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启功先生凄美的爱情故事-------------------编辑部  

2017-06-07 19:32:22|  分类: 编辑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年的启功被世人熟知的是,他是当代著名的教育家,文物鉴定家,国学大师,他是一代书画巨匠,被赞誉为“当代王羲之”。但鲜为人知的是,启功先生还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启功的妻子,比启功年长两岁,是个文化程度不高的乡下姑娘,两人走进一场看似不和谐的包办婚姻,却43年相濡以沫。妻子死后,启功再未婚娶,独守陋室30余年,直至93岁随妻子而去……这个女人,就是章宝琛。

                       01 

      1932年3月5日,天上飘着细雨,这天是启功家祭祖的日子。启功出身显赫,祖先是雍正之子、乾隆胞弟,奈何启功周年丧父,祖父也驾鹤西去,家道中落,而后一贫如洗。一家人寄人篱下,生计问题全靠母亲一人操持。尽管如此,启功的母亲仍敬畏家世,每年祭祖总是上下张罗,绝不敷衍。祭祖这天,母亲找来一个姑娘来家里帮忙,这个姑娘就是母亲和姑姑物色了很久,为启功相中,且他必须娶她为妻的章宝琛。面对眼前的这个姑娘,启功是失望的:上翻的鼻孔,塌陷的鼻梁,矮胖的身材,全身上下透着浓浓的乡土气息,启功丝毫没有心动。
       在那个年代,爱情的气息是稀薄的,任何一门婚姻都避免不了两个问题:父母之命和门当户对。21岁的启功,内心虽一万个不愿意,但他孝顺,不敢违逆,也就应下了这门亲事。几个月以后,她成了他的新娘,宝琛长启功两岁,他便恭敬地称她一声“姐姐”。
        婚前,两人只见过数面,没有感情可言,婚后,因为文化水平悬殊,毫无共同语言,启功便没把这段婚姻放在心上,甚至觉得,结婚是这一辈子最糟糕的事。尤其是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可连启功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场包办婚姻,却终得一生知己。

                         02 


       宝琛虽然学识不够,但却勤劳善良,温柔质朴。婚后,宝琛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清晨一睁眼,启功看到妻子在仔细地做家务,晚上启功回家,屋子里角角落落都光亮如新。家里来了客人,启功与友人盘腿坐在炕头上,围着火炉聊天,兴致来了,整晚不睡。宝琛插不进一句话,却表现得极有涵养,一整晚都在旁边默默地端茶倒水,添柴生火,不说一句话。
       他在家里练字写书,宝琛就在旁边站着,虽然能感受到妻子的歆羨之光,但他从没有跟她交流过一句,或许,在启功心里,妻子只是个没文化的乡下姑娘吧,即便说了,她也不会懂。被爱的人往往都有恃无恐,但真正爱你的人,依旧待你如初。
       结婚数年,丈夫虽然总是冷脸相对,但宝琛从未有过怨言,只是兢兢业业地照顾着这个家。启功的母亲和姑姑年迈多病,心情不佳时,难免会冲着宝琛发脾气,但无论两个老人说多不好听的话,给多难看的脸色,宝琛依然只是笑笑,不说话。好在,这一切,启功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孝字当头,一个人的人品,全体现在了她对待老人的态度上。宝琛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她的善良,大度,隐忍,是多少人读了一辈子书,都学不来的。朝夕相处之后,启功发现妻子虽没什么文化,但人品实在可贵,温婉娴淑,善良贤惠,慢慢地,便对宝琛萌生了爱意。
        母亲给启功讲过宝琛的身世,每每想起,启功更是心疼和怜惜她。宝琛生母早亡,后母待她十分刻薄,她是带着相依为命的弟弟嫁过来的,从小吃了不少苦,母亲叮嘱启功,这样的女子,更应该被呵护和疼爱。启功谨记在心,把对宝琛命运的悲悯化作了爱恋。此后,两人有了情谊,婚后七年虽膝下无子,日子却也过得平顺。
       其实,世界上本就没有完全适合的两个人,真正合适的那个人,一定是用心慢慢磨出来的,没有谁的付出是理所应当,一个人包容迁就,另一个人就要懂得适可而止。

                       03 


         可这样安静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1937年,北京沦陷,启功丢了工作,日子变的拮据。妻子没有任何牢骚,反而自己省吃俭用,不但把一家日常的开销都计划好,还为启功留下特殊的需要:买书和一些他特别喜欢又不贵的书画。有一天回到家,看见妻子在灯下十分细致地缝补袜子上的破洞,启功不由得心头一酸,决定卖画补贴家用。可当第二天背好画卷准备出门时,启功突然迟疑了……到底是个文人,拉不下脸上街叫卖。宝琛看得懂他,主动背过画卷,你只管专心作画,我去叫卖。”
         那天傍晚下了很大的雪,却不见宝琛回来,启功去集市上接她,远远看见本就娇小的宝琛蜷缩地坐在马扎上,身上落满雪。
        看见来寻她的丈夫,突然兴奋地挥舞着双手,冲着丈夫笑道:只剩下两幅没卖啦!启功湿了眼眶……
浪漫或许会败给柴米油盐,但没什么能够打败深藏于心的挚爱。


