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寻找青春的岁月----------------------------周小甬  

2016-05-11 09:44:37|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小甬《寻找青春的岁月》


     一篇《寻找》触动了心绪,返乡的知青们在乡间小路上寻找着自己曾经走过的脚印,我在记忆中寻找那有点青涩的青春印迹........。
     下乡的第一天,队里临时安排我们住在会计家,他成了我们第一个房东。老会计是个很和善的人,总是笑呵呵的,一点脾气也没有。他妻子脚有点小,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看见我们的到来,她嘴里不停地说着:“爱姐(当地对妈妈的称呼),上海多远啊!这么小就出来了,还都是些小伢,作孽啊!你们妈妈怎么舍得?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他家的大女儿和我同年,叫美枝,她在一旁好奇地瞧着我们几个女学生。 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晚饭端上了桌,也许是肚子饿了,看着这雪白的大米饭,低下头三口两口就吞下肚去,几天以来的阴霾情绪一扫而空。
     临时的住处安排在他家的后厢房里,老会计拍了拍铺着厚厚稻草的床对我们说,这是干净的稻草,我都翻晒过了,不会冷了,看着笑眯眯的老会计,我有一种到家了的感觉,心也慢慢踏实了下来。在这里,我们什么都不懂,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因为下雪,队里不开工,我就走东家窜西家到处玩,我喜欢看老会计抽烟,长长的烟杆上吊着一个装着烟丝的小布袋,从烟袋里抓出一小撮烟丝捏把捏把,放进烟杆头上那个小洞洞里,再把黄色的草纸卷成细细的筒,点上火,用嘴“呼”地吹一下,就会冒出小小的火苗,然后点燃烟丝,只见他微微的闭上眼睛,享受腾云驾雾的快乐,最后,用力把燃尽的烟丝吹到地上。
     厨房里,美枝妈忙忙碌碌,大锅里倒入了黑黑的芝麻翻炒着,不多时芝麻发出了“毕毕剥剥”的响声,香气扑鼻。接着炒冻米,锅里的黑油沙炒得滚烫滚烫,一把半透明的冻米仔下锅,就像爆炒米花一样,迅速膨胀起来,真好玩。在磨盘上,芝麻和冻米高高的堆在上面,美枝妈推动磨盘,磨盘转啊、转啊,我帮忙把芝麻冻米慢慢地往磨盘上的洞洞里送,磨盘的边上细细的芝麻粉被碾压了出来,那香味啊,简直让人受不了!好不容易磨完了,我的口水都咽了一肚子了,美枝妈盛了一小碗芝麻粉给我,真好吃,从来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美枝妈在一边看着我吃完,对我说,喜欢吃下次再来,我用力点点头。
     喷香的芝麻粉诱惑着我,过了两天我去她家,她没有提起这件事,又过了两天,她还是没有说,也许她已经忘记了!怎么会忘记呢?怎么能忘记呢?唉!!终于有一天,我实在是熬不住了,看见美枝妈在厨房里忙碌着,我就悄悄来到她家的后厢房,长条凳上放着一个铁皮做的罐子,芝麻粉就在里面,我打开盖子,抓了两把放进口袋里,飞也似的跑出大门。我一口气跑出很远,来到自留地,席地而坐,掏出一把黑色粉末吃了起来,俗话说偷来的锣鼓敲不的,真是奇怪了,难道“偷来”的芝麻粉吃着也会不香?吃着吃着心里打起了小鼓,我是不是变成了坏孩子?顿时,口袋里的那些芝麻粉让我害怕,我赶紧掏出来撒在了泥土里,用脚奋力的踩着,还把口袋翻了过来用力拍打着。打这以后,我好多天都不敢去他们家。
     寒冬腊月北风呼啸,只能在火桶里孵着。糟糕,脚下的火盆里没了暖气,唉!又灭了。端着火盆跑到老会计家,炉灶里的火势正旺,美枝妈铲了两大铲木炭埋在下面,扒拉出通红的火石盖满火盆,用力踩了几下,好了,我小心翼翼的端着这盆“温暖”回了家,这盆火起码能让我们享受一整天。
     农村的生活是艰苦的,缺盐少油,没有像样的小菜,青黄不接的时候,甚至都只能吃白米饭度日了,这时,美枝妈会时不时地送来一些腌豆角,豆腐乳什么的,真是雪里送炭啊!食欲旺盛的我们,就像见了山珍海味一样,有了这一口咸菜,吃起饭来也狼吞虎咽。
我喜欢看美枝纳鞋垫,雪白的鞋垫上用各种丝线纳出好看的图案,记得我妈妈做鞋垫是用旧布,用缝纫机踏上很多圈,结实就行,没有这么漂亮。
     我喜欢听美枝“爱姐”呼猪的声音,村里的猪不是圈养的,他们到处乱跑,象狗一样,有时会跑到很远的地方,一到傍晚,她会站在家门口发出类似“娘,娘”的喊声,(我也很奇怪,她呼猪的时候为什么会发出这个音,我拼命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声音随着晚风飘的很远,猪听到她的喊声就会慌不择路的往家跑。
       我不喜欢队长召集我们开会,一来他说话不大听得懂,二来他讲的事情我不感兴趣,特别不喜欢他喊我们小妇女,差点把我气哭了,我们还都是小女生,怎么一转眼变成妇女了呢。
      当然,我最喜欢的是美枝,这个爱笑的姑娘,再苦再累的活,都是笑着干,她干活拿妇女最高分,我的农活都是她教的。上山砍柴她会帮你磨刀,帮你捆那些该死的不听话的茅柴。记得有一次砍柴,不小心一刀下去,砍在左手食指上,一道非常深的口子,感觉都砍到骨头了,血马上流了下来,我一时不知所措,美枝一把捏住我的伤口,用布条细心地把我的手指缠起来,止住了血,也止住我心里的惊恐。
      在以后的日子里,老会计把我们事情安排的妥妥帖帖,俨然是个老管家。第二年春节前,我已经招工了,他还特地跑来给我送分红的60几元钱,后来他来县城办事,就来看我,他的小女儿复原回来,分配在县广播站,我们还成了好朋友呢。
你要说我和他们家的有些什么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故事,那确实没有,但是,在农村过的每一天,一件件小事,点点滴滴加在一起,就足够使我对他们由衷的感激,在农村的那样艰苦的日子里,有他们一家人在,我的心是踏实的。
        那段经历来的非常突然,又是这样的刻骨铭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知道自己一直在记忆里寻找,寻找着那段苦涩的青春..........。

寻找青春的岁月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东至县香隅,我的第二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