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春天的故事A(插队回忆之八)------------周如强  

2016-09-06 07:59:13|  分类: 周如强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过后,队长请来了木匠,给我们做了架子床,简宜的小桌子和几条凳子。还在老屋的西廊下围了二间房子,分给我和他。请来蔑匠,编制稻箩,畚箕,筛箕,还有菠箕和大小晒箕。什么篇担,水捅,连粪桶外加瓢也一起送来。没过二天连锅台都砌好了,一切生活用具应有尽有。
         一张配给卡同时送到我们手里,完全自理的日子也正式开始了。
         今天,我桃着粪桶拿着瓢,他扛着锄头,来到离家很近的一块分给我们的莱地里。有两垅地种着青莱和罗卜,其它几垅杂草丛生。女生们一起先拨掉一垅地上的草,我和他轮着拿起锄头挖了起来。松土,打碎,平整,起沟等,在学生学农时候都看过,做过,一切锄到其成,再浇上肥水养养地。一块乱七八遭的地在共同辛勤劳动下,整锂的井然有序。我们将在这块土地播种,怡然自得。
         我站在被整理好的莱地中间,嗅到春的气息,泥土的芳香。
         春天到了,雨水多了,河水变的湍急,哗啦啦水响伴着它翻过鹅卵石成波浪式前进,遇到较大的会溅起朵朵水花。河边的小树发了新芽,成群结对的麻雀从树旁飞过,吱吱咋咋叫个不停。
        当我站在桥上,看到几只鸭子在较平稳的水面上寻找着食物,不时地歪着头仰望着我,好像我们早己认识。一只鸭子突然窜进湍急的水流中,上下翻腾几下就消失无踪无影,一会儿又从下游冒了出来,拍打着双翅奋勇逆水而奔。回到了原处,昂着头看了看我,仿佛对我说:“怎么样,厉害吧”。我撬起大姆指,点了点头,它理会了我的意思,又昂起头,展翅向上两只脚掌使劲踩着水让整个身子站立着,发出:嘎嘎的叫声。多么有灵性的鸭子。
        走在田间小路上,山坡上有几头牛在啃着新鲜的草时尔也会发出几声低沉的m……m,声,牧童坐在它背上唱着山歌,虽然沒有短笛的伴奏,但那是真实的天籁之音。听着优美的旋律,我也禁不自尽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浆……。一阵心酸还是继续向前走。
         天上有几只烏鸦在呱呱叫着,落在大树上,东张西望一会儿,飞到已犁过的田地上,摇曳着寻找食物。布谷鸟那清脆叫声,时刻提醒着农民播种季节己经来临。
         多么美妙的一首《春之魄》交响曲。
        清明谷雨紧相连,浸种耕田莫延迟——这是种田人的格言,农民们脱衣下田,赤脚牵牛,耕田作埂,平整秧田,撒种盖草,立起草人,保暖防鸟。没过多久,掀掉稻草,秧苗而立。一块块绿油油的秧苗在春风吹佛中掀起微微波浪。
         萝卜田己成了秧苗田,拨掉的萝卜早己分到各家各户。我们照样分享一担,在老乡的帮助下早已晒成絲,腌制成酸条。这就是亲黄不接时的下饭莱。
        山区的田地本来就不多,所以春耕并不很忙。油菜花己谢了,一束束莱籽挂在上面就等成熟收割。红花草长势喜人,密麻麻长满整块田。今天红花草田放进了水,铮亮的犁头连着犁把套在老牛的肩上。掌握犁把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农民,举起鞭子,叭的一声,高昂一声:走!那长长一声,唤起了人们对田野的渴望,犁头深深插进被浸泡过的泥土,翻了个身,红花草被淹没了,犁好的田像整一条一条麻花整齐地排列,换上排耙,老农稳稳地站在耙上,吆喝着牛在田里来回走着,耙开了刚翻的一块块土,直到水田里的泥土几乎和水相平为止。
        我们俩照样卷起袖口和裤子,赤着脚,战战兢兢又小心翼翼地先伸出一只脚,试了试水,感觉有点凉意。那就咬紧牙关,勇敢点吧!真的站在水田中,脚底脚背总是感到有东西在抓你,痒痒的,在除田埂草时,经常会两脚互相蹉蹉,站久了也就忘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飞来几只鳥鸦,还有二只喜鹊。在刚翻身的泥土上跳来跳去,在寻觅着,忽然发现二只鳥鸦在拉撒着一条长长的东西,叮眼一看,黄鳝!我举起锄头,冲上去,来个口中夺食。成劝了!那是条有姆指那么粗,一尺半那么长,足够有半斤重。
      犁田的老农看着我笑吆吆地对我们:“等我发现黄鳝告诉你”。就这样一边除去田埂上的草,打上新泥,做了该做的工。可谓一举两得也。收工时扛着锄头,另一手拎着三条黄鳝,美滋滋地回到家。一大碗的黄鳝汤成了夜饭中一道美味佳肴
       这天夜里,春雷隆隆,雨儿下个不停。早晨起来,滴滴答答的雨仍然下个不停,沿着屋檐落在天井里,濺起朵朵水花。
       干了几天农活,感觉有点彼倦了,正好湊着下雨天,在家休息休息。这几天,我妹妹的水土不服症最来最严重,自开春以来,先从腿部,手肩处有点点红疮,稍稍有点痒,但还能忍受得住。自从上山采茶后,随着天气渐渐暖和起来,越发越严重,几乎波及全身,没药可治。连生活都受影响,只得写封信告诉父母。
         雨停了,小村庄的石板路上的尘土被冲刷的干干净净,山沟里水雾绕撩,几乎望不到山顶。混沌的河水变得更加湍急了。回到老屋, 屋檐的水珠滴答滴答还滴个不停。我躺在床上,望着雾蒙蒙的天空,只觉一片空白,思念着千里之外向父母,妹妹的不幸,让我束手无策。
       苦并不可怕,像我们这些散养的孩子,又有过三年自然灾难的亲历,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都过来了,早己经磨炼出吃苦耐劳的性格。特别在文革期间,学校停课整天无事所所。就学着做家务,洗衣刷鞋早就会了,扫地倒垃圾更不在话下。如今哥哥们都上班去了,家里的洗莱,淘米烧饭都很快就学会了。为了点零用钱,我会主动向哥哥姐姐甚至爸爸妈妈提出有尝服务要求,他们都会乐意的接受。
       所以生活上的事是难不倒我的。現在遇到妹妹这种情况,也不知今后再会遭遇那些不测。没了依靠,我迷茫,我心惊……。一个人要走的路很长又很崎岖,但经历这突如其来的困境,会让你变得坚强,更有理性地面对眼前的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