乎每天从此地经过,那水泥地,那地上的裂痕就是这样的,几十年都没变,可惜的是,租给别人居住了,弄得杂乱无章,原本他们家可干净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让同事拍了露天的天井,两张有着一丝阳光的照片,老屋多年失修,很破旧了,咳。还好都还在,不然连这照片也见不着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出了后门一看,河埠头没了,洗衣服的石条台阶没了,栓船的桩子也没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我让他站在我洗衣服的地方,拍了这条老河,老河水很少了,也不清澈了,听说河道都堵了,水从新河里走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感叹了半天,也要到老街上去逛逛了。这就是老剧团的大门口了,以前的样子也没了,变化大啊!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这是下街头的服装一条街,服装琳琅满目,看着还不错啊!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这里已经是中街了,原来的老虎灶自然也没了,这里原来是个蔬菜门市部。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这就是我说的国营三八门市部的原址了,同事告诉我,现在是个私人医院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老邬说想去他的食品厂看看,于是同事就向上街头走去,这就是通向食品厂的路,路面比以前宽敞多了,也挺干净的。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这是食品厂的原址,厂也没了,现在是一个生活小区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这是厂区里面,老邬还是不甘心,让同事进去看看,有没有他亲手从金寺山林场买来的,种在院子里的一棵雪松?回答是:没有。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厂对面的金字牌,我多次提到它的,就是我每年夏天游泳、嬉水的地方,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看了河边的风景,又回到老街的上街头,你可别小看了这栋老房子,那可是庄严的人民法院啊!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这是看守所原址。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走着走着上街头就要走完了,我还要找找那口老井呢!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找到了,就是它,看起来已经不使用了,还给捆起来了,有点残酷啊!不过为了孩子们的安全,也只好如此了!

老街~水井~那挑货郎担的女人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两个小时的微信旅游结束了,我还真有“才”啊,竟然能想出这样一个方式,游玩了整一条尧渡老街。嘿嘿。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