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留在记忆中的“年味”---------------------何建新  

2017-01-26 20:57:32|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hejianxing7《留在记忆中的“年味”》
     
          过几天就是春节了,为了给长辈和孙辈准备些礼物,利用周末孙女不在身边的“空档”,抓紧时间去了一趟附近超市。虽然已近年关,但超市里的顾客似乎与往常也相差无几,不像过去,此时人们总是大堆大包地将各类商品放入购物车里,然后在收银台前排起长长的队伍。平时省吃俭用,这时却舍得将大把大把的钱递到营业员手中,又眼睁睁地看着这些钱被吞进收银机里......这几年春节疯狂购物的现象渐渐少了,人们也越来越趋于理性,但过年的氛围却越来越淡了。
         也许就是因为“年味”越来越淡,很多人就会回忆起小时候过年的热闹。尽管那时物质供应比较贫乏,春节餐桌的菜肴远没有今天这样丰盛,甚至还不如有些家庭平时的伙食,但谈起儿时的“过年”,人们却还是津津乐道。其原因我想不外乎以下几点:一是因为那时平时缺少吃喝,所以对春节丰富的饮食非常渴望,印象特别深刻;二.喜欢怀旧也许是人类的天性,过去的事人们总是记得很清晰,现时发生的事则容易"健忘",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们对“过去”总是比较宽容,对“现时”一般比较挑剔甚至苛刻;三.儿时的“过年”常需要“参与”,而现在的“过年”是可以花钱“买”来的,而“买”来的东西常常不被珍惜。
         除了除夕的“年夜饭”,小时过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参与”做汤圆。过年,北方人喜欢吃饺子,南方人喜欢吃汤圆,现在这些东西在超市随时可以买到,但那时却都需要自己动手。记得小时候过年前一个星期,母亲就要把计划配给购买的糯米用个大盆水浸了,为了怕发臭,每天要换一次水,一直到开始磨粉不能间断。除夕早晨起床,母亲就开始作磨粉的准备了。原来每年磨粉的石磨是向邻居借的,因为各家自户都要借用需要“先来后到”排队,有时开口迟了,要等别家用完了才轮到,这样就可能时间晚了。而且邻居家的石磨太小,磨出来的粉不够细腻,后来母亲干脆自己买了一个大磨,其实这个磨利用率也太低,大多只在春节用一次,或借给邻居用一下,平时闲置于公用阳台一角,挺碍事的。
         磨粉是一件费力又耗时的活,一般由父亲先做个示范,然后他与我和弟弟轮流操作共同完成。磨粉时,左手握住汤匙从装着水浸糯米的桶里水米参半舀一匙,倒入石磨孔洞中,右手握紧磨盘木把,徐徐作圆周转动,周而复始,直到把水浸糯米全部磨成水粉,流入石磨另一边预先放好的盆中。磨水磨粉是个考验人耐心的活,既不能快,快了磨不透,粉会太粗,磨慢了,效率又太低。磨一大桶的水浸糯米,至少也得花几个小时,待到全部磨完,两个手酸得都快抬不起来,脖子似乎也要僵硬了!    
         水粉好后,母亲就将其倒入早已准备好的干净布袋中,然后用绳子扎紧吊起来沥干。那时没有电视没有“春晚”,也没有手机、电脑以及其它可供娱乐消遣的东西,所以年夜饭吃完后,全家就开始专心致志地围着桌子做汤圆了。母亲将已沥干的水磨粉及汤圆芯端了上来,我家的汤圆芯一般有二种,一种是用生猪油和白糖还有磨碎了的黑籽麻拌成的“黑洋沙”,另一种是由赤豆煮烂成“泥”用白糖拌成的,它们都是母亲亲手做成。那时没有超市,商店里也没有现成的汤圆芯出售,一切都要自制。为了防止将汤圆芯的颜色粘到水磨粉上,大家作了分工,我和弟弟负责搓芯子,母亲和妹妹们负责包汤圆,并将包好的汤圆整整齐齐地排放在垫着纱布的盘子中备用。
        年初一起床洗漱完毕 ,我和弟弟妹妹们就迫不急待地端起母亲已煮熟盛在碗中的汤圆,大口大口地吃起来。那时粮食是配给的,糯米的供应更少,所以家里也是实行“配给”的——每人一碗,吃完不能再添!虽是这样,吃着自己参与制作、一年中难得品尝的汤圆,仍是嘴甜心乐,心里美滋滋的,那个时代的孩子就是这样容易感到满足!
        现在大概已没有多少人再亲手磨水磨粉、做汤圆芯料了,因为超市的冰柜中随时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各种品牌、各种味道的成品汤圆,种类比我们小时丰富多了;若想尝试自己动手做,也可以买到现成的的糯米粉和汤圆芯料,省去了许多繁琐的过程。但是我想,且不论这些工厂化成批生产出来的汤圆口味如何,少了自己的参与,是否少了些当年那样的乐趣和滋味?
        如今,父母早已远去。很多家庭父母在,家就在,父母不在,家就散了,除夕全家聚在一起,做汤圆、过新年其乐融融的场面一去不复返了!十年前,我又因糖尿病需“忌口”,与我喜爱的甜食和汤圆彻底告别了,汤圆的滋味也渐渐淡忘,但当年做汤圆、吃汤圆等“年味”和对父母的怀念,却长久地留在记忆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