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尊 重 事 实-----------------------------何建新  

2016-03-04 14:21:04|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hejianxing7《尊重事实》
         前不久从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文革期间“上海粮油是敞开供应的”,除了其它一些理由外,最主要的依据是作者从来没有看到过此期间流通的各种票证。如果这出自一个对以往的生活没有什么感性知识的普通“80后”、“90后”或“00后”之笔,我毫不奇怪也可以理解,因为他们出生的时候国家已经逐步进入了商品经济时代,今天除了少数爱收藏的人外,他们中的大多数甚至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些五颜六色稀奇古怪的票证。现在的青年人对当年买物品除了钱外,还同时需要这些花纸的那段历史可能会难以理解,父母也不一定告诉过他们关于这些票证的故事。但这样的文章竟出自一位专门研究社会学的教授之笔,就不免让人感到诧异!虽然计划经济年代距今已很久了,由于使用过程中的自然消耗和损坏,能保留下来的票证确实已很稀少,即使能有少量票证幸存下来,也被民间收藏家高价收藏,普通家庭中保存的很少,但即使民间难以寻觅,只要有意寻找,去档案馆查证却不是难事。人们可以对某些事发表各种不同的观点有不同的理解,但前提必须是“有这个事”,为表述自己观点而引经据典搜罗的证据,不能说十分“精确”也应该是基本可靠,而不是信口开河随意杜撰,让不了解历史的人相信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事实”。
        不能否认,历史常常被用来为政治和现实服务,“借古喻今”、“借古讽今”的手法我们已屡见不鲜,如果那位教授想通过描述历史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观点,以他的博学多才,完全可以找出或者杜撰一大堆开天辟地以来的故事,譬如说古时某个年代老百姓都已是丰衣足食,那时的人们都是天天酒肉穿肠过夜夜歌舞升平,云云。即使稍有一些历史知识的人不相信或将信将疑,但普通百姓无闲暇也无从考证,那些猴年马月年代发生的事,谁知道是真是假?即使有些才富八斗书生气十足的“迂腐”老学究“较真”起来,从厚厚的古纸堆中引经据典翻出各种证据以证其荒谬,也被可以说是"野史"或只是某门派的一家之说,不可信不足为证。但不知为何这位教授这般糊涂,竟虚构三四十年前的往事来为自己的论点作证?不仅犯了一个低级错误,也有失作为学者应有的治学严谨。
        经过几十年风风雨雨,见识了政治舞台上潮起潮落、是是非非,对各种大大小小的事(譬如“文革”及期间发生的许多事)和政治人物的褒贬争论,我虽了然于心有个基本认识,却逐渐不感兴趣。作为普通百姓,对这些往事有闲时回忆、思索一下,也许未尝不可或还有所裨益,毕竟“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但为此争得脸红脖子粗则大可不必。因为看了一些古代近代史,以及眼观了这几十年来的风云变幻,我有了一个“非主流”的观点:普通老百姓无法左右历史,虽常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但真正决定历史进程的其实就是少数几个英雄,群众常常只能被英雄们“运动”,为英雄们推波助澜壮大声势,如此而已,所以常提醒自己:我们只是个观众。
        但我有时也会忍不住犯“拗”,看到自己很熟悉的事却被说得面目全非,常常也会“较真”起来,忘了自己“观众”的身份,譬如对于那位教授所说的票证问题。如果有人指着一头鹿说三道四评头评足,我可以充耳不闻,但若他指着这头鹿硬要告诉人们:这是一头马!那我就会忍不住喊一声:明明是鹿,怎么能把它说成是马?       
       也许那位教授大概是一时是犯晕记错了时间,也许他只是道听途说没有经过考证,或者那时他还小,确实不知油盐柴米之琐事,他的父母又没有告诉过那些事,但不管怎样,作为一个严谨的学者,他却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大多还活着,并且大多数人没有失忆失智。由于年龄的关系,他们对眼前的发生事可能会记得不那么准确,但对青少年时代发生的事却常常记忆犹新,尤其是“吃穿用”之类与普通百姓休戚相关的的民生“小”事,大多印象特别深刻,基本不会遗忘搞错。
        现在的“80后”“90后”“20后”都不知道“盲流”这个词的含义,现在的年青一代,习惯了人口自由频繁的流动,也许难以理解“计划经济”时代是怎样做到严格限制人口自由流动的。实际上道理很简单:没有粮油的供给,你无法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生存下来,哪怕你“很有钱”(实际上那时也没什么“很有钱”的人),也买不到粮食吃不到饭。现在的乞讨者所想得到的大多并不是充饥的食物而是钱,有些职业乞讨者更是通过乞讨发财致富,在老家盖起了大房子,但那时的乞讨者最想得到的是人们吃剩的饭菜。记得1966年凤阳闹灾,学校附近来了大批灾民,他们向市民索讨的不是钱而是一口剩饭,虽然那时一个大饼才三分钱,但没有粮票,就买不到饭吃。
        1965年以后,随着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逐渐减小,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的粮油供应确实比前几年好转了,但还一直执行严格的定量标准,直到八十年代末才取消。那时我和其他四个弟妹都是十几岁的半大小子,特别能吃,当时鱼肉油都是凭票供应副食品很少,虽然以今天人们的饮食结构来看,每月二十五斤、二十七斤的标准已很高了,现在大多数人每月的粮食吃不了这么多,但由于缺少荤腥大家肚子里没油水,所以粮食都不够吃。记得每到26日(下月粮油供应的起始日),父母就迫不及待地让我们去粮店排队买米,那天粮店门口的队伍总排得长长的,一般要排上半小时以上才能买到。平时父母规定我们吃饭每一个餐只能一小碗,26日那天米买回来后,母亲会特别开恩让我们添上小半碗。
        69年初下乡以后,我了解了当地农民的粮食供应情况,才知在上海这样大城市生活的居民还是十分“幸福”的。我所在的生产队在当地算比较“富裕”,一个最强的男劳动力每年供应的粮食是480斤稻谷,女劳动力是420斤,小孩和非劳动力只有300多斤,打成米最多折合7成,有的生产队供应量更少,这么一点粮食怎能让常年劳动强度大肚子里没油水的人吃饱?所以农民们对我们初下乡时国家供应每月37斤的大米羡慕不已。
       那个年代不仅粮油鱼肉是严格计划供应的,其它一些日用品也都凭票供应,如肥皂、布票、糖票、盐票,还有专供的工业券、华侨券等等。

       虽然多次搬家丢弃了许多东西,但翻了一下,发现竟还留下了一些老票证,由于保管不善,有些已很破烂,又从网上搜到一些,把它们晒到网上,相信同龄人和比我们年长一些的人都很熟悉,也希望年青一代知道一些过去那个年代的事。

尊重事实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尊重事实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尊重事实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尊重事实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尊重事实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尊重事实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