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华佗无奈小虫何----------------------------周小甬  

2016-12-03 07:38:27|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小甬《华佗无奈小虫何》


     名医华佗也治不了的病,就是我国南方地区农村流行的血吸虫病,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以为是吸血虫呢。
     电影《枯木逢春》,旧社会疫区的凄惨景象深深印在脑海里,里面的歌曲“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这是毛主席的诗词《送瘟神》,解放初期国家就开始治理环境,决心根除这个毒瘤。
     血吸虫病的晚期,人骨瘦如柴,肝腹水挺着大肚子,非常恐怖的事情,一想到那个画面,毛骨悚然。可是没想到是,这个电影上才能看到的可怕疾病,竟然影响了我几十年的生活。
     我插队的地方,新岗公社龙岗大队,就是血吸虫流行区域,不过,比起双湖西湖这两个湖边的大队好很多。
春耕开始了,早稻插秧要下水田的,听村里老乡说,我们队的田里也有钉螺,也有血吸虫的。这可吓着我了,我可不想得这个病。我询问队长,是不是能穿高筒套鞋下田?队长笑嘻嘻地说,没关系的,我们这里经过治理,钉螺很少了。话虽这么说,我心里还是放不下。
     下田的时候,我总觉得小腿痒痒的,好像有许多看不见的小虫嗖嗖地往我腿里钻,心里慌慌的。可是看见贫下中农一点也不怕,他们又说又笑高高兴兴地干活,心坦然了,我可不能落后啊!慢慢的,把这件事淡忘了。
     在农村,当时没有筛查这个程序,老乡等到发热、腹痛、腹泻很不舒服了才去看病,一查已经是血吸虫病的中晚期了。尧渡镇有个血防站,东流也有一个,治这个病不用花钱的。我亲眼目睹村里的两个老乡背着米袋子去东流治病了,中晚期要住院治疗。于是担心又开始了,可是,担心归担心,下水田一次也没落下。
     好在农村待得时间不长,总算是离开了血吸虫窝。可是没想到,听说尧渡大河里也有血吸虫尾蚴,我游泳的时候,在桥墩上看见过尖尖长长的钉螺。看来还是没能躲过去,那时候没有自来水,洗衣服都是在河里,有什么办法呢,听天由命吧!
用的都是尧河水,还喜欢下河游泳,夏日一家三口都在河里扑腾。
     尧河是东至的生命河,县里非常重视,县血防站的工作有条不紊,定时巡视,查螺灭螺,检测尧河水,定期发布公告。
有一年,县里发现血吸虫回潮了,县体委的游泳队也停止了活动,我们也不敢下河了。
     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一次筛查中,老邬查出了血吸虫病,把我急的要命,有什么办法呢,只好接受治疗。那时候治疗方法是打一种叫“TG”的药物,需要三个疗程,也就是三个月。
     血吸虫对肝脏的损伤很大,听人说打“TG”时人的骨头非常脆弱,不能摔跤,我让老邬在家呆着,不允许他到处跑。
提心吊胆的度过了治疗期,指标总算恢复了阴性。
     女儿幼小,最担心的就是她了。一天回家告诉我,在学校里耳朵扎眼抽血了,还好苍天有眼,没有查出有病,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
     在东至生活不易,没有父母在身边,要工作,要照顾孩子,还有时刻提防着这个时隐时现的可怕的小虫。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