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至知青

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

 
 
 

日志

 
 

黄梅天-----------------------------------周小甬  

2017-07-05 04:54:18|  分类: 香隅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小甬《黄梅天》
 
     进入夏天,总有一段时间阴雨连绵,闷热、潮湿,这就是每年一季的黄梅天。很长一段时间没搞明白黄梅和黄霉哪个称呼才是正宗的。终于在度娘的帮助下,对它略知一二。这个雨季是江南梅子的黄熟期,因此,大名就是黄梅。这个雨季任何东西都容易发霉,衣物如此,食物更加如此,所以它的小名叫黄霉也理所应当。
     黄梅天的雨和其他的雨不同,它下得不干脆,下下停停,看着是大大的太阳,一不留神雨就来了,有时候太阳还没来得及走,阵雨就和太阳抢镜头,同时在一个画面里出现,就像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
     我生平最怕的就是那绿色的霉霉点点,最怕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霉味,最怕晾不干衣服那潮唧唧的模样。单位的集体宿舍在一楼,记得那年霉雨季节探亲回上海,等我回来的时候,一双心爱的皮鞋已经长满了绿毛,像两只“绿毛龟”趴在床底下“探头探脑”,令我哭笑不得。
     我“恨透了”潮湿”,从此以后,每次换房,最重要的条件就是不能住在底楼,态度十分坚决,绝对不会受到“一楼有小院”这样美丽的诱惑。
     不过,孩提时代还是很喜欢梅雨的,一下雨,打开妈妈买的小花伞,光着脚丫在雨中踏水,冬天可是不能这样玩的。
     5岁那年,宁波,一季梅雨过后,妈妈打开所有箱子,晒霉。家里的桌椅板凳全部出动了,满院子摊满了衣服,这个不多见的场景,乐坏了我和妹妹,我们穿梭在衣服堆里玩耍。戴起爸爸的大盖帽充当“新四军”,穿起妈妈宽大的衣服学唱戏。
     调皮的我,爬上高高的椅子往下跳。一个不小心,倒在了地上。妈妈,我胳膊摔疼了。妈妈一边轻轻地揉着一边哄着我说,不要紧,一会儿就好了。哎呀!不行,胳膊的疼痛越来越厉害,一点也不能碰了。这时的妈妈才感到大事不妙,直接带我去了医院。骨折,上夹板,右胳膊挂在了胸前,英勇的“新四军战士”不见了,只剩下一个垂头丧气的“伤病员”了。真倒霉!都是黄霉天惹的祸!
     不过,隔几天去一次医院换药还是蛮好玩的。以前看见别人坐三轮车非常羡慕,现在在妈妈的陪同下,坐上了想往已久的三轮车,低头看车轮滚滚,抬头看移动的白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看来黄霉天带给我的不光是霉运,黄梅天还能带给我好运!给我带来欢乐!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