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2017-07-03 05:26:33|  分类: 编辑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承明率领的大稼楼1701纵队,由15名网友组成,他们于2017年6月20日下午乘坐K1373次列车从上海南站启程出发。这也许是在《知青上海》谢幕前最后一支赴大稼楼的纵队。
       网友们闻讯后热忱参加欢送,有从本市各区,还有的从江苏昆山、周庄等地专程赶来。送客的比出行的去得更早更多,这次参加欢送的多达56人,或许就是因为这是“知青上海”谢幕前的最后一次的远足之旅,才引起众人格外的关注,我们东至理事会的康康和丁林仙也曾参加过这样的活动。这次康康也参加了送行。
        一件美好的事件,行将退出人们的视野,难免不使人有些伤感。尤其是大稼楼的创始人承明,会更甚。这次活动中,他留下了一些文字,淡然优雅,不无美感。本博特地转引编辑,以飨读者。

                                                                                                        —— 本博编辑部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辛苦的途程,颠簸的道路,我们终于来到大山深处的家。不明白湖南的领导们为何要把道路搞成那么的崎岖坎坷,常德到五强溪镇的省道,县道如此不堪,你们怎好意思吃香喝辣?你们怎好意思去北京开会?你们怎好意思留在这高速发展的的中国?要发展,先修路,第一步你们没走好,枉对这青山绿水大好河山,六年来我走了20多次,你们真的能把这路搞成一次比一次差!我服了。
        河山依旧,阳光明媚。不管各地都在雷雨交加,这儿却是太阳当头,天气格外的好。寂静的山林,略带凉意的微风扫去了一路的疲惫,同伴们美美地冲了一个热水澡,端坐在楼前品着这甜丝丝的清新空气,远离了城市的噪杂污染,这就是此行的目的。晚上,满天星斗密布,那是城市里多年未见美景了,这儿,才留着儿时的天文景象。
        第一顿饭设席屋前坝上,10多斤的大鱼头汤,红烧的草鸡,本地的南瓜,缸豆,林林总总放了一桌子,伙计们喝红酒开啤酒喝着吃着,享受着进山第一顿的山里饭,被久别了的农家生活包围着,今夜要睡个安生觉了。
       上海开往常德的K1373次列车,趔趔趄趄地行走了17个小时后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这火车开的龇牙咧嘴的,如竖童学步,步履不稳章法极差。撕裂乘客的睡梦也是司机的经典做法,次次到位令人一惊一咋的。好在只晚点半个小时,算是对得起票价了。
       途中仅是过程,重要的是结局,好在青山依旧碧水仍然,慰我远行之心了。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轻轻松松地坐于一隅,清茶伴着手机里收藏的音乐,唯一只黑白相间的大蝴蝶似乎能听懂而翩翩起舞着。
久违了的知了声那么清晰地在崖边的树上欢叫,不知名的小虫也起劲地合着声,虽不和谐知拍但倒也热闹非常,此起彼伏。
       人生一直在忙碌着,老而有闲这是很大的幸福,居于城医于城而闲于乡那就算有特大的幸福了!我们沉浸在这幸福中。
      大稼楼位于湖南张家界,怀化和常德三市交界处密密的原始林间,这种木制的吊脚楼已经在乡间逐渐消失,因此,保留这种中华物质文化的建筑也是一件功利百年的好事,我们有幸做了。
      竹梢婆娑起舞,沙沙有响。我坐二楼廊间端望崖边,板栗树枝叶繁茂生机勃勃。秋后,那一地的板栗引人遐念。
      夏未至,秋还远呢!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静怡也是一种享受
        总有人误认我喜欢热闹,岂不知我五分之四的时间需要独处,聚会只是生命中极少的点缀。我重视友情,且将义气挂于中堂,但内心深处却是个极度享受孤独的人,甚至有点忧郁。
       我的照片基本刻意避开热闹,历来如此。独花独木独水独桥独屋独路,基本不拍人或人群,由此佐证。
悄悄地走开一边,我通过发呆得到心灵和躯体的休息,与大自然或动物打交道,不会有负担和烦恼。几十年的经历告诉我,人要比它们复杂太多。
       总有人误会我,美食者必然吃了太多的食物,以至于肥胖至此。其实美食者才是吃最少的,品尝,一筷子就可辨别及以文评价。但凡大吃者绝非美食家,只是好吃者。美食者,多数有烹饪和辨别的天赋,所以很少会对别人的烹制满意,总会提出改善的意见。世上所有的美食家俱有极高的烹饪技术,而吃的不多评的多!
       我的胖不来自美食,一为家族的遗传,二为化疗激素的缘故。
       说回昨日的一天。钓鱼,聊天,厨师们忙着白切鸡,那鸡七八斤重,在石建华的巧手制作后,皮脆肉滑一顿吃完,据说,今天会做咖喱土豆鸡,等着。
       最后那张图是野鸡,这种锦鸡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如若下山带着即会官非缠身,那就山上看看吧!
