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石库门往事-------------------------------何建新  

2017-01-13 09:00:57|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hejianxing7《石库门往事》
     
        石库门是上海二三十年代的典型住宅建筑,虽然面积大小、楼层高低、建筑质量各异,但格局却都大同小异:一道朝南的两扇黑漆大门,开门进去,有个小小的天井和一排落地玻璃窗,推开这排落地窗,是一个原来设计应该作为客厅的房间;再往里走,有面积大小不一的二个房间,还有个烧饭炒菜的“灶披间”,即现在所称的厨房,自来水也在底层;通往二楼的楼梯下方有间屋子,只有一个很小的窗,平时都要靠开灯照明,估计原设计是作为“马桶间”或用作储藏室堆杂物的;灶披间旁边有个单扇朝北的后门。通过木楼梯走上去是二楼,上面有五间屋子,朝南的分别称为“前楼”、“前厢房”,朝北、朝西的称为“后楼”、“亭子间”,还有一个十平方左右的阳台供楼上居民凉晒衣服。我家原来就住在“前厢房”,大概21个平方左右。
       这样格局的一幢石库门房,当初设计时,我猜想应该是作为一户人家的住宅。在寸土寸金的上海,一家人拥有这样一幢房子,虽然比不上北方的四合院宽敞有气派,但也设计合理,基本能满足一大家人生活起居需要,并且可以住得相当舒适。小时我就读小学附近的恒吉坊,是典型的石库门房建筑,环境及房屋设计、质量都优于我所住的里弄,以前多是比较有钱的人住的,我有几位同学祖上是所谓“资产”,就住在那条弄堂里。弄堂里还住着一位当时非常有名、小时也经常见到的著名老中医——陆振华医生。他家拥有整幢的石库门房,底楼朝南的堂厅开诊所,每天都有长长的队伍排队挂号等待就诊,据说每天只挂几十个号,有的病人还是躺在担架上,被家属从山东江苏等远地抬来看病;楼上是住家,住着老中医一大家人。那样的居住条件那时令我与许多同学非常羡慕。
       也不知什么时候起,石库门成了“群租房”,租户虽不算“七十二家房客”,但也住进了很多家。譬如我原来住的那幢石库门房,底楼住了四户人家,“灶披间”四家合用,连那间终年见不到阳光的楼梯下那间屋,也住着一对老夫妻及他们经常来住的的几个孙子。二楼住了五户人家,起初各家都在狭窄的走道上放个煤球炉煮饭炒菜,后来烧上了煤气,就把阳台改成了五家共用的灶间。底楼原来有二个水斗,一个用来洗衣淘米洗菜,另一个用来洗痰盂刷马桶,供上下九家人共用,后来因为水费分摊的矛盾及不堪忍受排队等候等原因,各家自接了一个水龙头,分别装了水表,形成一根水管上接出九个分表的“奇观”,住在楼上的用户还把水管接到阳台上,洗菜淘米不用下楼了。方便是方便了些,但只要下面用户一用水,上面就断了水,以至楼上正在烧饭炒菜的人不得不向下面用水的邻居请求:某家姆妈,请你停一二分钟,让我接点水好吗?下面用水的人如没有急用,也会边答应着“噢”,边把手中的“活”暂停几分钟。
        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各种不便是可想而知的。其它季节还可以马马虎虎对付过去,到了夏天气炎热时,日子就会变得特别难熬:摄氏30多度的高温下,十几平方的小屋挤着五六个人,屋中除了床、桌、橱、椅、凳等生活必需品外,留给人之间的空间已非常有限,大家甚至可以闻到彼此身上散发出来的汗味!那时绝大多数家庭没有电风扇电冰箱等电器,更没有空调,唯一可以散热降温的是人手一把的扇子。我家人多,父母不知从哪学来的“先进降温方法”——把一块大棉毯用布包好用绳子吊起来,让我们兄弟姐妹轮流拉动绳子扇风给全家降温。炎夏时季,各家睡觉房门基本是不关的,这样可以空气流通加快热量散发。但即使这样,大家仍然会热得整夜汗流浃背,睡到半夜还要起来到阳台上乘一会凉,或用毛巾沾冷水全身擦几把。有的家庭居住环境更差,因此天色快暗的时候,他们就会把家中的躺椅、竹榻、桌子、小凳等搬到弄堂里“抢位子”,全家在那里吃晚饭、乘凉,有的还会在外面睡上大半夜,还有的人干脆铺张草席睡在弄堂的水泥地上,所以那时夜深后人们走过弄堂,必须小心翼翼防止踩伤了人。住在石库门里人洗澡问题一般是这样解决的:夏天,各家的男性居民大多抓紧楼下公用自来水池没人使用的空档,拿个脸盆接盆冷水冲洗一下,女性居民则装一木盆水在家轮流洗;冬天,多数人家买个浴罩里面放个木盆,在浴罩里洗澡,可以减少热气外泄防止感冒,但水蒸气凝聚后变成的水会不断朝下滴,所以先要准备几块干布放在旁边随时擦干滴水,防止水从地板缝中漏到下面邻居家中去。每个月,父亲还会带我和弟弟去七浦路上的“汇泉”公共浴室“泡”一二次“混堂”,彻底清洗一下身上的污垢......
