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喜与悲的一天(插队回忆之三)--------------周如强  

2016-07-10 10:20:34|  分类: 周如强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李正在装車,离出发还有点时间,我们l几个迎着江边吹来的微风站在一个红土岗上,遥望那层层叠叠的山脉,绵绵不断地伸向远方。风和曰丽下漂着一朵朵白云,山岗上的小树正茁壮成长,地里的小麦绿油油的,那天地合一的自然景像美不胜收,感到无限震撼。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太爽,太爽了。大家对着远方一起高喊:“我来了,广阔天地!
          准备上車出发了,我们急忙下了小土岗,爬上大卡車,行李装在拖斗車箱里。哐当一声,带着拖箱的大卡車开动了。坑坑洼洼的公路,沿着河道弯弯曲曲向前延伸。汽車颠簸着向前驰去,有时会直接驰进干涸的河床上。一路上車轮滾滾扬起的尘埃在太阳照耀下,红蒙蒙的一大片,随风扩散。望着四周景色也无兴趣了。
         远处的山显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大……。
        汽車到了葛公镇己经过了中午。我们一行32人连同来接的老乡一起围着桌子吃饭,其中有一道用瓦灌蒸的渣肉回味无穷,是当地农村的佳肴。
         镇很小,用青石块铺成的路,中央砌起一道水渠,清澈的泉水从街上淌过,时尔能见几条小鱼游过。邮政所,小饭店,供销社,还有卫生院都设在两边。多么清洁`,安静,祥和的小镇
        我们跟着挑着行李的老乡,两手空空,那个小挎包还是自已带着。走在没通车的公路上,精神突然振奋起来,我在路旁捡了一根木棒指挥大家高唱《我们走在大路上》。那潦亮的歌声震动山河,愿它飘过大山,漂隨着江水到上海,告许那里的亲人,我们一路平安。任何艰难困苦也难不倒我们。请您们放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踏上用石板铺的台阶,走进了山间小路。另外l6人沿着公路和我们分手了。第一次进了山沟,别有洞天,崎岖的小路弯弯曲曲沿着小溪缓缓向上延伸。四周茂密的森林传出几声鸟呜声。清澈的泉水时而直泻而下形成一道小小瀑布,时而绕过大石从两边淌过,形成一个小水塘稍作休息一下,继续欢乐向远方奔去。那咕咚咕咚的流水音,鸟叫声,伴着轾轻的风声和樹叶晃动发出的沙沙声,使人赏心悦目
      走了一个多小时,山沟里己经見不到太阳了。该休息了。男同学各自方便去了,我却找棵树给它施肥。而女同学们一起钻进树林,不一会儿又嘻嘻哈哈从树林窜了出来,看来她们完成了悠世巳久的一次伟大创举,集体给小草浇了水。
      休息间,忽然有只小狗窜了出来,对着我叫了几声,蹑着脚走到我身边,嗅了嗅我的脚,又抬头望了-下感觉得有点不对,转身逃走,回头对我叫了两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前面就要翻山了,老乡给每人发了一根一手抓的木棍,说上下山当拐杖用。我们信心十足喊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口号,勇敢向上攀登。气喘吁吁,无兴再看风景……。不一会儿,挑着担的老乡己经到了顶。而我们还差一大截。山顶上的老乡向我们挥着手,不停喊着,在他们鼓励下,奋勇向上一口气到了山顶。只觉两脚发软,精彼力尽地躺在地下,深深地吸着空气,一会儿就好多了。只見太阳己经平了山头,容不得我们再休息,必须马上下山。
        上山难,下山更难。发软的两腿显得有点抖,多亏有根木棍支撑着,谨慎地往下走……。太阳己经落山,黄昏己临那山菪起伏的群山显得更加宁静,温和。
        过了小河,天己暮色苍茫,总算到了生产队。
        进入队长家,屋里多点两盞煤油灯显得格外亮,桌上放着蒸蛋花,炒青莱,小炭炉上炖着罗卜外加几片腊肉,真有点香气扑鼻,还有一盘红红的豆腐乳。吃着饭,看到四周围着的陌生人,听不懂的语言,感觉有点惶惶不安。
      在月光下,朦朦胧胧能見到石板路。带路的老乡提着马灯在前面带路,我们把脚抬得高高的,生怕跌倒。
      那是一间有高高围墙的大屋,推门吋发出吱吱声听了使人毛骨悚然。大墙内有几间空房,里面搭着铺上面垫着一层稻草,还有一张小桌子和一条长凳子。我和她哥分在另一边的房间
       打开铺盖,拿出棉毡铺在草上,放上盖被,整理了简单的行李。有几个小孩一直跟着我们,呆呆地站在房门旁,我从挎包里拿出些糖果,每人给了二粒,这才离去
       水已烧好,房东妈妈叫我们洗洗睡觉了。天井大厅放着一桶水,还有盛水的瓢。我洗洗漱着,忽然听到哇的一声,不知谁先哭了起来,如晴天霹雳震了我一下。急忙跑去一看让我惊呆了,她们拥簇在一起,互相依俯着。面对四周阴森森又黑洞洞的墙壁,泣不成声。
       我望着那一闪一闪的煤油灯,发出那无力驱散黑暗的一点亮,又望着她们那凄凉的一幕,十分惶惑不安,束手无策。又有什么办法哪?我也身陷其中,瞬间眼泪禁不自尽地也流出来抽泣了几声。她们都是十六、七岁在上海长大的花季少女啊!……。让上帝保佑我们吧。
       月亮从天井照了进来,透过掉了几块板的墙壁,直接照在我床上,忧如隔世一般,迷糊糊地熬过这不眠之夜。
        旭日东升西山落,漫漫人生路崎岖,披荆斩棘向前闯,笑傲明曰更红艳。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