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有福之州----------------------------------汪国彪  

2016-10-27 18:07:42|  分类: 故乡来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一行是从东至县张溪镇派来浙江东海边的玉环县挂职所在地的龙溪乡出发,经跨海轮渡到温州市,过瑞安、平阳、苍南,进入福建省的福鼎、霞浦、宁德、罗源、连江,一路山高峻险,到达“有福之州”——福州。高速路上车水马龙,你来我往,有很多的好友都说我所造访的这座城市拥有一个美丽的名字。但更深一层的是“因州北有福山”而得名的福州是有福气的人居住的地方。
有福之州--------------------汪国彪 - zxwgb2008 - zxwgb2008的博客
        居住在这座沿海城市的人们都知道福州有条漂亮的江,她的名字叫闽江。闽江在城市的内脏蜿蜒而过,在这座也叫“榕城“的城市怀中抚手而过。闽江夜游的美景让人难忘。我们是8月21号中午到达“有福之州”的,到达闽江之畔的。到了新鲜的城市,我们像个孩子似的到处溜达,也不知在这条江面上往返了几多次了,但每次在桥上看到江水哗哗的向东流去,我都像个流浪的孩子,忍不住都有想家的冲动。可以说闽江是榕城掌心中令人深爱的那条生命线。想像经常穿梭在解放大桥、闽江大桥与三县洲大桥之间的生活来去匆匆,其实不是想说自己如浮萍,而是觉得这条江多么像我们梦里眼中望过千百回的那个浅浅的海峡,像是走近了又走远,轻轻的不带走属于城市的每一片云彩。因为此地最近的平潭观音澳距台湾新竹仅68海里,而马江海战发生地的马尾港不过离台湾基隆港130 海里。距离的近让两地的心贴得是那么的细腻与纤毫入微。可缘着它的阻隔,我们的心中总是怀着永远的疼。确实我好几次都误把闽江之南的南台岛看成我们隔海相望的宝岛台湾,那里也有六十多万的福州乡亲。而在海峡此岸的福州也住着许多台湾人,走在福州的八一七路与东街上很难认清谁是谁。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嘛!
        福州人心慈,碰到讲普通话的外地人一般比较客气,不至于像矜持的上海人与精明的广东人一样硬碰硬的用土话来回应你。福州虽说不上一日三变,但这些年的变化有点手足无措。众口皆碑的是福州这一两年变绿,变整洁,变得更有序更美了。
有福之州--------------------汪国彪 - zxwgb2008 - zxwgb2008的博客
        导游领着我们走在福州都市感十足的五四北路上,令人怀疑今昔何昔。由于这一带藏有温泉,所以中高档酒店林立。莺歌艳舞的情趣是驻足于此,不出三分钟,视野之内就有一个美女应声而出。到了夜半阑珊,留连在福州的精品长廊津泰路,琳琅满目的各色专卖店是挥金如土的战场,而与陌生人杯盏相对在霓虹闪烁的酒吧深处绝对是现代的城市之乐。古老的中亭街改造工程正在为着一个新的商业生活打造着未来。开阔笔直的江滨大道不是外滩胜似外滩,与闽江相携相伴着走向大海。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部分自唐宋以来就已经形成的坊巷,它是福州淳朴民情与闽越古城的民居最集中的地带。其中最著名的是“三坊七巷”街区,它地处市中心,东临八一七北路,西靠通湖路,北接杨桥路,南达吉庇路,占地近四十公顷。“三坊七巷”具体而言是南后街两旁从北到南依次排列的十条坊巷的概称。“三坊”是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七巷”是杨桥巷、郎官巷、安民巷、黄巷、塔巷、宫巷、吉庇巷。白墙瓦屋,匠艺奇巧,极显南方古建筑群的经典风韵,被称为规模庞大的“明清古建筑搏物馆”。
有福之州--------------------汪国彪 - zxwgb2008 - zxwgb2008的博客
