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党的大门是敞开的------------------------周小甬  

2016-07-01 10:39:42|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小甬《党的大门是敞开的》

     今天是“七一”党的生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也算是一个大庆。女儿告诉我,她被评为上海市宣传系统优秀共产党员。也许现在许多年轻人都朝着“钱方”拼命奔跑,入党这件事不屑一顾,女儿这样的人“out”了,但是,我为女儿感到骄傲,女儿比我强。

     一到提起入党这件事,心灵深处的那段往事就会在脑海中翻腾,那是一种什么滋味,酸的?苦的?五味杂陈?我也分不清了,因为那时一条争取入党的坎坷路程。

     曾经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党的大门是敞开的,只要你自己不懈地努力,达到了党员的标准,就能成为一个光荣的共产党员。入团以后,我成了团干部,把团的工作做得风生水起,平时的本职工作更加积极,第二年,我们班长兼党小组组长让我写入党申请书,成了入党培养对象。从此以后,在我的心中有了一个美好的愿望,憧憬着有一天我能在党旗下庄严地举起自己的拳头。
     可是过了两年,一直没有动静,我们领导是这么说的:入党是有名额限制,跟单位的总人数要有比例的,我们单位现在没有入党名额,以后有了机会就会优先考虑你。我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么一个规定,党章上好像没有这样写。我心想,这下完了,我们单位复员军人多,党员也就多,这么等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啊?不过,我还是对自己满怀信心的。
     过了几年,好不容易盼来了两个入党名额,我心里一阵窃喜,可是那名额指定是给造反派的,于是,两个造反派头头入了党,我的希望落空了。

     随着给“臭老九”落实政策,又有两个名额“降临”,但是和我没有一点关系,眼看着两个知识分子同事在党旗下宣了誓,我又失去了一次机会。
     每年回家,我最怕的就是面对我的父亲,回家的第一件事,他就会问我入党了没有,我低下头就把情况如实说一遍,他就是不相信,说不应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的解释总是那样的苍白无力,那样的不能让人信服。
      领导走马灯似的换着,从部队军人到地方干部一拨一拨的,每上任一个,我就成一次培养对象,听党课,列席参加党小组活动,就这样,我成了培养时间最长的“重点培养对象”。
      说老实话,我的思想觉悟不是很高,入党对于我来说就像获得一个光荣称号一样,觉得是领导和同事对我的工作的一个认可。年轻人好胜心强,我这样兢兢业业地工作着,比别人多了两倍以上的努力,还是不能入党,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伤心过,苦恼过。一股倔劲上来了,我就不信这个邪,就不信党的这个大门对我一个人关闭着。

     于是我加倍努力着,别人在看电视睡懒觉,我在刻苦钻研技术,准备参加地区的技术表演赛,别人休假游山玩水,我为完成和超额完成各种各样的业务指标四处奔波着。于是,荣誉接踵而来,先进工作者,技术标兵,妇代会代表,人大代表,还获取了全局唯一的技师职称,职务也从话务班长提为营业部副主任,我觉得我早就在思想上入党了,我比有些党员还要积极。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地成熟了,不会为了这件事而心烦,照旧努力地工作着,只要是局里有任务,不管是不是我的业务管辖范围,都尽力去完成。推销BB机、大哥大,邮政储蓄的揽储工作,成绩都是数一数二名列前茅。
     后来不知到了哪一年,终于我又看到了希望,党小组长在我耳边悄悄地说:这次你们三个“培养对象”经过党支部委员的讨论都可以入党了,一个人在“七一”,还有两个人在“十一”,说起来我们三个人来经历几乎是一样的,多灾多难,一个是我们的政工干事,这么多年了还没有入党,一个政工干事不是党员,这个工作还怎么做啊,另外一个比我年纪还大,他的“培养”期比我还要长很多,这下三个人的问题都解决了。尽管喜讯姗姗来迟,我还是有些激动的,我写信告诉了父亲,他非常高兴。
     到了“七一”,我们的政工干事如愿以偿地成了预备党员。后面三个月的等待,时间是多么地漫长,我在期待中渡过了一天又一天。“十一”到了,没有领导找我谈话,一点声音也没有,好像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还是我们党小组长,还是那样悄悄地告诉我:由于另一个人的一个不能说的原因,我们两个人入党的事情又一次搁浅了,哎呀,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我入个党怎么就这么难啊?我真的灰心了,从此以后我也不报什么希望了,对于这件事,我虽然不像年轻时那样纠结,但它终究是我心里的一个结,一个始终没有打的结。父亲的来信提及此事,我只能“装聋作哑”不予回答。
     终于有一天,单位让我这个长期培养了26年的“培养对象”填写了预备党员的草表,可惜,此时的我已经想回上海了,过了不久我就打了提前退休的报告,对入党这件事已经没有了想法。
     东至县邮电局,这个我工作了一生的单位,我要离开它了,临走前我们的局长对我说:你是我们局的中坚力量,我们舍不得让你走,但我们还是尊重你的意愿,我们局里其它方面对你还是不错的,唯一对不起你的地方,就是没能让你入党。我不知道他的这番话是局里领导班子的意思,还是代表他个人,不管怎样,他说了对不起,听起来还有点人情味,心里也得到了一丝的安慰。
     党的大门是敞开的,没想我根红苗正的,一辈子的积极分子,说给谁听谁都不信,连我自己都不信,这么多年来就一直在党的大门口转悠,硬是没跨进去,最终还是没有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在我的一生中,努力想成为一个党员,我的经历不亚于一个“二万五千里长征”,二十多年的等待!可惜啊!党的大门不是随时都敞开的,我最后还是没有顺利到达“陕北根据地”。
     想想也是,人世间任何事情都讲究个缘分,我和“他”只能说是有缘无分吧!这是我回忆中的一段“离奇”的往事。 


党的大门是敞开的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