       这也许是上海很多石库门住宅的缩影,相信也是多数石库门居民基本相同的经历。
       虽然石库门早已“垂垂老矣”,生活环境和设施与今天的成套住宅楼不可比拟,但最初的居住者还不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穷人”,而可能是像公职人员和做中小生意一类有稳定收入的阶层。譬如我家老屋先前是我祖父一家人居住的,他当年是外商银行的高级职员,算不上是最初的住户,在解放前入住时除了每月付租金,还向房东付了二根“小黄鱼”的“押金”。当时的邻居大概也都属于相似阶层的人,因为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人,一般都付不起用“小黄鱼”作押金和当时算“高昂”的租金。我老屋楼下曾有位姓孙的老邻居,小时看到她家墙上挂着一把宝剑很引人注目,曾令我们这些孩子感到好奇。文革时,那把宝剑不见了,还听说这位当时六七十岁的老邻居,竟是北洋时期权倾一方的东南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的女儿!人们的传言不可全信,但如果属实,我那年少时住过老旧不堪的石库门老屋,真还是曾经的“藏龙卧虎”之地啊!
       老屋后来陆续住入的住户,大多是单位或房管所配给的,情况就比较复杂各不相同了。
       现在,随着城市不断的开发和建设,很多旧房子被推倒重建,有些优秀的石库门建筑也被拆掉了,确实有点可惜。因此不少专家呼吁要“保护石库门”,有的高档小区还特意新建了一批仿制的“石库门别墅”,当然这些建筑只是外形有些相像而已。
       对于我这样年龄从小生活在石库门并且在这个环境中长大的人来说,有时不免会想起石库门的往事,我想这只是人们常说的“怀旧”心理,但怀旧不等于怀念,更不是留恋。坦白地说,如果让我再住进昔日没有卫生设备的“群租”石库门老屋,恐怕连一二天都难待下去!专家们也许大多住着宽敞舒适的住房,有些人从来也没有在石库门里住过,因此不了解以前住户的生活环境、居住状况,否则他们大概也会有我相似的感受,不会发出那么强烈的“呼吁”了。
       我还想,有些优秀的石库门建筑是否可以不拆?它们经过修缮,可以作为人文博物馆供人参观;少数石库门房也可以让有经济条件的人买下来,作为单门独户的住宅,就可能会得到很好的保养,让这些记录着上海历史的优秀建筑一直保留传承下去。但是,不能为了强调“保护”,而阻碍“发展”,忽视了群众的利益,不能让“窝居”在逼仄空间的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再继续生活在这糟糕的环境中了!
石库门往事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石库门往事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石库门往事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石库门往事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石库门往事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石库门往事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石库门往事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石库门往事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