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小弄堂的故事-----------------------------周如强  

2016-11-30 21:01:36|  分类: 周如强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弄堂,作为上海开埠以来特有的民居,里面居住着无数闯荡上海的弄潮儿,还有那些为生计曰夜奔波的上海人。而我居住的弄堂比起某某里,这个街,那个坊来说,有着天壤之别。那些都是“上只角”有模有样的正统弄堂,而那条在“下只角”新开埠的无规无矩的棚区小弄堂里,那一间间的小木房才是我居住的地方,对我来说同样情有独钟。一条弹格小路一直沿伸到底,两旁高低错落的木屋居住着三十年代闯进上海的新移民。他们白手起家,生活在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寸土上。
       我住的弄堂里也只有七,八户人家,我家就属于大户了。大姐二姐己结婚成家,大哥刚从部队复员回来,二哥从小就去了部队文工团,三哥中学毕业去了江西共大,这是让人羡慕的一家,在这小弄堂里和邻居们和慕相处也算其乐融融。
        弄堂虽小,空间很大,怪不得给水站就设在这里了。给水站每天人口涌动,洗菜的,洗衣服的,还有提着铅桶水壶来拎水的等等。只怪当时水笼头太小,人多时还要排队,这样一来难免会有碰碰擦擦,吵嘴是常有的事,偶尔遇上互不相让时也会耍个全武行。顿时起哄的,看热闹的,还有劝架的全来了,七嘴八舌议论着,在好心人的劝阻下才不欢而散。
       我家木屋前的那块空地,解放前是用竹篱笆围着的私人院子,日久失修直到解放了也就不修了。在这块空地上留下了儿时的梦想,在梧桐树下有着难忘的童趣。梧桐树啊,梧桐树啊,你伴我一起长大。如今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小弄堂的生活而让我陶醉。特别是和那些发小在一起的那段经历让我记忆犹新。我深深怀念那天真无忌玩游戏的那股劲儿,静静的勾勒起昔日小弄堂那些多彩画面,让我回味无穷。
       记得1964年夏天的一个早晨,太阳刚刚升起,我还在床上睡得正香时,弄堂里那棵梧桐树上知了的叫声把我吵醒。小哥气得拿起晒衣杆赶走了它,刚平静下来了,又传来妈妈的叫唤声,这时我也只好起来了。
       弄堂里家家生起了炉子,一时烟雾缭绕还真有点呛人,我躲避着拿着一碗泡饭捡上几根酱莱走出小弄堂。
那年我正当小学毕业,升学考试结束后就登感轻松如燕,整天自由自在白相着。今天滚着铁圈窜户走巷,飞着香烟牌;明天在弄堂里那块空地上挖几个小洞打起弹子,不然的话就和隔壁弄堂里的小伙伴来场“斗鸡”大战,整天玩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累。有了几个零用钱就去打几盘康乐球,釆取谁输谁付钱。我的技艺绝隹,所以带去的钱又带了回来,有时会买一小包五香豆分给大伙吃,免得以后人家不跟我玩,这就叫做门槛精。
       最文静就是坐在小人书摊的凳子上,一分钱看两本。乘老板不注意时,我把一本小人书放在登子上,假惺惺站起来挡住老板视线,坐在我旁边的小伙伴会迅雷不及掩耳地跟我换一本,这样就可以多看一本了。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上午,我在门口坐在小凳上,看着大哥从厂里借回来的小人书,阵阵微风轻轻掠过我的身上,多么的惬意。梧桐树下我妹和表妹还有一个比她俩还小的妞妞妹一起在跳皮筋,她们边跳边唱显得非常活泼可爱。我被她们的歌谣吸引时,就会抬头望着她仨,特别轮到妞妞跳的时候那最可笑,那笨拙的动作,一不小心就跳砸了,只好垂头丧气又去拉皮筋了。