        当然有空到五一广场走走,也是再好不过的一种休闲。那里是榕城的中心,那里也聚集着这个城市的许多恋人。每逢节假日在此上演的隆重的政治集会或热烈的文艺演出,经常成为此地传媒的头条新闻。福州的故事大多是榕树下的故事,据说这里九百多年前就遍植榕树,它的朴实无华也可以理解为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感觉。这里面有一个悠久的典故,北宋治平三年,太守张伯玉亲自在衙门前种植榕树两棵,按鲁迅的说法:“这一棵是榕树,那一棵也是榕树”。身体力行之外,他还号召老百姓广泛种植,满城绿荫蔽日,暑不张盖,故得榕城之美名。因此当你一踏上福州的土地,满城的榕树是我们躲也躲不过的风景。别说通衢大道的路中央突兀的站着一棵上了年纪、一派旁根错节的老榕,大有“横刀立马唯我古榕”的气魄。而在寻常巷陌、百姓人家的门口就矗立着一棵兀大的榕树,那才是这个城市民间生活的真正精髓。如果有人说榕树是福州城的脸,你千万不要奇怪,它的喜怒哀乐都写在每一片如蝴蝶般飘飞的绿叶上。那些摇着大蒲扇的大爷,嘴上嗑嗑碰碰的妇女们都是搅动这个城市生活内幕的群众演员。福州是一个市民味十足的城市,甚至媚俗得令人有点反感。三坊七巷的民间传说,夹杂着城市摩天大楼与瓦房屋檐下的变奏曲。地导说每到元宵佳节,福州的南后街就花灯满布,疑是银河落榕城,卖花灯的、买花灯的、看花灯从正月初八开始挤满了南街,让正月十五过得好不开心。
有福之州--------------------汪国彪 - zxwgb2008 - zxwgb2008的博客
        因我头天晚上在福新路华威大饭店1209房间的电脑上做过“功课”:福州是一座拥有二千二百多年历史文化的名城,说来有些人不大相信。但往往谁也忘不了福州在先前曾是一块南蛮之地,是流放犯人与刁滑之徒的荒郊野外。在中原人眼里有看轻的味道,在北方人的语气里透露着贬低与歧视。因此这也是福州这个城市最大的心虚与胆怯。但这充其量只是别人的精神胜利法,闽都的壮大绝对不是走的旁门佐道的路线。处在中心的边缘,曾经气短,而今凭添自傲的骄狂。毕竟福州早在汉代闽越王时期就定鼎为都,秦设闽中郡,从那时起就渐渐开始了城市的原始积累。而追究福州这个名字的最早来历,源远流长,典出唐开元十三年设福州都督府始称福州。城市的扩张史是一部悠久的典藉。五代梁开平二年,闽王王审知扩建城池,将风景秀丽的于山、乌山、屏山圈入城内,于是“”山在城中,城在山中“也就成了福州城的真实写照。而顺理成章”三山绕一水“也就别有风情的成了我们现在这座城市的象征。在福州五一广场中央有一座同名雕塑,说的就是这样的故事。而这一水当然责无旁贷的是润泽与养育了大多数闽人的闽江。
        人杰地灵的福州一年四季珍品叠出。从芳香的茉莉花到甘甜的橄榄,从斑斓的纸伞到别致的软木画,从奇巧的寿山石雕到吉祥的福桔,从精致的牛角梳到美伦美奂的脱胎漆器,从鲜美可口的荔枝肉到寓意无穷的太平面,从味道醇厚的佛跳墙到滑润清脆的鱼丸,从红墙碧瓦的西禅寺到遥遥双望的乌白双塔,从名人墨迹遍布岩崖雕刻的鼓山到碧波荡漾绿意婆裟的左海西湖,无一不让“闽都”之称的福州洋溢着其独特不凡的魅力。而一到夏日的黄昏,整个城市都充满了清纯的芳香。原来是满城的的士司机买了一大串的茉莉项链挂在桑塔纳或夏利的窗前,让客人闻香而来,也让榕城的每条大街迎风散发着爱心的清凉。到了周末,散步在朱紫坊这片福州现存的另一块古建筑前,你会发觉这个城市的沧桑是如此的逼真。当你越深入这片历史的家庭生活,绕粱不绝的闽腔闽韵就从门缝中飘逸而出。虽然很多年轻人已听不懂这些老人们唱的是什么,何况他们也没有兴趣去听。但一些老福州还是听出那是闽剧折子戏里最经典的“甘国宝”。闽剧乡土气息甚浓,它渊源于古老的乡土歌舞与伎艺。明万历年间,在省外从宦多年归来的福州西郊洪塘乡曹学俭等人,把从省外带回的声腔音乐,溶进福州的歌舞、俳优与杂技中,从而创制出曲调已从新的“逗腔”。这即是闽剧中最初的艺术形式——“儒林戏”。由此闽剧开始在福州扎根,辛亥革命前后,早期闽剧又吸收了徽剧、京剧、昆曲的艺术养料,出现了闽剧中所称的“后三合响”时期,并有“闽班”之称。1924年,郑振铎先生将传统剧目《紫玉钗》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从此“闽剧”成为发端于明代万历年间——福州地方戏的统一名称。闽剧在新生代的流行趣味面前衰微,但也在市民阶层的人间烟火中顽强的挣扎与抗争。而今东街口的光荣剧场还时常推出各种班子的汇报演出,收音机里也偶尔会传来一两段精彩的剧目,但更多的恐怕是鼓楼、台江、晋安与仓山属下各地老人会里组织的自娱自乐,纯属票友性质的清唱。另外,评话在此地也很昌盛,文化宫与南公园一带经常目睹一片锣钹与一枝竹箸轻敲细打便引来笑声阵阵。著名的天华曲艺场就是榕城评话的根据地。
        这座城市确实令人怜爱,爱这座城市所透露出的一丝丝市井味,爱这座城市所蕴含的那潮湿般的灵魂。在这一方乐土,它所呈予我们的美妙与乐趣数不胜数!
