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窗 染 桂 花 香----------------------------庄凤梅  

2015-09-11 21:49:41|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 染 桂 花 香----------------------------庄凤梅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摄影展         八月初立秋,接着又洒下了两场薄雨,我敏感,只觉得凉意层层。细想来,我最怕换季,尤其是入秋,冷气小试,便咳嗽、轻喘。但是,也喜欢秋天的另一面,喜欢秋高气爽,喜欢果实累累,更喜欢秋风里盛开的花儿。
        窗子,就这么轻轻一推,忽地飘来一缕香气,浓浓地,倏尔又淡了,刚要停歇,复起丝丝风,又携一股香味重重袭来……
        桂花开了。
        窗外有两棵桂树,与几株女贞参差,桂树靠窗,一堵矮墙把女贞隔到了另一边。墙不高,树身分阻 ,上面的枝枝叉叉却多有交合、摩挲。我常常分不清两种树叶,一样的椭圆,一样的油绿,只是桂树的叶子稍稍长些,薄了几许,少一层蜡样的光泽。现在好了,桂花盛开,谁是谁?清晰可辨。
        金黄的桂花,层层叠叠,簇簇团团,缀满在叶腑之间,花小。娇嫩。微裂。气香。绿叶虽刚刚着了一抹老色,倒也懂事,小心地呵护着一捧宝贝。偶尔有鸟儿落在树枝上,不知轻重,晃得颤颤巍巍,树叶还是坚定不移,努力地保持着身姿,只放手让花香四溢。
        桂花大致有金桂、银桂、丹桂和月桂几种,我窗外的桂花几多金黄,应是“金桂”无疑。桂树平日里不大引人注目,浅灰色的树干稍显粗糙,更算不得伟岸。开窗远望,常常把她忽略了,但眼下金黄大放,香气染窗,仿佛成了“仙树”一般。
        说她“仙树”其实早有故事。不说吴刚伐桂树,久斫不止,就讲明朝杨升庵,梦里由神人相邀,飞升月宫,在那里折得一桂枝。醒来,真真握桂枝在手,等他再次科考的时候,果然金榜题名高中状元,后世就有了“蟾宫折桂”一说,在人们心里桂花树“仙气”大增。
        桂花开了,香气缠绕,惹得我生了心思。窗下有桂树,树树生桂枝,而桂枝如今缀满黄花,何不采了让她香染我的生活?
       三五好友,提小小竹篮,拎软软布兜,院里采桂花……桂树大多不高,伸手弯枝,簇簇金黄就在眼前。看那花,好小巧,刚刚四裂,虎爪一般。小心撮了,采花,摘金,偷香?你让我闻闻,她要我看看,双手金黄,浑身飘香……
        八月桂花遍地开,
        鲜红的旗帜竖呀竖起来,
        张灯又结彩呀,张灯又结彩呀,
        光辉灿烂闪出新世界。
        ……
         我爱唱歌,就在桂花树下唱了起来,一首经典老歌,唱得酣畅淋漓,似乎伴着花香飘出很远很远。
        采了桂花,要趁着花香,与茶叶一起洇了,一层桂花一层茶叶,不几时,成就了桂花茶,再喝,茶汤色浓,平添淡淡一缕清香。
        上海人爱吃“水晶桂花糕”,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好多人家都做,把糯米粉、白糖等搅拌均匀,蒸了,撒上桂花,切成小块,一家人你一块我一块,图个富贵团圆。当然,上海还有“桂花酒酿”、“桂花汤团”、“桂花水铺蛋”“桂花糯米藕”……好像与甜食有关的就离不开“桂花”,思忖起来,也许这就是故乡的味道,思念的味道。
         以前常到南京,甚至还在那里住过一段时日。我好想念南京的桂花糕,前年去了,我直奔夫子庙,众多小吃,先尝尝“桂花糕”。南京桂花糕样式不一,讲究漂亮、吃起来酥、软、香,即使吃完了,香味还在舌尖上萦绕,一丝一缕,久久不散。金秋吃桂花糕正是时候,天高高、气朗朗,慢慢嚼着酥软的桂花糕,含着桂花的微香,何不乐哉?
        桂花不仅入食,还能写诗进词。我喜欢柳永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朗朗上口,平白如话,试想,伴着桂花阵阵香,阡陌野径,远远近近,走走停停,满是荷花,好一幅田园水墨。
        宋之问写来,更有动感:“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而白居易的《忆江南》就像“经典游”:“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寻桂花,观江潮,笔下是何等的丰富。
        如今,我临窗半开,满眼桂花,何不读读朱熹?——亭亭岩下桂,岁晚独芬芳。叶密千层绿,花开万点黄。这金桂就叫“岩桂”,“花开万点黄”,正好应了风景。接着看朱淑真的《木犀》:“一支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扪心自问,我心、桂心,如何?“岩桂”也好,“木犀”也罢,全是桂树的别称,诗里词里,万般锦绣。
        ……
       不几日,朋友告诉我,她已把桂花与酒兑好,密封藏于地下,来年秋时,待桂花重放,请我品尝自制的桂花酒。我想,历年跨月,酒有花香,花浸酒浓,定是佳酿。屈原的《九歌》中写到:“援北斗兮酌桂浆”,可见,两千多年前桂花已香入酒浆。
      我期待着,明年此时,畅饮桂花酒,重染桂花香。

                                                                            2015年9月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