       正当她们玩得起劲时,不知什么时侯梧桐树上又落下一只知了突然鸣叫起来,气得我从家里拿来弹弓,捡起一粒石子对准那可恶的“野胡子”射去。一发命中,这家伙就一命呜呼,这一表现让她仨欢呼叫绝,特别是妞妞妹妹,高兴地连声称赞“阿强哥哥眼火真准”。我得意洋洋地把弹弓举起来晃了又晃,嘴里还“嘘嘘嘘”吹着口哨,那装腔作势的怪声把妞妞妹妹吹得急忙往阴沟洞跑,刚要蹲下,我表妹就喊了起来:“妞妞,小屁屁被人家看到了”。别看妞妞虽小倒也机灵,她一边蹲下一边还笑嘻嘻地说:“我用裙子遮佬,阀粕伊拉看”。那天真的童言,毫无忌讳的行为,那个年代的儿童就是这样。
       妞妞一边急着尿尿,一边还要护着小屁屁不让人家看到,在慌乱之中出了差错,竟然把裙子给尿湿了。这一下她那圆润的小脸拉长了,哭丧着再也不顾小屁屁给人家看到就回了家。多么有趣的一幕,这就是小弄堂里的童趣。
        妞妞哭着回到家里,遭来了妈妈的埋恕声,我真想进去看看,妈妈的叫声让我止步。原来家里的红酱油用完了要我去拷点回来。右手拿着瓶,左手拿着一毛钱,兴高釆烈走到烟纸店,因为我知道拷半斤酱油用不了一毛钱,找下的零钱就可以揩油了。这是我常用的手段,妈妈对此无可奈何。我会作,但我更会做,在妈妈眼里我是最勤快的孩子。
        我买了一包五彩弹子糖去了妞妞家,一进门就看到妞妞妈喊了声阿姨,只见妞妞一个人坐在床上,那沮丧的脸让人好笑。我走到她身边喊了声“妞妞乖,哥哥粕侬吃弹子糖”,这一下把妞妞哄笑了。喊了一声:“阿強哥哥好”。她那天籁之声是那么动听那么天真又那么真实。嘴里含着弹子糖的她又蹦又跳出了门,又和我两个妹妹跳皮筋去了。那“小皮球,香蕉来,落地开花……。”的歌谣伴着轻松的跳跃声起伏荡漾在小弄堂的上空,让童年的梦想飞向蓝天,飞向幸福的明天。我又安静地坐在门前,拿着未看完的小人书,一会儿就进入如痴如醉的阅览中。
        夏天的太阳刚下山,夕阳映照着我的小弄堂,弄堂里的各家就在门口的空地上搭起小床和竹榻,摆好小桌子。这几年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丰富的菜肴摆上了小桌,一家人吃的津津有味。饭后收拾好大人们摇着扇子坐在凳子上,躺在竹榻上,只有阿根叔搬出那把躺椅放在梧桐树旁,又拿出来一只方凳摆在躺椅边,方凳上放着茶和一包烟。优哉优哉地躺着,嘴里叼着香烟,脚跷“黄天宝”,还不停地哼着沪腔小调。
       大人们聊着山海经,天南地北,家长里短,社会趣闻……。聊着聊着,胖阿姨回来了。看见阿根叔穿着背心短裤,脚又跷得那么高就说:“阿根,侬啥体,脚绕加高想叫小阿弟出来乘风凉。”阿根叔听了回了一句:“我高兴,阀要侬管。”我听了一头雾水搭腔说:“阿根叔今朝小阿弟呣末来”,这一下,阿根叔很生气:“小赤佬,侬闲话真多”。弄堂里的大人们都哈哈大笑,夸我讲得交怪灵光。我却赶紧跑回了家。
       我和我妹,还有妞妞和其他几位小伙伴一起在那昏暗的弄堂灯下围着我大哥,听他讲“鬼”故事。一切那么美好和谐,这就是上海市井小民的弄堂夜生活。
