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走进大山-----------------------------------周小甬  

2016-07-13 08:33:09|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小甬《走进大山》


     东至是个山区,我插队的建新公社和工作的县城都是丘陵地带,由连绵不断的低矮山组成,远远望去山峦层出不穷满目苍翠,就是缺少了大山的感觉,很想去看看深山老林是个什么样子。
     听说在沼潭、官港一带有大山。有一年弟弟放暑假来东至游玩,应班长菊的邀请,我们去了她沼潭父母的家里。一行四人,我和弟弟(弟弟当年12岁),菊和她儿子,她儿子大扁头比我弟弟小两岁。
     下了通往昭潭的班车,我们开始沿着小路向他们家进发。路越走越窄,两旁的山却越来越高,山上的树也越来越茂盛,走着走着就有一种山岭陡峭的感觉了。天气炎热,树林中的知了群扯着嗓子,那是在县城里听不到的众蝉大合唱。

     十几里山路走了很久,越往里走人家就越少,后来基本上看不到有农舍和山民了,菊告诉我:他们家的邻居一共只有4户,站在家门口向远处眺望,远远的只能看见一户人家。我惊讶了,这是个什么地方啊!人口这么稀少!
     山间的小路曲曲弯弯,小路遇着山坡就要绕着走,原本空间距离不远,这样一绕就增加了不少路程。前面又是一个山坡,菊说:这里有一条近路,翻过这个山坡就到家了,我抬头向山上一望,好家伙!这个坡很陡的,爬山,好呀!我喜欢爬山,高兴地答应了。她捡起了一根树枝说:我们一边走一边抽打着草丛,这样可以赶走蛇。一听有蛇,我顿时毛骨悚然,虽然说自己是属蛇的,但是一想到这种犹如无骨的游走动物不时地吞吐着毒信,还是特别的害怕。弟弟从来没见过大山,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兴奋地在丛林中向上穿梭着,一直跑在我前面,荆棘在他腿上划出了几道长长的口子他也毫不在意。我用树枝使劲的扫打着地面,嘴里里还不住的叨叨着:你们这些小蛇小虫的,来啊!我可不怕你们,我手里拿的可是棍子,就这样一路“打草惊蛇”,一路“披荆斩棘”地向上攀爬着。

