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洹 水 清 明--------------------------------庄凤梅  

2015-04-21 15:34:45|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洹 水 清 明--------------------------------庄凤梅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清明时节,莺飞草长,细雨蒙蒙,即使没有飘雨的间歇,也让人感到了空气的湿润,也许,这是春回大地的节奏,湿了,润了,暖了,唤万物醒来。

       醒得最早的是小草,委屈一个冬天,终于挺起了身子,借着这潮润,又把自己染绿了不少,特别是刚刚抽出的新芽,伸展的嫩叶,干净,娇柔,青翠得教人爱怜。

        洹水流淌,逶迤曲折。人走上河畔坡堤,脚下松松软软,土地是松的,草毯是软的,萌动的一切也是河水醒来的标志。就在这个春临复苏的日子,我来到了洹水。洹水是古称,当今她叫洹河。洹河是安阳的母亲河,数千年来,河水无私地养育了她的儿女,也滋养了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源头。

        如果我们把中华文明比作一幅水墨长卷,无论谁在画面前徜徉,都会有一个绕不开的节点——安阳。小屯。殷墟。

        “小屯”这个以“小”开头的普通村落注定要在中国历史上大有名气,于世界文明史的记载里占一席之地。今天,小屯已经成了一个概念,它把土地交给了殷墟。膜拜殷墟,摩挲那甲骨上的文字是我多年的心愿,期盼已久,渴望已久。

        晨起,薄雨已歇。轻了风、洗了尘,停歇得恰到好处。急切切向殷墟赶去,近了,又近了。垂柳轻抚之下,一块巨大的碑石扑入眼帘——世界文化遗产殷墟,鲜红的大字一下子拉近了我与殷墟的距离。

         殷墟的容貌,我想过了一百遍:高大巍峨,富丽堂皇,即便原始的遗存不是这样,也会被现代建筑所覆盖。但是,等我赶到它面前的时候,才知道思绪错了。这里只是一片原野,乍一看去,与周边的农田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中心区域稍稍高出些许,有青草、长树木,如果不是那些散落的雕塑、草舍,人们一定会以为走错了地方。不,真的没错,芦草苫盖之下,大红的木柱,神秘的符号,向内弯曲的龙形,简洁,写意。

        ——殷墟,在洹水的臂弯里,我真的找到了你!

       殷墟博物馆,它在土地的下面,一块石头标明了入口,走道回旋曲折,我踏进去的第一步就是在追溯历史,追溯时光,追溯中华文化的源头。顺着走道的折返,地面上铺设了一条长长的时间轴,像一截一截的青玉,向着久远的岁月延展——当代、民国、清朝、明朝……汉朝、秦朝、周、商……天呐!我在穿越时光隧道,分分寸寸,步履之间,走向了中华民族的祖先!我似乎,似乎能触到大地的心跳。

        厅中,方方正正一池清水,浸润着一块巨大的龟甲,一笔一划,刻满了文字,三千多年了,一代又一代华人,血脉里流淌着这“象形”的基因、这“意义”的基因、这“读声”的基因!古老的甲骨文已经是有逻辑、成规模的文字体系了。

       再往里,一步步膜拜,与甲骨相伴的,那陶、那玉,还有那精美的青铜——“司母戊鼎”上已经雕刻了“鱼”的剖面图案,先民们熟悉的鱼,是否来自不远的洹水?这世界上最大的铜鼎,曾在村民的保护下躲过了侵华日军的搜索,也曾流落于战乱之中,今天,它是中华民族的国宝。多年前,当“司母戊鼎”回安阳省亲的时候,已经年迈的发现者、保护者被特许抚摸久别的亲人,满眼的热泪颤动的手,他摩挲的是中华文明的根!

        发现“司母戊鼎”的村民称它为青铜“大炉”,大炉——多么真切、朴实的称谓。为保护铜鼎而历经波折,但他不后悔,老人曾经坦言,这一生干的一件大事,就是保护了“大炉”!中华文化代代流淌、传承于人民的血肉之躯!

洹 水 清 明--------------------------------庄凤梅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柔和的灯光下,我仔细辨认着那些刻在甲骨上的文字,它是在明朗的日光里刻成,还是在熊熊篝火的映照下写就?借着这甲骨,文字越过了数千年,就这样静静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既陌生又熟悉,既神秘又明晓——“日”就是一个椭圆,“月”便稍稍画出了弯曲,我忽地豁然,这熟悉和明晓一点也不奇怪,是中华儿女当然一脉相承。

        “一片甲骨惊天下”,我觉得这样的评价毫不过分,古书曾说仓颉造字之后:“天雨粟,鬼夜哭,龙为之潜藏。”这虽是传说,但却艺术地揭示了文字“出世”带来的惊心动魄,感天撼地。

         宫殿遗址、宗庙遗址……看那灰坑里层层叠叠的甲骨,上面该有多少文字,商王朝的政治、经济、军事、祭祀,桩桩件件。

       十五万片甲骨,该是多少年代的“书页”,今天,触摸它就是打开了一座座宝库,排列它就是一幅幅历史画卷。远古祖先的劳作、收获、征战、繁衍;亦或还有他们的舞蹈、歌唱、爱情、呼吸……他们的心跳,他们的脉动,他们的音容笑貌,还在这甲骨上活着!

         墙上列出了甲骨文与现代汉字的对照,弹指一挥间,甲骨文、金文、篆、隶、真、草……历史倏地站在了我面前。

        我们的根就在这厚厚的土地里!

        从殷墟到中国文字博物馆,更系统更全面的文字展示,土陶上刻下的符号不知比甲骨文又早了多少年代,真的说不清,它也许是汉字前身的前身。
  
        数千年步履蹒跚,汉字终于走进了数码时代,“激光照排”印制的第一部书籍静静地躺着通透的展柜里,它的身后,五光十色,波澜壮阔。
   
        清明的雨丝,湿了殷墟的青草、绿树,湿了文字博物馆金黄的楼顶和高大的“字”坊,细细碎碎淅淅沥沥飘飘洒洒乱纷纷地落了。落了,融进洹水里。

       洹河,古老而年轻。水流过,充盈而有活力!

                                                                                         2015、4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