有福之州--------------------汪国彪 - zxwgb2008 - zxwgb2008的博客
         仔细观察福州的民俗,它的地方节日里有一个独有的“拗九节”。即在正月廿九那一天早晨,家家户户要煮糯米粥,配以红枣、红糖、荸荠、桂圆、花生等佐料,谓“拗九粥”。举家当早餐。若家中成员的年龄有带九者或九的倍数者,除了吃粥以外,还要吃线面和两个蛋,即太平面,此曰:“过九”,意为祝愿平安度过“九”这一关。福州有农谚:“拗九节,秧种下地农务急。”吃了拗九粥,就要忙着下种育秧,迎接春耕了。而到了清明节,在福州人的祭品里有一样东西特别值得一提。那是一种用黄绿色的“懿旨草”(也叫菠菠草)的汁渗入米桨做皮,用红萝卜丝红榕做馅的节日食品,叫“菠菠果”。祭墓时在墓前摆设用来凭吊先人,祭完席地而坐食之。冬至是又一个重要的农历节气,福州人谓之冬节,有“粉米为丸”的风俗,福州话也叫“搓丸”,即团圆的意思。当节日来临的前一天晚上,家家点红烛,全家人聚在一起,在祖先的牌位前开始搓丸。
        福州的时尚气息不亚于国内的其它大城市,它的跟风潮与模仿秀令人称叹。虽然它很少有什么创新做法,但它很怕落伍,因此时髦在此往往成全了它的第二故乡。或许年青人都喜欢居住在这样一座生活气息甚浓的中等海滨城市。因为在这片蓝天、绿树与碧水交织的的舞台上,新新人类如雨后春笋般的粉墨登场,不可阻挡的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快乐涟漪。
以上溢美之词,好像是不厌其繁的为榕城作着无恐不用其极的推介广告。是不是有着强烈的走私之嫌呢?我的感受让我要为这片古老而又年青的闽都唱一曲颂歌。尽管很多榕城居民的日常生活还是一如往常,但我们的赞美还是应该有一丝“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真情实感与贴切。
        但我的担忧也变得十分明显,现代化进程中高歌猛进的福州会不会如工业机器成为埋葬过往乡愁的坟场。曾玉琢出大清容妃娘娘和公主蓝齐儿共同完善迁界禁海制度铺垫收复统一台湾的光景还能重现吗?像有情有义、才华横溢、驰骋清庭、威名中原的鸿儒重臣李光地的身影还会在福州大地上行走吗?余光中那枚小小的邮票还能不能有缘涉水而来与冰心先生的小桔灯一起去拜晤则徐老人旧居的灵位呢?过往的老光景已逝去,文化重镇的沦落与旁失,是福州久违了文艺界的大家力作与一片灿烂无垠的星空。我不禁想起了这片土地上的一个伟人林则徐,他的壮举与胆识令后来人感慨不已。而他的一句深刻话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更应该让我们的城市洗耳恭听!
        福州虽好,我们还是要重归家乡的。但千说万说还是别忘了,福州是一个有福之州,是一个很有机缘的好地方。如对岸的一个中国老人所说:“每次我到福州,我都要雇一辆三轮车跟我的老伴逛遍福州的每条大街小巷,每个店面与每个人家。每次我都亲切极了,觉得意犹未尽。下次再来还是留下甘美的诱惑,而不是空手而归的遗憾,确实福州它真是有福气的人才能住的地方。”
 

                                                                                                           撰 稿 人:汪 国 彪
                                                                                                       2012年9月6日夜于东至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