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上海普通人家的“房事”------------------何建新  

2016-11-23 19:56:29|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hejianxing7《上海普通人家的“房事”》
       
        现在,不管你走到哪里,不管走在街上和在公园晨练,还是在茶馆、饭店与友人小聚,或者打开电脑手机上网,你都随时可以看到听到人们在议论房子和房价。确实,中国的房价特别是像京沪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的房价,这些年来可以用“飞涨”来形容,就连很多二三线城市的房价也是“一鸣惊人”,让老百姓惊呼:受不了,买不起!
      对此,人们怨声载道,不满情绪上涨。应当承认,人们对房价高涨的不满和怨言不无道理,近十年来的房地产政策多变,常常朝令夕改,忽儿四万亿刺激,忽儿促销优惠,忽儿限购限贷,加上那些如算命先生般的专家不时在媒体上发表一些自相矛盾连自己都不相信的“预测”:“房价已近谷底,再不买就没机会了!”“房价必然还要大跌”等等,搞得普通购房者一头雾水,买怕“被套”,不买又恐“踏空”,惶然不知所措,却让房产商炒房客趁机大捞一把发了横财。
       对于上海大多数工薪阶层来说,不吃不喝,现在一年的收入只够买一个平方的房子,即使月收入二万以上的高收入者,一年收入也仅够买一个小卫生间,如没有“外援”或额外收入,再考虑将来房价可能继续上涨的因素,凑齐买一套二居室房子的钱要等到猴年马月啊!如此高的房价不但外来人员买不起,大多数本地市民同样也不能承受。虽然很多本地居民因为原住屋拆迁可以得到住房补偿及一笔可观的安置款,或者通过卖小屋买大屋来改善现有居住条件,但动迁安置房几乎都处远郊地区,交通不便,各种生活配套设施还不完备或差强人意;想通过置换房屋改善居住条件,其差价和税费,也不是很多居民都能付得起的巨款。有些住房困难家庭千盼万盼总算盼来了动迁,巨大的经济利益又常常使家庭成员间的矛盾纷出激化,父母和子女,兄弟和姐妹,为了多分得一些利益撕破脸的事屡见不鲜,有的还闹上了法庭打官司,将亲人间的脉脉温情撕得一干二净,荡然无存!
       于是,有人就怀念并且希望回到“住房分配”的年代,这当然是不现实不可能的事。
       计划经济下的“分配住房”真的是那么“美”吗?
       在上海生活过五六十年的人都知道,“住房”始终是最让上海绝大多数家庭头痛揪心的大问题,在三十年以前,房子还不是“贵”和“便宜”的问题,因为它根本不是用“钱”可以买来的。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上海一家四五口七八口人,挤住在一小间只有十几、二十几平方屋子里,是普通居民普遍的居住状态。没有独用的厨房卫生间,四五家、五六家烧饭挤在一个狭小的只有五六平方公用灶披间里,烧好一个菜没有空余地方放置,为了不影响别人,常常需要先端回家中,再回来烧第二个菜。若几家同时烧饭炒菜,就得互相谦让,尽量侧身进出,避免接触别人身体,以免碰泼了对方手中的碗造成烫伤。家人需如厕,有条件的话,可用布隔出一个半平方的小空间,里面放个木马桶,每天一早端去粪池倒掉清洗干净。有时屋子里全家人正在吃饭,不巧有人内急只好钻进布帘后的“马桶间”里,结果其臭同享,其声共闻。如果屋小实在挤不出这样一个空间,“方便问题”只好去每次收费二角的公共厕所解决。那时公厕常常“人满为患”,有时还要等在正在如厕的“厕友”旁边“候厕”,等人家方便完走了,你才能“就位”,这时旁边可能又有了一位“候厕者”,如遇到内急或肠胃突然有疾,真会把人急得冒汗跳脚!
       原单位的一位同事曾给我讲过一个“笑话”:一次,当兵的他探亲路过上海,应一位上海籍的战友之邀去他家作客。同事身高刚刚超一米七,进门却要“低头哈腰”,因为不大的房间中还搭了个搁楼,占了屋子空间大半,待坐落定后,才能四肢伸舒自如。午饭时,大家你一杯我一杯喝得正欢,忽闻有滴水声,以为家中漏水,可朝外一看,此时屋外正艳阳高照,再仔细倾听,才辨清声音来自搁楼——战友的母亲正在如厕,搞得他和战友都有些尴尬!其实,我那位同事口中的笑话,在我们看来是见怪不怪的寻常事,上海很多家庭日常不就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吗?
       有人也许会问:不是有住房分配吗?这样困难的居住条件,为什么还不去申请分配呢?很多上了年纪的上海人都明白:不是他不想去申请,而是他申请不到,或者根本没有达到“资格线”!
