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说说家门口的那些路----------------------何建新  

2017-06-03 16:23:56|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hejianxing7《说说家门口的那些路》
        
         我是个“路盲”,走过一条陌生路,或者原来熟悉后来经过大规模改造的,七转八转就会分不清东南西北,要说最熟悉什么路?当然只有家门口的路了。现代社会发展快,城市规划日新月异,大多数居民都不可能像祖辈一样“从一而终”,一辈子甚至二三代人都居住在同一处而不搬迁流动,我家也不例外。活了六十多年,曾搬迁过好多处家,对每个“家”门口的路,都有不同的印象和感受。
        山西北路上的那个家,我住了十多年,自打记事起,我就住在那里的顺庆里,一个住着千百号人的老式石库门里弄,弄堂口就是山西北路。在儿时的记忆中,这原是条用石块铺成的“弹格路”,坐在三轮车上会感觉一颠一颠的,后来才改成了柏油路面。朝南走是天潼路,那条路上曾经有过有轨电车,车速不快,老远就可听到铁轮子与铁轨的摩擦声,以及“叮当叮当”的电铃声,却要过好一会才行驶到你面前。天潼路对面的小学是我的母校,我的启蒙教育就是从那里开始的。再朝南走,可以一直走到苏州河边,曾有过一座山西路桥横跨在苏州河上,将旧时的“上只角”和“下只角”连接起来,小时父母常带我们走这座桥,穿过北京路去繁华的南京路逛街,是条“捷径”。不知什么原因,这座桥后来被拆掉了,以后的几十年我们去南京路,都要绕一个大圈子,走淅江路桥或福建路桥,感觉不太方便。听说几年前山西路桥又重建了,只是我已搬离山西北路的家很多年,一直未再去那里,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在这座新桥上走走,看看是否能找回一些童年时的回忆。
        山西北路朝北走是七浦路,路口东西两边原来分别是个规模不小的粮油店和食品店,小时我常被父母差遣去买米面买盐打酱油,或者到对面的食品店凭票买些糕点,还有个国营的大饼油条摊和豆浆店,也常去那里替家人买早点。从七浦路朝东是河南北路溏沽路,母亲就在七浦路小学工作直至退休,妻子也在那里上的小学。七浦路原来是条不出名的小马路,改革开放后却一夜之间名扬全国甚至世界。这里是廉价服装的批发零售集散地,路旁的摊位一个接一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商家小贩云集此地。每天清晨到傍晚这里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叫卖声此起彼伏,很多从事服装批发零售的商贩在这条路上发了财,成了中国“先富起来人群”中的一员。后来经过统一规划,所有摊位都迁入新建造的七浦商厦,这段七浦路又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七浦路朝东穿过河南北路,有个规模不小曾经非常有名的“铁马路菜场”,每天天不亮就开始热闹喧哗起来了,我十一二岁的时候经常和弟弟去那里排长长的队购买凭票供应的带鱼黄鱼,去晚了买不到,或只能买些“落脚货”。很多年没去过那里了,不知“铁马路”菜场是否还在?
        1996年至1999年底,我在康乐路上住了三年。它也是条小路,两边都是有些年头了的二层楼房子,因为年久失修,外观都显得比较破旧。康乐路和附近的安庆路都比较杂乱,每天清晨五点多,路边就摆满了卖菜的小摊,小贩们和买菜人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络绎不绝;到了晚上,这里又摆起了不少桌子卖起了夜宵,食客们戏笑喧嚷,喝多了的发酒疯摔酒瓶吵架打架声,一直延续到凌晨一二点钟才逐渐安静下来,搅得周围居民早晚不得安宁,真是苦不堪言!1998年我回到上海后住了二年,实在忍受不了在这条路上的恶劣环境,只得不惜一切地选择了“逃离”。
         不过,康乐路也并非一无是处,周围的交通还是非常方便的。朝北是天目东路朝西是淅江北路,有很多条公交线路经过这里。康乐路上还一所著名的学校——闸北区第一中心小学,别看附近那些房子破旧,可真是让如今许多孩子家长重金难求的名符其实“学区房”啊!
         康乐路朝北走到头,对面是曾经辉煌过好多年、在老一辈上海人心目中占有很高位置的“老北站”。以前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候车广场,1966年我曾和几位同学结伴从那里出发去北京“大串联”,如今的“老北站”虽已不复昔日辉煌,却雄姿犹在。
          1999年至2003年,我住在中山北路共和新路旁的一个小区。那是一个交通发达车辆来往密集的地段,北区汽车站就在小区门外,附近还有公交65路终点站,七八条的公交线在小区外都设有站点,可谓是“四通八达”。朝北步行十分钟,就到了闸北公园,那是一个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占地面积较大的公园,公园里有民国烈士宋教仁的墓地和塑像。解放前夕,这里曾是枪杀革命志士的刑场,公园建造时,曾挖掘出大批白骨,学校还组织过我们参观过挖掘现场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公园里曾有过一个标准游泳池,我就是在这里学会了游泳。虽然这些年来由于周围房地产开发占用了不少土地,公园面积有所缩小,但经过多年建设,公园里小桥流水绿树成荫,环境非常优美,为附近喜欢早锻炼的居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场所。
         中山北路共和新路上有大学和中学,居住的小区外是同济大学的分校,小区对面是育群中学,那是我母校安庆中学的前身,64年我进校时,它正被分成二部份——安庆中学和育群中学本部。从敞开式的围墙朝里望去,可以看到这二所学校整齐整洁的教学楼、校园、球场、草坪,还有一群群生龙活虎朝气勃勃的学子,为这二条路和我所在的小区增添了不少文化氛围。
         中山北路的家附近虽然有交通发达比较繁华的优点,但当时生活配套设施不太完善方便,饮食早点店不多,买菜还要穿过中山北路去普善路、南山路菜场,费时也费力。
         2003年至2006底,“家”搬到了彭浦新村共和新路保德路附近的一个小区。刚搬去时,还没通地铁,虽然小区门口有95、849、46等多条公交线通往火车站、人民广场等市中心地区,但相比于康乐路、中山北路的家,离我浦东上班的地方要远了不少,每天在路上的时间至少要比以前多花一个小时以上。后来随着地铁一号线开通,这个问题就就解决了,而且花在路上的时间比以前更短,从家出发步行五六分钟,就到了共康路地铁站,乘地铁一号线在人民广场转二号线,就直接进入我当时工作的商务楼底下的地铁二号线东昌路站,真是方便,快速!