昨晚的咸鱼(大马哈鱼)咸肉鸡蛋炒饭大受欢迎,东西不在于贵在于好吃,这也是美食家的追求。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大稼楼的主人
       大稼楼的狗极其善良,除了青山绿水,它几乎没见过恶人暴徒,没有受过阶级斗争的熏陶,也没有得过资产阶级的糖衣教育,本能是它唯一的操持。
       这次来遇到了其中一个它。主人们叫它“保镖”,才三个月大,也骄傲地说它血统是狼狗。它有1/32血统亦或1/64是狼狗无从推断,但肯定祖先曾经嫁过狼狗,这倒是应该确认无疑的。
       它那高高竖起的耳朵,证明了它血统中的不一般,尽管短小的身姿略显不足,但不影响它的与众不同。
它很可怜,不一定每天都有食物。主人有时剩下的菜汤给它拌的饭,辣的它受不了,但不吃就会饿死,为了生存它不得不也学会了吃辣椒。
       它用眼神问我:谁说狗会吃辣椒?我同情它,但我无言以对。
       我的同伴给了它一块白脱面包,它衔起就走去了房后,转头又来用眼神讨要面包。又给了它一块,这次它叼去了柴房。它用双爪快速刨地,把面包放进了坑里,再用鼻子把刨出的泥土推回坑里掩埋…它在给自己储藏粮食,知道过几天我们走了,余下的日子不会有那么多吃的,本能的多吃多占多藏它无师自通。
       这是昨天下午干的事。今天中午我见它欢欢地又去到那块藏地,用鼻子拱开泥土,查验那块面包还在吗?面包仍在,它放心的走开了。
       突然心里我涌出了一种感动,起码它对人类是极其尊重和信任的,藏物地点和操作过程并无瞒住我们。和它同出一脉的人类贪官们,他们收藏战利品时就从来没有信任过我们。
        狗比人类忠实和憨厚许多,我感到。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红花绿叶小蜜蜂,社会,群体,乃至家庭都各有所地位配属,也各有各的拥众。
       红花之旖旎风光美妙盛期也非一成不变,初始含羞之蕾弱立一旁,亏阳光雨露惜护有加,继而渐渐展露以致傲于群中艳压天下。
       绿叶之坦荡无私一如初衷,遮风挡雨衬丽托珠本色简朴无华。
       蜜蜂辛勤耕耘不辞劳苦终有成就献上蜜糖。
       无法分清谁是主角谁是配角,不必要去争这口气论足高下,若你是红花莫嫌绿叶盘大,如你是绿叶莫嫉妒红花夺目迷强,你若是蜜蜂該自豪巡行百里栖风谑雨无所惧怕。
       画面的丰富缺一不可,如果让我挑选,不愿红花和蜜蜂辛苦,派我做绿叶吧!
       无声息地张开是最自然的感觉,舒服。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这个遭众多朋友同情的“保镖”,每天也干不少坏事。昨天老翘兄在屋外大声呵斥,闻声而去,看到它在水地里按着一个朝天反躺的母鸡,嘴里咀嚼着什么。“完了,它吃了一个母鸡。”好几个人大声嚷着。老翘兄跑去解救,把那鸡毛给它拔了不少的母鸡带了回来。那母鸡缩着脖子,可怜兮兮地在那里嗦嗦作抖,不敢动弹。“保镖”可怜,被它欺负的母鸡更值同情,“保镖”可怜,但它尚能把母鸡压在脚下,母鸡被欺压,却无处申冤。
       把它骂了一顿,“保镖”毫无表情地跑开了。没过几分钟,老翘兄又见远处草丛晃动,不免好奇前去一看,它故伎重演又按倒了另外一只母鸡,大声呵斥着,它只得怏怏而去。如同草丛中的截路之匪,行径败露落荒而逃。
       又是一只衣衫不整羽毛去半的秃鸡在那哆嗦,受害者不断,令人愤慨。我们爬去告诉了主家,让他好生教育才是,一顿竹条抽打算是给它的刑罚,盼它改邪归正不再重犯。
        习性难改。今早不下雨,看它蹲在兔笼前不怀好意,专神之性可用在种菜耕地上,不做偷鸡摸狗之勾当,该有多好。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海河大于舟,舟大于人。
      花甲后,这是比博士后更高的学衔。六十年的风雨习惯了翻天覆地,见识了浪高浪低,如今,博闻兼广记,该是宁静回忆淡描余生之时了。
      人情并非雷同,也会有人不愿为水。骑舟戏水求高于水,舟踏水而行,人挹舟而控,得到一种骄傲!无需嗤之以鼻却也无可厚非,人志各有不同,有人愿为水,有人愿为舟,有人愿为撑舟之人。
      俱往矣,要知道数风流人物都有尽时。
      各自开心就好。
                                                                                                     来自大稼楼的感悟--------------------------承  明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