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东至县的两场火灾------------------------周小甬  

2015-08-30 08:42:54|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小甬《东至县的两场火灾》

      

东至县的两场火灾------------------------周小甬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我们话务室的总机台上,在第一排的位置,有个非常醒目的红色的号码119”,那就是东至县消防队的火警电话,这个电话号码在我们话务员的心中,分量可是沉甸甸的,上班的时候,听到哪里报火警,心里一个激灵,手指紧握塞子,用飞快的速度插向那个红色的“119”然后,特别注意听报警人所报火警的内容,因为事发突然,有的报警人会紧张得声音颤抖,语无伦次,说不清发生火灾的具体地点,再加上消防队的值班人员都是年轻的战士,大多是外地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会让他们说得慢一些,讲清楚一些,协助报警人顺利地完成报警。我们的机务员,定期地会检查和测试火警电话,确保火警电话的畅通无阻。我去过县消防队,看过他们救火的系统训练,战士们随时都在准备着出发,奔向火灾现场,睡觉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火警的电话铃一响,宿舍里的警报器就响了起来,当报警电话通话完毕,战士们已经全副武装,消防车已经发动了,马上冲向出事地点。

     那些年,我除了经历了东至的洪水,还亲眼目睹了两场大火。第一场火灾,那还是刚参加工作不久,那天晚上,大伙儿都睡下了,突然,广播站的喇叭响了起来,播音员用急切的声音,通知广大群众去造纸厂救火,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忙乱中就想到脸盆,随手拿着,冲出家门。通往纸厂的路上,已经有人了,大家都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跑着,跑着,就看见前面的消防队了,战士们拉着板车,板车上有灭火器,还有笨重的抽水机。现在想想,那时的消防事业那么落后,简直不可思议。他们的板车很重,跑不快,我赶紧上前帮他们推了一些路,心里还惦记着火灾现场,我说了声加油,就离开了他们,飞快地朝前跑去。
     跑到现场一看,不是厂房失火,而是堆在外面的草剁烧起来了,那是造纸厂的原材料。一到那里傻了眼,我们带的脸盆起不了作用,水井很深,我们没有水桶,就用扫帚扑打火苗,后来专门有人打水,大家排队传水,消防队到了以后,用抽水机抽水,用高压笼头把火扑灭了。
     经过那次火灾,我们局里经常开会,防火,防火,讲了又讲。东至有烤火的习惯,冬季很容易失火的,所以得特别小心。说老实话,那次的火灾还没触及到我的灵魂,还没感到恐惧。可是后来发生在我们局里的火灾,让我切身体会到,什么叫水火无情,什么叫害怕。
      火灾总是在人们不注意的夜间发生,那也是一个夜晚,也是大家都熟睡了,突然听到有人敲着脸盆喊救火,爬起来一看,是院子里的一幢二层楼旁边的小厨房披子着火了,只见房顶上浓烟滚滚,说时迟那时快,突然“轰”地一声,只见一股明火从房顶上冲了上来,火光冲天,通红通红的火苗舔着旁边的小楼,顺势就把小楼给烧着了,男同事拿来灭火器,冲着那间厨房喷过去,一时间,那一片火灭了,但是,当灭火器的泡沫打光后,火势马上又腾地一下窜起来了,非常厉害。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询问报火警的情况,然后就一桶水一桶水地从井里提上来,浇到火上,整个人都弄得湿透了。可是速度太慢了,无济于事,火随风势张牙舞爪飞快地蔓延着,眼睁睁看着二楼上面的窗子一个接着一个都烧着了,熊熊大火啊,这下子真的完了,让人心惊胆战。

     这一座老房子,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就是我们局的“心脏”,是一座综合楼,局长办公室,各科室,话务室,报务室,机务室,统统都在里面,好在两年前搬走了。我当时看见了曾经的话务室葬身火海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还在里面上班,没有得到撤离的命令,是不是需要坚守岗位,是不是要光荣牺牲啊?
     我们都是穿着内衣内裤跑出来的,我们的女局长已经哭出来了,嘴里不停地说着,这下要去坐牢了,要坐牢了。这不是危言耸听,是真的,因为紧靠着旁边的另一幢房子就是我ō们的机务站,两楼之间只有几米的间距,它是连接着省局的通信枢纽,如果它烧着了,那不光是东至的通信全部中断l,还会影响到全省的通信系统,那罪过就大了。局长指挥着我们,阻断两座楼之间的火势,等待消防队的到来。
     消防队终于来了,其实他们来得也很快的,可是我觉得还是慢了,因为火势比他们还要快。他们一到,我的心情就好了很多,救命恩人啊!起码机务站可以保住了。消防队员们训练有素,只见他们迅速地占领了几个制高点,爬上了高高的水井架,在几个高压龙头的奋力喷射下,火势马上控制住了,但是,我们的这幢二层楼的砖木结构的房子,已经烧的面目全非,只剩下骨头架子了。房子烧毁了,烧焦的窗框地板冒着缕缕青烟,这是我有史以来所看到的,从头到尾的火灾残酷现场,惊心动魄,令人震惊。
    究其原因,是那个小厨房的大灶里,火没退干净,又放进湿柴准备烘干,结果烧了起来,殃及了旁边的小楼。这次的火灾,让我永世难忘,从此对火源是小心翼翼,恭恭敬敬的,从不敢有半点疏忽,很多年以来,每当我听到救火车那凄厉的鸣叫声,我就会想起那场大火。
    现在的我,越活越奇怪了,几十年以前的事就好像在眼前,记得可清楚了,可是眼前的事呢,老是记不住了,锅里烧着菜呢,往电脑前一坐就忘了,还会烧焦了,我天天给自己敲木鱼,小心火烛,小小火烛,晚上睡觉以前看看煤气关好了没有,毕竟是水火无情啊!

  评论这张
 
阅读(8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