                          04 


        卖画为生的日子,直到1952年才结束。家中虽然宽裕了不少,但母亲和姑姑却又病情加重。启功当时在北京师范大学任副教授,想在学术上有一番作为,于是,家里的大小事宜和两个病人,都落在了宝琛身上。宝琛一人端屎端尿,侯在床前,寸步不离,直到两位老人寿终正寝。
         母亲去世后,启功深感妻子日夜操劳的艰辛,觉得此生无以为报,便将妻子扶在椅子上坐下,叫了一声“姐姐”,而后扑通一声,双膝下跪,给妻子磕了一个响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夫有此心,妻亦心满,1957年,启功被莫名其妙地划为“右派分子”启功实在受不过气,整日闷闷妻子便劝他多看开一些:以前那么苦的日子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能难倒我们的?再大的苦,总有一天会过去的。”章宝琛虽然读书不多,却也有着极为朴素的人生哲学,这帮着启功度过了那段艰辛时光。
         几年后,启功重登讲台,正欲在学术界和教育界大有作为时,灾难却再一次降临,那个动荡的十年来了。启功被迫离开讲台,一切公开的读书,写作也被迫停止。宝琛是懂自己丈夫的,一天不写作,心里就会难受。于是,为了让丈夫安心写作,
         宝琛天天在门口放风,一有动静就立刻咳嗽给启功报信。在那个动荡的时代,随时都可能引火烧身,一般人唯恐避之不及,文献能烧则烧,能毁则毁,宝琛却瞒着丈夫冒险做了一件事,直到宝琛去世前,启功才知道了真相。


                         05 


         1975年,章宝琛患上严重的黄疸性肝炎,几乎病死,她感觉自己时日已经不多,就在启功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启功听后大为震惊,匆匆赶回家,拿起铁锹按宝琛所说的墙角位置挖下去,竟然挖出一个大缸,打开后,惊呆了。4个大大的麻袋,一幅幅启功早年的书画作品,一本本文稿藏书,竟然全都保存完好,启功从1930年到1960年的作品,无一遗漏!
        捧着自己的心血之作,启功喉间哽咽,整个人都颤抖不止,此刻他才幡然醒悟,妻子宝琛,才是他这一生最难得的知己。他蹲在墙角,放声大哭。
       这一辈子,有个懂你的人不容易,宝琛也许一辈子都看不懂字画,但是因为爱,她懂得启功,拼了命也要守护她爱的一切。
       章宝琛一直遗憾自己没有孩子,在她病重之时,更是叮嘱启功,你若是让我放心,等我走后就找个人照顾你。”启功说,“老朽如斯,哪会有人跟?”宝琛笑着说,“我们可以打赌,我自信必赢!”而这个赌,启功打赢了。

                            06 


       妻子去世以后,他一直过着孤独而清苦的日子。启功变卖了字画,加上写作得来的稿费,一共200多万,全部捐给了北京师范大学,而自己却住在简陋狭小的房子里。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哪怕是过生日,几个玉米,栗子窝头,一碟花生米,
        他就很开心了。他说,“姐姐活着的时候,我没钱让她过上好日子,现在她走了,我过得再好有什么用?我们曾经有难同当,现在有福却不能同享,我的条件越好,心里便越是难过。”言语之间,满是苍凉。或许,最好的爱情就是这样吧,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她始终陪你;你什么都有了,也会继续陪着她。
       平反以后,给启功作媒的人络绎不绝,更有不经启功同意直接领着女方前来会面的,但,启功都一一谢绝了。终其一生,我只爱宝琛,我的心里再容不下任何女人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宝琛走的时候,启功63岁,此后30年,他的房间再未有别的女人出入。你在时,我爱你不够;你走后,余生都在思念你。
        这是启功为宝琛写下的《痛心篇二十首》,字里行间,尽是哀思,语言朴实至极,读完却令人泪下。
“结婚四十年,从来无吵闹。白头老夫妻,相爱如年少。相依四十年,半贫半多病。虽然两个人,只有一条命。我饭美且精,你衣缝又补。我剩钱买书,你甘心吃苦。今日你先死,此事坏亦好。免得我死时,把你急坏了。枯骨八宝山,孤魂小乘巷。你再待两年,咱们一处葬…“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妻子生前还有个未了的心愿,就是和启功结婚43年,一直寄人篱下,没能在自己家里住上一天。妻子病逝后两个月,启功搬进了学校分给他的房子,于是,每年的清明节和妻子的忌日,启功都会特地炒几个妻子生前爱吃的菜,来到妻子坟前告诉她,宝琛,我们终于有房子了,跟我回家吧。”一边念叨着,一边不停地往碗里夹,直到碗里的菜满得往外掉,他终于控制不住,失声痛哭……
        孤身一人的日子里,启功别无他求,只愿死后能和他的宝琛在阴间相聚。生同衾,死同穴,我死后,一定要把我和宝琛合葬在一起。”
        2005年6月30日,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屋里,93岁的启功带着对宝琛的思恋溘然长逝,。人死后若灵魂真的有去处,那么启功见到他思念的宝琛可以骄傲地说:“姐姐,那个赌是我赢了!”你把一生都给了我,我定要守着你。
         一个是国宝级书画巨匠,一个是质朴的平凡女子,43年的相守,30年的相思,始于包办的婚姻,却用细水长流的方式,缓缓地走完了一生。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在说:“找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可是,什么是门当户对呢?身世相仿?实力对等?还是价值观雷同?
        真正的门当户对不是结婚前的条件对比,而是结婚后一牵手就是一辈子到老了才发现:年轻时有人说咱俩不合适,但你看咱俩都快把这辈子过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