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寻 人 记----------------------------------王元青  

2017-05-14 08:51:40|  分类: 张溪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wang1201《寻人记》

 寻人始于2015年岁末。所寻目标-----东至“五七”大学77届中文班同学。

 在去年岁末东至知青迎新联谊会游轮上。陈文中沈伟民发起了聚会倡议,并让我联系同学。我一口应承下来。寻人是我一大强项,当年与熊孩子斗智斗勇没少用此招。经典案例有:仅凭一个人户分离的公用电话,或一张工作单位为“三福”的登记表找到家长。有这碗酒垫底,寻找同学乃小菜一碟也。

 自1977年毕业后我们班同学一直没有机会相聚,其实聚会的动议在09年就提上过议事日程了,也是缘于东至知青聚会,我班有十来人参加。那天还和班主任陈老师通了电话,80岁的陈老师希望同学们能去东流聚会。其时大姐大周佩芳也在场。只是当时已回沪的同学或在带孙辈,或在上班,想凑齐时间去东至确实很难,最终不了了之。现在同学们都已退休,孙辈也大都上学,聚会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受命以来不敢懈怠,唯恐辜负同学的信任。我班43个同学,在胡江淮的帮助下东至的同学很快找到了,凭着陈文中提供的线索,沈小妹,陈海枝,裴玉华-----顺藤摸瓜,追根溯源,拔出萝卜带出泥,上海的同学也大部分找到了。经过两个月的努力,建了微信群,通讯录上也有了32个名字。初战告捷。312日聚会,一切准备就绪。张慧贤在群里发了个相册,是四十年前的黑白照片------团支书陈永婷和好朋友穆小妹。潜台词裹挟着那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一遍遍在眼前掠过,不是姐不出力啊,实在是二位同学潜伏太深,堪比余责成啊。

 先说陈永婷吧,曾任安庆某系统副局长,人肉搜索应该有蛛丝马迹吧,更何况班长张慧敏提供了她的家庭电话和单位电话。现实是不管白天黑夜,家里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单位电话前一分钟“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再拨就是忙音了。搜索也没结果。线索就这样生生地断了。

 穆小妹早年调到奉贤五四农场。随着老宅市政动迁,也失联多年。我曾根据东至知青名册找到与她同一插队小组的知青,可惜她们也多年未见;打电话到五四学校,门卫大叔肯定的说有过此人,但现在不在了。经我软磨硬泡终于拿到工会的电话,却被告知退休名册中查无此人。连姓穆的也没有。    

  我又一次打开知青名册,漫无目的地翻着。

 徐国梁,东胜黄荆大队。

 我眼前一亮,听说过这个名字,这是小妹的丈夫,更令人兴奋的是同大队同时下放的还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彭国维------东至知青中的才子。我立刻微信求助理事会康康和小甬。可惜的是他们都没有找到联系电话。不过阴差阳错,热心的小甬找了电信局老同事辗转打听,终于在聚会前两天帮我们找到了第33个联系人陈锦妹。

 聚会确认了穆小妹在五四农场,也确认她已改名叫穆文莹。

 当晚张慧贤贴上了人肉结果-----浦东某职校动漫专业。我扫了一眼,否定了,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我仿佛看到了她失落的眼神。第二天一早我又一次拨通五四学校电话,这次我直接找英语教研组,一小伙子接的电话,他09年进校,没听说这个名字,但答应问老教师,我心里咯噔一下,09年小妹还没退休,不应该不认识。难道真的不在这所学校?很快接力打电话的国英传来消息,小妹确实在那工作过,但早调走了。去向不明。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又一次飞了,线索再次中断了

 那几日群里时常“泉水叮咚”:安慰的,打气的,感谢的不绝于耳。我和张慧敏说好奉贤桃花节时乘地铁到龙阳路转乘到滨海森林公园的专车登门拜访,顺带旅游。我就不信一个大活人会凭空消失,雁过留毛,人过留名,人走了档案总会留痕迹的。鬼使神差的,那天临睡前又一次人肉搜索:“XX区穆文莹 ”(上海校园网建的早,教研活动多,总会留下点什么的。) 打了几个区,跳出的都是浦东某职校,像民营医院一样牢牢霸占搜索排行前三名。冥冥之中仿佛得到了什么暗示,我突然灵光一闪,莫非小妹真的调到职校?打开校园网,“ 学校管理”,“教学科研” “新闻中心“一个个点开细细寻找,2010年之前的消息严格把关,不放过一个漏网之鱼。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看到一个09年的打包班主任工作小结文件夹。

 动漫专业真的有个叫穆文莹,姓名专业都对,经张慧贤确认出生年月也吻合,太巧了,不是小妹天理不容啊,我立刻百度了电话地址,发到群里,我知道有同学住处离那儿不远。明天会有人去找的。

 果不其然,第二天起床打开手机,陈永婷留言:送完小孩就去学校找。早饭还没吃完,接到沈伟民电话,穆小妹找到了,就在这学校。已经留了电话,学校会转给她的。不一会买菜回来的穆小妹打来电话------是“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兴高采烈,还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洋洋自得?.反正放下电话我的眼睛是湿润的,多少个深夜泡在百度上,多少次在微信上的绞尽脑汁,还有700分钟的通话记录瞬间化为乌有。

 相比找小妹的一波三折,千回百转,柳暗花明,找到陈永婷则纯属巧合。聚会那日加入张溪中学学生群,聊天时看到有学生在安庆迎江区,就随意说了找同学的困惑,拜托他们有机会打听一下。没想到20分钟后群里竟贴出了微信截图,按图索骥,果然电话打到了上海陈永婷家,是她先生接的,说陈永婷睡了,明天再说。正纳闷怎么有些不太友好,一半在火里一半在水里呀,抬头一看哑然失笑,是我无理了,哪有半夜近12点打电话找人的,我太兴奋了,忘记了时间。后来得知学生的表姐与陈永婷是同事。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聚会后一周,相继找到了陈永婷,穆小妹和同在安庆的赵荣花,4月,根据陈文中提供的线索,佟贵才在合肥找到了邵斌荪。至此,通讯录上有了37个名字,去掉3个去世的,还剩铜陵的郑健保,四川荣县的曾绍禄和上海知青后调往太仓的程祖庆杳无音讯。

 其实这篇寻人记早就动笔了,一直没发,期望4月东至余班家聚会后会有新的进展,可惜奇迹终于没有再现,整个5月一无所获。明年是我们毕业40周年,“一个不能少”是我们的目标。虽然困难重重,但我们不会放弃,因为我们是共和国特殊的一代人,我们用青春和汗水浇筑了一个忠诚度极高的品牌,我们共同的名字叫“ 知青”。

附几张聊天截图 

寻人记 - wang1201 - 冬晖pgcy418的博客寻人记 - wang1201 - 冬晖pgcy418的博客

 

 寻人记 - wang1201 - 冬晖pgcy418的博客寻人记 - wang1201 - 冬晖pgcy418的博客

 
 
寻人记 - wang1201 - 冬晖pgcy418的博客寻人记 - wang1201 - 冬晖pgcy418的博客

       补充 :博文发出后反响很大,或许是天意吧,同在一城几十年没有消息,佟贵才居然在铜陵街头看到郑健保骑电动车擦肩而过,两天后第38个同学找到了。东至的汪小敏也根据有限的线索开始了又一次寻人之旅-------第39个同学程祖庆(程峰)
                                                                                              2016年5月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