          彭浦新村地区当然比不上市中心繁华,但因已开发多年,商业设施还比较完善,附近有“家乐福”、“吉买盛”“莲花”这样的大型超市,也有“国美”“苏宁”“永乐”这样的电器商场,家中想添置点什么家具电器,不必跑老远路去市中心购买,完全可以“就近解决”,省力,省时。
           住在彭浦新村日常生活很方便。家中若要请客或临时来客来不及准备,随便找个饭店餐馆就可解决;家人想吃什么早点,嫌更衣麻烦,也可穿着睡衣下楼,走几步路就可买到。买菜更是方便,大菜场有好几个,那种“夫妻老婆式”菜店、肉店更是隔一段路就有一二个,只要花上十几分钟,就能买回一天所需的荤菜蔬菜。尤其令我们满意的是这里的菜价肉价比市中心相对便宜一些,有的还要便宜不少。我妹妹那时住在瑞金路淮海路附近,她来彭浦新村看望父母或来玩时,发现这里的菜比她们那里要便宜不少,每月至少要比她们花几百元菜金,总要顺便“采购”一些菜带回去。对于我们这样的低收入家庭而言,日常开支必须精打细算,物价是否便宜、实惠,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事。
         2006年底,为了给儿子结婚腾出地方,我和妻子又把“家”搬到了临汾路长临路上的一个小区,位于共和新路的西面,在那里住了整整九年,直到2015年底才搬离。所以对家门口那条路及附近路上的点点滴滴都烂熟于心,闭着眼睛也可说出这里是个什么店,那里可买到什么,想理发要去哪里,要修电器哪家的技术好,哪家的大饼油条好吃,哪家店关了门,又新开了一家什么店......
         家门口那条路上最显眼的是教堂和回民中学。从我家窗口望去,就可以看到临汾教堂和屋顶上巨大的十字架。每逢礼拜六,平时关闭的大门敞开,教徒们陆陆续续地走进去,教堂里传来庄严肃节律优美的音乐。我不信教,但也很喜欢,常倚靠在阳台扶栏上倾听,感受到教徒们此刻心里的虔诚和宁静。每年的圣诞夜,临汾教堂在彩灯的装饰下显出浓浓的节日气氛,我还曾专门架起三角架,摄下了夜色中教堂迷人的圣诞美景。
         回民中学也在我家附近,这个学校的显著特点就是藏族学生特别多,他们穿着藏袍的家长也经常出现在这条路上。这些藏族学生从遥远的西藏来到这里学习,开始时人生地不熟,学校对他们的保护和照顾要远远超过本地学生:学生宿舍就在马路对面,为了安全,窗口都用铁棚栏着;每天上学放学,学生都排成队,前后都有老师保护,过马路时,学校的保安站在路上拦下过往的车辆,指挥学生快速通过,后来交管部门还在学校门口专门安装了红绿灯。
         回民中学斜对面是个大型菜场,里面鸡鸭鱼肉各种副食品和蔬菜品种齐全,附近居民日常吃菜大多去那里买,甚至有些住得较远的人也“慕名”乘公交车或骑电动车来此处购菜。
         从回民中学朝北走几分钟穿过把静安(原闸北)宝山两区划界的共康路,有个远近闻名的共康路服装市场,那里经营各式男女中低档服装,虽没什么名牌大牌,但价格比较低廉亲民,适合很多住在彭浦新村附近居民的消费水平,所以曾长期生意兴隆顾客盈门,我和妻子的衣服大多是在这里买的。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和网络经济的兴起,这个市场与当年的的热火已不可同日而语。前些日子我和妻子去那里买些衣服时,看到市场内顾客寥寥十分清冷,有的门店干脆关门或挂起了“门店出租转让”的牌子,今昔对比,令人感慨不已!
         前年年底,我把家又搬到了平顺路上的一个小区,这也是一条小马路,与共和新路平行,说不上有什么特色,但附近有一所二级医院和一所社区医院,牙防所也在边上,看病方便;另外距大超市、菜场只有步行一二十分钟的路程,适合像我们这样收入水平的人生活。搬到这条路上,主要是因为离儿子家近,方便相互照顾,也许还有个潜意识的因素——图个“吉利”的路名,平顺平顺,平平顺顺,希望自己和家人未来的日子也像这条路名一样平平顺顺!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