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老炊-----------------------------------周小甬  

2017-12-26 13:3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并不如烟。
     曾在皖南山区的小县城生活过二十多年,有些回忆一直存留在我的心里。
     旧时的邮电局,话务室、报务室、机务室、办公室、食堂、集团宿舍,都挤在一个小小的院落里。
     在报务室的门口,有一个井台,井台上搭着高高的井架。时常看到两个中年妇女,踩着简易的木梯子,一步步爬到井架上,把一桶桶水用力扯上来,倒在一个大木盆里,通过一根黑色的橡皮管子,把清凉的井水送进厨房的大水缸,这两位就是我们食堂的炊事员。
     第一次见到她们的时候,我问旁边的同事,她们贵姓,怎么称呼。同事说,大家都叫她们“老炊”,你也这么叫吧。
     那位年纪稍大一些的是“大老炊”,脸色红润,快人快语的,一看就知道是个非常干练的人。另一位是“小老炊”,有人称她“霞”,我就喊她霞姐姐。霞姐姐总是满脸笑容,说起话来轻声细语,典型的贤妻良母。
     她们俩都喜欢穿藏蓝色的大襟褂子,头发也梳成一个样子,后脑勺挽成个“巴巴髻”。
     一进食堂,米饭已经捞起放进了蒸笼,米汤盛在一个大木盆里,热气腾腾。大锅里开始炒菜,菜油、肉丝、生姜大蒜,香喷喷的味道弥漫着整个厨房,这时候我会来一个深呼吸,啊!   真是太享受了!
     那时的菜很简单,一荤一素。说是荤菜,其实就是菜里放一点肉丝和豆腐干,1角5分一碗。素菜就是绿叶蔬菜,5分钱一碗。
     两个炊事员还是有两下子的,简单的菜经过她俩的巧手一摆弄,马上香气扑鼻。这不,她们采摘了一把新鲜木耳,再切上一点红辣椒,往那碧绿的炒毛豆里面一放,顿时色彩鲜艳,香气扑鼻,口水都要下来了!
     隔一天会有一个两毛钱的菜犒劳大家,是我最喜欢的萝卜烧肉。一碗碗红烧萝卜肉放在灶台上,萝卜和五花肉紧紧依偎在一起,经红酱油一着色,你浓我浓的,乍一眼看上去都快分不出来谁是萝卜谁是肉,一入眼就使人垂涎欲滴。夹一块五花肉送进嘴里嚼着,香香糯糯不油腻,萝卜带着肉的香味也好不逊色,入口即化顺喉而下,再把肉汤倒入白米饭里一伴,神仙过的日子也不过如此啊!至今我还对那香喷喷的味道念念不忘。
     霞姐姐,今天吃什么啊?我走进厨房大声问道。今天吃“炸肉” !她笑眯眯地从深深的灶门口探出头来。东至人把粉蒸肉叫作“炸肉”,猪肉切成一片片薄片,用炒好的米和五香八角打成粉,把肉片包裹起来,放在像瓦片一样的小碗里,装在蒸笼烧大火烧起来,蒸笼四周“咕噜,咕噜”地冒着滚烫的水泡,蒸出来的肉有精有肥又香又嫩,可好吃啦!
     东至地处皖赣交界,这里人们的口味偏辣偏咸,他们在烧菜的时候,不管什么菜都喜欢放点辣椒,象烧茄子,炒豆角,炒肉丝等等都是放辣椒的,这可苦了我这个上海小姑娘。有一天食堂烧了一盆醬爆辣椒瘪,大家见了都欢呼起来,你一份他一份的吃了起来,我可不敢见驾。我的闺蜜乐华也买了一份,她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悄悄地对我说,真好吃,你也尝尝。我看着大家一个个大快朵颐地吃着,迟疑地点了点头,轻轻地从她那里夾了一小块,慢慢地送到嘴里,只觉得咸咸的,甜甜的,香香的,辣……突然一股辣气直冲脑门,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耳朵里嗡嗡作响,瞬间满脸通红,汗珠也冒了出来,我大叫一声,冲到水缸边,舀起一瓢冷水“咕咚,咕咚"往肚里吞,才渐渐喘出了一口气。我的窘相惹得食堂里一阵轰堂大笑。
     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再也不敢碰辣椒了。她们看我一个小姑娘单身在外,非常关心我,时常拉着我的手问起上海的家,聊聊我的父母。她们知道我不能吃辣的,会给予我特别的待遇,在放辣椒前先帮我把菜盛出一碗,这样我上班时就可以高枕无忧啦!
     每天清早,当我们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两个老炊就开始忙碌起来,掏火烧水熬稀饭、和面蒸馒头,自制的腌菜、酸豆角,经油一爆炒,一小碗特别下饭的小菜就上桌了。她们还会从家里带一瓶豆腐乳来,夹上一小块,吃稀饭的时候最合适不过了。
     那天,老炊背回来两袋杂粮面,说是粮站搭配的,一袋金黄色的是玉米面,一袋黑乎乎的是荞麦面。配给的杂粮肯定味道不会太好。第二天早上我到了厨房,看见老炊在那里做玉米粑,里面放一点咸菜。把玉米耙一个挨着一个贴在大锅的旁边(锅底不放),用小火慢慢烤,过了一会翻个身,当玉米耙出锅的时候,两面烤得脆脆的,咬上一口,嗯,玉米面的香咸菜的鲜混为一体,大家吃的津津有味。
     大老炊,今天我上早班,12点下班,你给我留饭啊!知道啦!一下班,饿瘪了的肚子催着我快步跑进食堂,大老炊掀开盖在火桶上的衣服,热气腾腾的饭菜都在里面,我端起饭碗,一阵狼吞虎咽。
     那时有很多人在食堂吃饭,特别是我们这些外地来的单身汉,吃饭完全依靠食堂。老炊没有休息天,星期天也照常上班,只是星期天的早餐不用烧,可以稍稍晚一点起床。
     院子里,她们挎着满满的菜篮子吃力地回来了……
     厨房门口,她们擦擦头上的汗珠抡起斧子,破着一大堆粗粗的柴……
     潮湿的天气,她们站在大灶前用吹火棍用力吹着马上就要熄灭的火苗…… 
     民以食为天,过去的那些日子,对食堂的记忆尤为深刻, 至今,两个老炊的身影也一直在我的脑海中……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