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关于“洪灾”的回忆和思考---------------何建新  

2016-08-01 18:43:22|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夏以来,国内很多地方普降暴雨,先是南方和中部地区,后是北方地区,暴雨引发的洪水泛滥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武汉被水,邢台被淹,有些城市的交通中断建筑物被淹,洪水甚至涌入地铁车站,形成“瀑布”“奇观”......在农村,很多地方农田农作物因洪灾而大面积绝收,养鱼塘中农户养殖的水产品被洪水冲走,几十万、几百万的资产统统打了水飘。一向干旱少雨的北方也洪水汹涌,就连首都北京的很多地方也变成水乡泽国,成了“观海”之地。洪灾不但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还夺去了一百多条活鲜鲜的生命,令人非常痛心。从媒体上看到,我曾生活了三十年的东至县城乡都成了重灾区,不但被中央媒体的重点报道,武警部队也投入大量兵力参加抗洪救灾,因外围水域水位居高不下,一些地方的洪水至今未退,这样大的灾情在我的印象中,在那里生活工作的三十年中只遇到过二三次。虽然现在自己身在千里之外,多年没有目睹洪水的横行肆虐,但此时我心系第二故乡父老乡亲们的安危,随时关注着受灾地区的灾情变化。
       第一次亲身体验洪水带来的灾难是在1969年的夏天。那年东至的水特别大,我所在的生产队因地势高未被淹,但通往县城的公路却被淹了半个多月,所在公社二个临湖的生产大队都遭受了洪灾,很多房屋都泡在水里,田里的庄稼农作物都荡然无存。那年夏天我手背患疔疮,父亲特意请假千里迢迢赶到生产队给我送来了特效药。由于假期短,次日我即送他步行去东流转安庆回上海。虽然洪水高峰已经过去很多天了,但沿途有些地方还需涉水而行,还有不少农舍仍半淹于水中。走在东流堤坝上,看到被冲开的大坝缺口仍然水势汹涌,长江水不断地倒灌涌入坝内,在阳光的照耀下,不时可以看到因鱼跳跃“冲浪”而闪烁出的一道道银色反光。
       还有一次对洪灾的记忆是在被招工到县城后。那时尧渡新河还未开挖,洪水每年都光顾县城,但一般都很快就退去了。那一年长江水位特别高持续时间也特别长,所以洪水排不出去形成内涝,县城也成了水乡,县城的机关企业生产和居民生活都陷入了困境。老汽车站的洪水及腰,我的一些同事苦中作乐,将宿舍的门关闭,捕捉送上门来的一条条大鱼,然后点起高架起的煤油炉,烧一锅免费的鱼汤,苦中作乐。我所住的宿舍因地势低水位也过膝,和宿友一起用砖块将床腿高高垫起,好几天都“窝居”在床上,晚上睡觉时仍能听到水的流淌声,恍惚中仿佛觉得自己身在船上漂荡。食堂也停炊了几天,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只好趟水去街上买来一堆炉饼馒头等干粮充饥。洪水恶化了环境卫生,厕所、垃圾箱等都被淹了,宿舍前的停车场上,随处可看到粪便垃圾漂浮在积水中,令人恶心......
       因为曾身临其境,所以有切肤之痛的体验,因为有过的切肤之痛,我能深切感受到灾区人民的痛苦!
       年轻时经常听到这样的豪情壮语:人定胜天!那时人生阅历少,也真相信人类的力量可以战胜自然界的一切。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我明白了:人类虽然可以克服自然界中的不少灾害,但若称“定”能“胜”天,恐怕还只是一种良好的愿望甚至是一个“神话”!譬如当初建造三峡大坝,官方媒体宣传称建成后可以大大减轻中下游发生洪灾时的压力和频率,但从今年全国性的大洪灾来看,它虽然发挥了一定的拦洪功能,但对减轻大范围洪灾的作用有限,没能起到“根本性改善”的作用,所以说,人类至今仍然无法抗衡强大无比的自然力量,至多也只能作一些减轻灾情危害的抗争。“听天由命”经常被指责是“宿命论”,但在严重的自然灾害前面,这样的指责有时未必正确。
       洪水对人类造成的严重灾害自古就经常发生,有史以来的文字记载和传说也不少,譬如著名的“大禹治水”的故事,说明在远古时代发生重大洪灾时,形势比今天更严峻,受到的损失更严重,以致大禹废寝忘食,一连好多天忙得昏头昏地,“三过家门而不入”。虽然人类不断地与洪灾抗争,但不得不承认,与自然力量相比,人的力量还是那么弱小,无法从根本上杜绝和战胜自然灾害。
       我们也应该承认,今年在各地发生的特大洪水灾害应属于“不可抗力”,所以人们不必怨天尤人互相埋怨指责,更不应充当“事后诸葛亮”,显示自己有“先见之明”,而应该齐心协力团结一致,争取将灾害的损失降低到最小限度。
        尽管如此,洪水过后,人们还是应该认真寻找在与洪灾斗争中的“软肋”和失误,不断地总结经验教训,使我们在将来与大自然的抗争中更有力量。