     爬上山顶,往下一看,菊的家就在那里,独门独户,门前有一片开阔地,想必是晒谷场了。下山就容易多了,拉着小树的手,扶着大树的腰,一步一步地往下滑行。
     终于到家了,菊的父亲--老伯已经站在门口迎接我们了,一个精瘦精瘦的老人。进了家门,她母亲从我们手中接过新鲜猪肉、糕点、水果,满心欢喜地收藏了起来。
     说起他们的家,房子正在扩建之中,柱、梁、椽和青砖灰瓦都是崭新的,四面墙壁已经有三面封好了,砖缝间的泥巴还是湿湿的,剩下的一面墙还没有竣工,暂时由一捆捆长长的柴火捆挡着,作为墙体的柴火捆只遮挡了三分之二的空间,还有一小部分的天空裸露着。傍晚的风从那些缝隙里慢慢地溜了进来,给人带来一丝丝的凉意。
     晚饭非常丰盛,自家菜园里新鲜的蔬菜,炒得油汪汪的,老两口自己动手腌制的咸鱼腊肉,还有糟鱼,味道很不错,弟弟飞快地吞咽着食物,看起来这里的美味同样吸引着这个上海小男孩。菊告诉我,她父母亲出山一次不容易,长年累月的都是靠这些食物维持着。
     夜色很快就笼罩了整座大山,我举着幽暗的煤油灯四下环顾,各种农具的影子在墙上摇摇晃晃,给人一种莫名的恍惚。突然远处传来了一种动物的叫声,老伯轻描淡写的说:那是狼嚎。有狼!我心里一惊!我再望了一眼那柴火捆做的“墙”,心里不禁一阵慌乱。
     看着我惊恐的表情,老伯笑了,他拿出长杆的猎枪放在门背后,然后又拿了一把锄头靠在桌边,也许这些东西压根用不上,但是确实起到了给我“压惊”的效果,我的心似乎平静了不少。
     山里的天气很奇特,温差特别大,来的路上酷暑难耐汗流浃背,夜里的气温却已经像进入了秋分,裹着薄薄的被子,享受着大自然的天然空调。
     夜已经很深了,我却没有丝毫的睡意,心里还是担忧着这“柴火墙”能不能抵御饿狼的侵入,眼睛不由自主的盯着那堵镂空的“墙”,看看墙的缝隙间里有没有幽绿的狼眼睛?两只耳朵竖的高高的,像雷达一样四面转动着,听听有没有狼的脚步声。山里的夜是寂静的,只有夏虫在低声地吟唱,渐渐的、渐渐的,瞌睡虫来了........。
     “哐铛、哐铛”的声音把我吵醒了,老伯已经把水缸给挑满了。我赶紧跑到门外一看,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柔柔的阳光已经撒进了山林间,仙境般的画面令我心旷神怡,昨晚的心里阴霾一扫而空,什么恐惧啊!担心啊!全部跑得精光。
     我们随老伯去了地里,不像我们在农村时有队长唰哨子,也没有一群人共同劳动时的欢乐场面,只有老伯一个人在埋头锄着地里的杂草。农田分布的很散乱,这里一小块,那里一小片。老妈妈不下地,她坐在老式的纺车旁,摇动着把子,纺车“吱吱扭扭”一圈又一圈地纺着那永远也纺不完的棉纱。
     大扁头带着我们去水库玩,那个水库真大,三面青山环抱,一面是人工铸成的堤坝,水闸开着小口,清泉顺着沟渠缓缓地流向低处的一块块梯田。走在大堤上,水库的水清清澈澈,树木倒影在水中,心情也像水库的清水一样,平静,清凉。
     大扁头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堆毛毛虫,花花绿绿的色彩斑斓,它们知道自己遭到“逮捕”,躬着身子拼命四处逃窜,被大扁头一条一条用手捉了回来,弟弟用极其佩服的目光看着这位“小英雄”。不一会儿他又捉来一条细细长长的小花蛇,用木棍挑着,追逐着我那个已经瑟瑟发抖的弟弟满堤坝乱跑,嘴里还不停地叫着:蛇,蛇来了。
     日落西山,老伯挑着一担茅草回来了,手里还提溜着一个野兔,兔子还没死只是被打晕了,我摸了摸它光滑的皮毛,还尚存一丝温热。你们有口福了,用棍子砸的,老伯乐呵呵地说。真有意思,搂草捎带着把兔子给打了,运气不错。
     自留地里绿色盎然,一陇陇一畦畦排列整齐,几畦辣椒秧精神抖擞地站在那儿,有的已迫不及待地长出尖尖的小辣椒。茄子们也不甘落后,紫色的果实握紧拳头显示着自己的实力。四周围着一排高高的竹架,长豇豆像新疆小姑娘的辫子一样挂在了上面。绿油油的丝瓜顶戴着小黄花从绿叶中向下坠着,一阵风儿刮起,自由自在的荡起了秋千,仿佛告诉勤劳的主人自己是多么的快乐。老伯是个种庄稼的行家里手,浇的是山里泉水,施的是家畜的粪便,菜园里的果蔬绝对的新鲜,绝对的绿色食品。
    一头肥猪在圈里,把嘴插向石头做的食槽肆无忌惮地叭唧着。一大一小两只羊拴在不远的小树上,悠闲自得地啃着草皮。一只老母鸡塌拉着翅膀“咕咕”地叫着,翅膀底下十来只毛绒绒的小鸡东窜西窜的前后跑动着。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美妙的世外桃源?是令人羡慕的男耕女织乡村生活?现实生活并不像诗人描写的那么具有诗情画意,我只知道菊是个独生女,他们的掌上明珠,她走了,附近也没什么邻居,连个唠嗑拉家常的人都没有,给老伯和老妈妈留下的是无尽的孤独和寂寞。他们一辈子就住在这大山里,过着最原生态的生活,最远的路程也就是去县城看看自己的宝贝女儿。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老伯老妈妈依依不舍的送别我们,走了很远一段路,远远的回头眺望,送别的手还在不停的摇晃。是啊!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又要独自生活了。
     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大山里的孩子》,说的是一些山区的孩子,读书要走20几里的山路,每天如此,非常辛苦。我进过大山,走过崎岖的山路,我能切身体会到他们的艰辛。


走进大山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独门独户,远远地只能看到一户邻居。


 

走进大山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新屋没有完全竣工,剩余的墙面只能暂时用这样的柴火捆堵上。


 

走进大山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高山上的水库,三面环山一面是人工筑造的堤坝。


 

走进大山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老伯家屋后的小菜园绿色盎然。


 

走进大山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丝瓜、长豇豆、茄子、辣椒硕果累累。


 

走进大山 - 小甬 - 小甬的博客

     一头猪、两只羊、一群鸡,本本分分的庄户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