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像蒲公英种子一样随风飘落------------周小甬  

2015-04-17 08:17:59|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路过社保局门口,听到一阵喧闹声,走过去一看,一个女的坐在门口台阶上,已经停止了吵闹,嘴里还在喃喃地说:“我要吃饭,要吃饭。”旁边有人告诉我,她是个知青,在农村时和当地农民结了婚,生育了一双儿女,后来离婚了,带了一个孩子回上海,有些事情还没有解决,生活成了问题,于是到社保局来闹。看着她的憔悴的脸庞,那无奈的神情,我的心微微颤动着。

象蒲公英种子一样随风飘落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回家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起那一年,我们这些人,就凭着一张写着某某公社,某某大队,某某小队的通知书 (我跟在挑行李的老乡后面,我的行李上挂着一个小布条,上面写着:龙岗大队  竹窠生产队  周小甬    小布条在凌厉的寒风中飘啊,飘啊!竹窠在哪里我不知道,就知道跟着那个飘飘的写着自己名字的小布条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随风飘落到了安徽农村那些小小的村落,有的同学飘进了大山,有的同学飘落在江边,在那贫瘠的土壤里扎下了小小的根。因为是插队落户,和那些建设兵团有着很大的区别,最重要的是没有特别的管理机制,就跟一户普通的农民一样了,自生自灭,听天由命。那时的我们很迷茫,不知道我们的根最终是落在何方?
     几年后,随着一阵招工、招生、回城的大风,种子们又开始新的飘零,有的幸运地飘回了上海,有的飘落在了安徽的工矿企事业各个单位,还有少数人没能飘起来,仍然留在了农村。
     都是知青,命运还真的不一样的。我们第一批招工的,单位较好一些,后面招工的,条件就相对差一些,有些单位的劳动强度比起农村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有一份固定的工资而已。在这里,我想说说我的一位同学的故事。我70年9月离开了生产队,她因为家里有事也回了上海,第二批招工开始了,我得知这个消息以后,非常着急,就发了个加急电报给她,让她赶快回到东至,当她赶回来的时候,招工已经接近尾声了,她的一份材料还没送到招生办。她来县里找我,当时我正在上班,看着她像热锅上的蚂蚁,我也心急如焚,毕竟这是一个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我马上请了假,脱下耳机,仗着和招生办主任有电话联系这么一点可怜的关系,拉着她奔向县招生办。可是,那个主任不在,开大会去了,我们就直接去了他开会的电影院,一排排地找,在人群中找到了他,终于在最后的时刻把材料交了上去。

     就这样,她被招工了,可是命运让她飘到了一个乡镇供销社,我休假的时候去过几次,真是个偏僻的地方。香口真的很小,它远离县城,没有街道,只有一个公社,一个卫生院,一个供销社这几个单位,旁边就是一片片的农田了,还有就是那滚滚的长江。她所在的供销社就是一间破破的民房,两个陈旧的老式柜台,两个人营业员上班,卖一些生活必需品,糖啊,盐啊,白酒,煤油什么的,还有少量的布,手帕袜子之类。平时也没什么生意,到收工的时候,才有老乡来打点酱油买点醋。她的宿舍也在这间房子里,上班都不用出门,什么娱乐活动都没有,看个电影都要去香隅镇上。枯燥,孤独的日子我想想都害怕,我们在县城里生活都感到太单调,她生活在这种环境下,还不郁闷死啊。
    第二次去她那里,已隔了好几年了,那时年龄也大一些了,况且她要比我大两岁,那天,和她睡在床上聊天,她说,香口是个小码头,常有小货轮靠岸,有船员上岸来买些香烟,船员也会和她聊天,她告诉我,说有的船员是城里人,里面的衬衫领子雪白雪白的。我有点明白她的意思,都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了,是该有些想法了,可附近都是农村人,也没有合适的人选。对于船员我还是不放心的,飘来飘去没根没底的,可她没明着说什么,我那时也没敢多问。从此以后,我就隐隐约约有些担心,担心哪一天她跟着那些船员飘走了,飘落到哪个不知名的小城镇,我再也找不到她了。漂浮不定的蒲公英的种子啊,你会飘向何方?
     后来,她们那里通了电话,我经常打个电话给她,但是电话声音很小,不能谈心。她来县里办事的时候,会来我这里玩,我知道了那里有了三线厂,龙江水厂就在香口,厂里的工人经常去她那里,她认识了一个人,是厂里的技术员,并且关系不错。又过了两年,她结婚了,丈夫就是三线厂的,命运这样的安排还是比较合理的,我也感到了欣慰。命运之神又一次发挥它的神力,又一阵大风刮来,三线厂撤回上海了,我同学这颗蒲公英的种子终于随着丈夫飘回了上海,还进了不错的单位,我也挺为她高兴的。

     回上海后,我就想联络她,就找到了她妈妈家在天潼路的老房子,到那里一看,已经拆迁了,一片狼藉,没什么希望了,可我不甘心啊,终于在一个“钉子户”那里找到了她妈妈的电话号码,几经辗转,我终于找到她了。她来了,到我家来了。真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几个小时的长谈,多少话要说啊,特别说到招工那件事,她也是特别地激动。她现在的日子非常幸福,一双儿女都十分出息,而且特别孝顺,晚年生活的幸福才是真的幸福。
     知青们象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随着各种各样政策的风,大多都飘回了上海,不管是什么情况回来的,不管现在的拿的是上海工资还是安徽工资,不管房子住的是否宽敞,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知道有一些人,因为种种原因,户口被拦在了上海的大门外面进不来,还在外面飘着,还有人生活都没有保障,比起他们来,我们已经很好很好了。

     我改编了一首歌词,送给在东至生活过工作过的知青朋友:《知青·小草》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为了国家响应号召
                               我们的足迹遍及祖国天涯海角
                               艰苦的生活啊把我们磨炼
                               岁月啊蹉跎啊让我们成长
                               东至的山水啊哺育了我们
                               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不论在上海还是在他乡
                              但愿生活在祖国温暖的怀抱
                              不论是贫困还是有小康
                              我们抱团取暖紧紧在一道
                              我们已经啊是夕阳
                              美丽的晚霞无限的美好
                              我们要珍惜啊今天的生活
                              愿幸福把我们紧紧地围绕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