       这次北方和首都也都发生了大面积的洪灾,北京的很多地方都被水淹,让这个经常干旱缺水的北方大都市成了“威尼斯”式的“水城”,不少现代专家设计的现代化城市排水系统都失灵了。有些人说这是因为今年的洪水实在太大了,超出“设计标准”,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六百多年前建造的故宫仍然安然无恙,门前广场上基本没有积水,古老的排水系统经受住了特大洪水的考验,没有让这个著名的历史古迹受损。无怪乎有人在网上调侃:在故宫面前,那些现代化的排水系统都是渣滓!此话虽然有点“损”,但仔细想来也无大错,谁叫你的“现代化”不如六百多年前的“古代化”呢!
       还有青岛,这个曾经的德国“租界”,据说当年城市的排水系统是由“做事认真一丝不苟”著称的日耳曼人设计并监督建造的,近百年来经过无数次洪水的考验,基本未发生过积水内涝,至今仍然工作正常,不能不让人为那些“现代化”的排水设施汗颜!
       有些人总是会找出一大堆理由为造成洪灾的原因开脱,譬如洪水是“百年不遇”,“几十年不遇”,“抗洪能力大大超出设计标准”等等,那么你们当初设计是为何不考虑将标准提高到“百年一遇”“几百年一遇”呢?就算是“专家”们讲得有一定道理,但经历了上百年几百年的排水系统都经受了考验,那些只建造了十几年、二三十年的却“一败涂地”,这是用任何理由都开脱不了的。
       其实,并不是说现代的许多专家不如古代的能人,而是因为现代城市规划设计者管理者在安排、管理、设计规划时缺少前瞻眼光,他们设计的东西只能满足眼前和一般情况下的需要,为了节省资金,致使很多设计标准过低,一旦发生较大的自然灾害,这些低标准的排水系统根本无法抵御,人们在特大洪水面前只能束手无策。
       有些地方过去很少发生灾难性的洪水危害,这些年来却频频出现,除了气候原因外,人类自身的“自毁”作用也不可忽视。譬如,现在很多城市的小湖泊小池塘被填没,一些河道的支流被断流,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大,许多泥地沼泽地被改成了水泥地柏油路等硬质路面,所以每当大洪水来临时,本来可以起到分流作用的“天然蓄水池”现在没了,无处可去的洪水就只好往低处漫游四处乱窜,所过之处,造成人类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
       在农村的经济体制发生根本性改变生产力取得巨大进步的同时,有一个问题却被忽视了——水利建设。在公社化时,每年农闲时,生产队都要组织大批劳动力投入水利建设,加固江堤湖坝和水库的拦水坝,每家每户必须派人员参加。虽然是有报酬的,但与付出的劳动相比微不足道,因此有些社员尽可能找借口推脱不去。这项工作当时是带“强制性”的,无故逃避者会受到处罚,遇到水位上涨,还要派民兵上堤上坝日夜巡逻,发现险情及时示警组织人员抢险。现在这样大规模投入的水利建设少了,很多江堤湖坝水库都年久失修,土坝在水泡久松了,就可能会产生塌陷、“管涌”甚至崩溃决口,造成江河水倒灌,大批居民流离失所,生命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有些人对当年强制性的水利建设颇有微词,虽然当初有些做法今天看来不一定妥当,但我认为不能脱离当时的环境和历史条件,不能一概否定。水利建设不但不应被忽视,而且还要加强。当然,在现今体制下,再无偿征用农村劳动力的做法不可取也行不通了,但国家可以增大水利建设的投资,以国家的财力组建专业的技术队伍,新上一些必要的水利建设项目,同时,每年对现有的堤坝、防洪设施和水库进行加固维修改造。为了提高效率,应该改变当初“一部板车、一根扁担、二只竹箩”“拉、扛、挑”的方式,用大规模的机械操作来取代低效的人工劳动,实现省力、高效、迅速。
       要搞水利建设,当然就必须有资金投入,有些地方在筹集资金方面也许会有一些困难,但为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政府难道不可以从其它方面节源开流吗?譬如少搞一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将节省下来的资金投入到水利建设中来?譬如每年那些被没收的贪官污吏们的脏款是否也可以“变废为宝”,拿出一部分用于用于水利建设造福于国造福于民?再说,水灾发生后的抢险救灾,难道不也同样耗费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物力?与其洪灾发生后将这些资金和人力物力用于“救火”“填洞”,忙得焦头烂额仍收效甚微,何不如未雨绸缪,事先防患于未然!
       应当承认,至少在目前或可以预见的将来,水灾等重大自然灾害仍是无法抗拒和避免的。人类未必能胜“天”,但人类可以尽最大的努力将天灾的危害和损失降到最小最低!
       

  评论这张
 
阅读(8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