       上海住房困难的标准是在逐步变化的。最早是人均低于二平米,后来是人均四平米,再后来是人均七平米,现在的标准是十五平米以下。达到了那个标准,只能说你是获得了“抽奖资格”,并不等于你就必定可以分配到住房了。至于是否能“抽到奖”,何时能“抽”到“奖”,一要看运气二要看机会,还要看“人脉”——看你有否“路道”,看你是否认识握有分配房源实权的房管人员。
       事实上那时除了“铁定条件”,如干部级别、资历、劳模、先进典型人物,政策规定必须配给相应的住房,或者大型国有企业、政府事业机关等房源比较充裕的单位有能力给困难家庭配给住房,除此以外,已达到困难户标准的普通家庭,真正能不凭关系不走后门分配到住房的是少数。譬如我所居住的那幢石库门房住了九户人家,居住条件都很差,有的处于住房困难标准线之内,但几十年来都没看到有配给住房的,我的父母只是离休后,按国家有关政策规定,才被增配补足了应享面积标准,而且也是没有煤卫设施的简陋房,否则可能永远没有“分房”的机会。另处还有一位居委干部,家中儿子成年,三口之家挤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的房间里很多年,后来可能因为人脉关系比一般人要广一些,增配了一间仅6平方的小屋。其他邻居则从没有得到过分房机会,只是因为前年老屋的动迁,他们的住房条件才得到根本性的改善。
        我家的那间老屋实际上也算是“祖屋”,祖父年青时从浙江到上海“学生意”成了一名银行职员,解放前以二根“小黄鱼”抵押,(那时用金条抵押,可能是为了防止租户不能及时付房租,类似于今天的“租三押一”“租六押一”)租下了那间二十一二平方的“前厢房”。那时祖父母生有七个孩子,九口人住在这样一间屋子里,比我小时还多了二口人,其窘境是可以想像的。以后祖母去世祖父再婚,继祖母家祖上是经商办厂的,家中有一幢三层楼的私房,祖父婚后搬走,那间房就留给我父亲。我们一家七口人在这屋住了几十年,遇到的困难也是上海普通家庭都经历过的,实在算不上特殊,在我们那幢石库门中还算是“条件不错的”。2000年父母搬走后,此房又留给了我的一个弟弟,前年因动迁被拆,弟弟一家因此被补偿了二套高层电梯房,这间小屋才算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我们租住的那间房被称作‘前厢房“,从一个门进去,里面还有二户人家,分别住在“亭子间”和“后楼”。小时有次我问母亲:“为什么爷爷不把这三间都租下来啊?如三间都是我们的,我和二个弟弟与二个妹妹都可以不睡地铺了”,“当然是因为爷爷拿不出更多的‘小黄鱼’啦!”母亲这样回答。祖父这样一位银行小职员,养活家中八九口已属不易,哪拿得出更多的“小黄鱼”来作租房抵押啊!
       从祖父到父母再到弟弟,三代人住了几十年,如果不是因为父母离休后按政策规定增配了,我们就没有机会享受福利分房,虽然解放初期和文革后父亲都还曾担任过中学的书记、校长近二十年。可想可见,对于一般普通职工来讲,“分房”是件令人多么奢望的事!现在流行这样一个段子,数说八十年代出生人的种种“无奈”,说到结婚买不起房时,称那个年代“住房是分配的”,其实这是作者不了解历史,或者是一种误解。有过经历的上海人都知道,除了极少数“新贵”和特别有“门道”的人,所谓"结婚住房是分配的”,简直是天方夜潭,天大的笑话!
       当然,在计划经济时代,除了上面提到的“硬性规定”,以及掌握房源较多的大中型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可以对符合条件的困难职工配给住房外,还是有一些人的住房是比较宽敞的,有的还可用“豪华”来形容。能享用这些大房子的人一般“非富即贵”,大约有几种情况:一是有钱人祖上留下来的。我有位熟人,家中的住房占了半条弄堂好几幢石库门,家人不但各有住房,还有专门的兵乓室供家人锻炼娱乐;二是家中有人是高官。虽然现在大家说当年没有现在这样多的“特权”和"不公”,但事实上那时达到相当级别的高官,还是可以依照职级被分配到不同面积不同质量的住房,以及其它一般人享受不到的福利;三是有关系的。譬如我认识的人中就有因为早年在房管部门任职“近水楼台先得月”,家中人口不多,却在比较高档的区域住上了近百平方好几间大房子,客厅卧室独用煤卫一应俱全,打开客厅的落地门,楼下几户家庭共用的花园赏心悦目尽收眼底。至于那些高档地段的别墅、高级公寓,其主人更是披上了神秘的外纱,离普通人所居住的地方虽并不遥远,却又像隔了一层浓厚的雾,模模糊糊看不清。
       房啊房,你是上海人心中解不开的结永远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