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轶 事(插队回忆之十八)--------------------周如强  

2016-10-21 15:13:59|  分类: 周如强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里的青蛙刚呱呱叫的时候,我就垂涎三尺,知道它是一种很有好的食材。只因顾及自己刚刚来到农村,在什么乡村风俗民规都不知晓情况下而不敢妄为。
          可是在那饥肠辘辘的岁月,用它来改善一下自己的伙食也未尝不可。再说她刚出院给她来点补补情有可原,我责无旁贷将去面对,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去尝试。为了稳妥起见,我问了队里的同龄人,据他们说没什么规矩。
       那天深夜,我拿着手电茼,带着布袋,渺无声息地来到田里。沿着田埂寻找着,小的免了,大的决不放过,狠狠心一把抓住装进布袋。让我想不到一会儿就抓了十来只,我就收手回屋了。可怜的青蛙在布袋里乱蹦乱跳,让我有点于心不忍,就把它们当一道莱就是了,杀鸡,杀猪都不是一个样,虽然不磊落但也无奈。我连夜不动声色地把它们一个个杀了,剝去皮洗净装进蓝子挂在灶台上方。
       天亮了到莱地摘点辣椒,来碗青椒炒蛙肉,就放点盐,原汁原味营养丰富的一碗色、香、味美佳肴揣进她的房间,当然我俩也留了一点尝尝荤腥味。
       看着她吃得那么香,也不管老乡们说些什么了。我观察四周,老乡们没有什么反应,我也若无其事地和平常一样。说来也巧,没过几天,山沟里住的那家又送来比上次多得多的石鸡,要买给我们。为砍价,说不要,还说自已会去抓。这一下,果然奏效,自报2元全给我们。这一下够便宜了估计有十来斤,其实他也不吃一亏,山里这东西是很多的。
     这一下,我们可以饱餐一顿。那么多石鸡,放豆瓣酱红烧,烧熟后盛起一半,另一半加入辣椒酱。各求所好,其实那有这么讲究,也就是调调口味,刺激一下味感。毕竟农村的生治很艰苦,像这样正是千載难逢。
      吃不了那么多,就让其他兄妹们也尝尝吧!装了二盒就由她哥哥送去了。
     吃过以后,兴趣来了。何尝自己不动手,来个“丰衣足食”。丰衣免了,足食完全可以达到。特别是几个男生个个磨拳擦掌,逞逞欲动地都要自己亲手去抓。我却对他们说:“过几天再说吧”。
     既然定了,那么就兑现诺言。石鸡能抓,田鸡抓点也无仿。比起偷鸡摸狗这种事,我们抓田鸡又算得了什么。我是这么想也就这么做。痛快地来个“百鸡宴”。我把任务分配下去,并关照不要太“明目张胆”,避免节外生枝。
        就怎样一切由我精心策划的“百鸡宴”,如愿以尝。开宴时,吃着一个田鸡腿,还拿一个,以茶代酒还正二八经干杯暢饮。显摆自己多么有风度,那得意忘形的样子也真令人可笑,从另一层次来说,更加说明农村生活的艰苦。一边吃着,一边不停地像大舌条说着,快乐己到打死也不撒手的地步。这就是现实的生活才让我们这样狼狈像。
       我们在人类生存空间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快乐,虽然有点不地道,但结果却让我们得到安慰和某种享受,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说起偷鸡摸狗之事,是我们知青最广泛的话题。那苟且偷生之事己成了我们知青的代用词。不过也不否认这种事常在知青中发生着。虽然我自己从无所作为,但是帮兇这事做过。
     记得那次收工回来,她一进房间就尖叫一声,我赶快跟了进去。她惊慌失措地躲在我身后,用手指着门背后的那个一动一动马桶包直呼:侬看,侬看,是啥……。我走近一模才知是二只鸭子。原来是瞎子岭北坡那边二位合肥知青带来的。
      来者都是客,又是同命相连的知青朋友,既来之就多烧点饭就成了,没什么讲究。
     晚上,别队的朱春生同学正好来了,那二只鸭处理事就交给我和她还有朱春生了。她哥哥和另外一位女生都和那两位合肥知青比较熟悉,一起在大厅里聊天。
      鸭杀了,我把鸭血也留下了,那鸭毛比较难脱,实在难拨的地方就连皮一起清除。那鸭四件洗净连同鸭血装好放进蓝子。就把鸭子斩成几大块放进锅里加水盖上盖,炉膛里加柴就让它煮吧。把那洗鸭剩下的污水全部倒入粪坑。把灶间收拾干净。
    来到大厅,和两位合肥知青应付几句,其实里面也有点小插曲。他们在谈笑中总把这位女生和那位合肥知青拆在一起,那少男少女稍微有点,这点不管真假都会把它当作一个话题,把蒙蒙的情感还在捉摸不定中都感到很神秘。其实不然,一见钟情可能是奇迹。到后来我才知道,完全是开玩笑的,大家都图个开心。
    苦难中结为抗俪在我们知青中皆皆有之。彼此互相爱护,互相照顾,共渡难关给你,给我,给他(她)以精神支持。这种精神可以压倒一切辛苦艰难,让其充满阳光。
     这锅鸭子大概烧了一个时晨,放点盐,将就点就这么啃吧。
     其实这些事都滿不过房东妈妈,她虽然知道我们的处境和生活不易,但不放怂我们,她不张扬,真接提醒我们。这才是做一个妈妈的责任。
     仅此一次,以后再也没有发生此类事。别忘了蓝子里的鸭四件,一大碗青椒炒四件胜过于那大块的鸭肉再加上一碗鸭血汤,第二天夜饭就很丰富了。
   在此我要缅怀同学中最小的那一位,名叫朱春生,他是69届的,据说家庭问题迫使他早早离开上海。他无拘无束也无奈,经常来我老屋白相。我们都把他当作小阿弟一样,留下来吃顿饭是常事。人多必然热闹,他会言无论语地乱吹牛屁,我们才随和他一起开着玩笑。也颇有喜悦之感。
     有一次,他带了一只包又来到老屋,从包里悄悄地拿出一块腌肉送给我们。我心领神会地收下了,也不问多少当场就切了点,把罗卜絲浸泡一下垫在在碗底,盖上几层切好的肉片就蒸上了。留下来的下次等着他来再说吧。
       他很高兴要让我们多吃一点,当然还是让他多吃一点吧。。
        可怜的他在招工后,一场事故夺取了年轻的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