        这天夜里,大哥讲着《夜半歌声》这个故事。他有声有色,滔滔不绝。还伴着一些形象式的动作,虽然不是专业人士,但对我们来说己经享受了听故事的乐趣,堪比一个说书人。我们个个竖着耳朵,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大哥,我时刻警惕那恐惧的一幕发生。说着,听着,那浅易的表述总似有一根绳子紧紧的拴住我们那幼小的心。渐渐的,故事情节发展到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四周一片寂静,古老的剧场那间搁楼里又传出了凄惨的歌声。主人公手里拿着一根蜡烛,那微弱的烛光照在那摇摇欲坠的木梯上,一步一晃一咔擦,有时还会发出叽叽叽的怪声,让我们听的毛骨耸然,妞妞用她的小手把我的手臂越抓越紧。可我大哥越讲越慢,表情越来越紧张,故作玄虚慢慢往下讲,当主人公刚走到那搁楼前不知什么原因,那搁楼间的门吱吱嘎嘎的自己开了,不知道哪来的风吹灭了烛光,只见那“老虎窗”前……。那一瞬间,弄堂里仅有的一盏灯熄了。吓得妞妞她扑到我怀里,不断的说:“我嘿,我嘿”,使劲的往里钻。这个时候我轻轻拍打着她,安慰地说:“妞妞阀嘿,阿強哥哥保护侬
        这就是“鬼”故事的魅力,让我们这些孩子想听又不敢听,夜里妞妞肯定要楼着妈妈睡觉了。可是没过几天,妞妞却要我讲故事。那几个妹妹还有小弟都围着我要我讲,盛情难却就来一段吧。我学着大哥的样子讲:从前,村庄里有二个自称胆子最大的,一个叫张三,一个叫李四,他俩决定要比出个高低。旁边的黄二就说:“今天夜里正好阴缺,谁敢把我那三个馒头放在村西边的坟地当中麻子坟前就算谁胆子大”。张三胸有成竹,三更刚敲过就拿着馒头就去了,还得意洋洋,哼着小曲。一阵阴风吹来让他一惊,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坟场,隐隐约约找到了麻子坟,他迅速地把三个馒头放在祭台上刚要离去,只见墓碑后伸出一只白净的手,接着就是一句“再给我一只馒头”。这一句我讲得也怪声怪气,但效果并不佳,只有妞妞被吓了一跳,用她的小拳头使劲打着我的背,还说了几声:“侬坏,侬坏”。我还是连续往下说:这一下把张三吓得连滚带爬,慌乱中掉了一只鞋。第二天,天亮了也不见张三起来,村民们都说张三生病了。这一下把黃二急死了,他赶紧跑到张三家把鞋还给了张三。这时张三全明白了,那病也就好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比谁胆子大。世间没有“鬼”,只有大人唬小孩的“鬼把戏”。
       日子一天天过的真快,昐望己久的录取通知书至今未收到,我有点焦急起来,但也无可奈何。照样在弄堂的空地上用铺板搭起一个乒乓球桌,和我小哥对峙一阵,早就把我的心事就抛到九霄云外。打来又打去,乒乒乓乓其乐无穷。只见小哥回了一个高球,当我竭尽全力准备扣杀时,一个夹台球让我妄费心机并且输了球。没办法这是订下的规定,输了一局再继续吧。越打越起劲时,弄堂走进两个陌生人直接进了我家,我认为是里弄干部来找我妈的,照样和小哥非得拼个你死我活……。
       屋里传来了妈妈的叫声:“阿强,回来,你的老师来看你了”。我楞了一下,这二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怎么会是我的老师,当时就一头雾水再加上一头汗水,把我蒙在鼓里,就这样傻不愣登的回到屋里。这才知道因我考中学的第一志愿没被录取,是新建的闸北十四中的老师来征求入学意向的。那个年代考不取好学校也不塌台,只要有书读,长大了能有工作为国为家出力是家长的最大的心愿。我一言不发代妈妈和我签了名,从此踏上中学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